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22 頁


他不可置信的拍著她小巧的繡花鞋。從沒女人敢賞他這種東西,只有她……她還真是與眾不同? 「要不是我射飛鏢的武藝不精,這只鞋是打算塞進你嘴裡的!」她氣極的說。 他大嘆。難道這就是一般夫妻所謂的床頭架?「你再這麼閙下去
作者:待考 / 頁數:(22 / 0)

「咱們又不是沒有同床過,兩人還共擁睡過好幾次,那時我怎麼沒見你睡得不舒服?」她脹紅了臉。「你臉皮真的厚得可以,你哪一次不是在我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偷偷爬上床?竟然還敢恬不知恥的說這種話!」這不要臉的傢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也是練家子,身旁多了個人抱竟然不知道,你不覺得丟臉?」她更難堪了。「你簡直得了便宜還賣乖!」「我倒覺得那人是你,也不知是誰夜裡抱著我直磨蹭,舒適的模樣任誰見了也不相信吃了虧的人是你。」
他譏諷。
「你——可惡!」她惱羞的拿枕頭砸他。
他輕易的閃過。「好了,娘子,你總不會是個打是情、罵是愛的實踐者吧?」他又閃過一個飛枕。「你若再不節制,晚上咱們可就沒有枕頭可枕了。」
才說完,這次飛來的竟是她的繡花鞋。時尚書屋
「你太過分了,竟拿這種東西丟我?」他不可置信的拍著她小巧的繡花鞋。從沒女人敢賞他這種東西,只有她……她還真是與眾不同?
「要不是我射飛鏢的武藝不精,這只鞋是打算塞進你嘴裡的!」她氣極的說。
他大嘆。難道這就是一般夫妻所謂的床頭架?「你再這麼閙下去,爹就要衝進來瞧個究竟了。」
他已經聽見爹焦急的踱步聲,倘若預估得沒錯,他與語兒再傳出個什麼奇怪的聲響,包管爹就會像救火一樣的衝了進來。
「他進來也好,我正好——」他乾脆點了她的啞穴。
「你老是學不乖。」
他搖頭看著她不停張閉著發不出聲的嘴。「我可不想讓爹真的闖了進來。」
他搖搖頭。時尚書屋
她氣得衝向他,便是一陣捶打。
他又嘆了一聲,杵著不動讓她打得夠,也許發泄累了她會安靜下來。
果然,一陣拳打腳踢之後她便大喘特喘趴在他身上,不久後便沒了聲響。
「我就知道。」
他抱著睡著的她,感覺又好氣又好笑,便解了她的啞穴。
他輕柔的將她抱上床,審視了一下她還緊握的小拳頭,有些心疼。「都發紅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被打的人沒事,反而是打人的人受傷。他輕巧的揉搓她發紅的部位,怕她明早醒來要喊疼了。時尚書屋
「不用說,這筆帳又要怪在我頭上了。」
他苦笑著說。盯著她的睡顏,他竟心猿意馬起來,心頭湧上了無限的愛憐,她若能像其他女人待他就好了……不,他不要她像其他的女人,她是獨特的,她讓他忍不住想將她永遠留在身邊,不讓任何人分享,更不讓任何人掠奪。
他猛然想起這次的任務,不禁有些後侮讓她涉險,也許現在拉她出險境還來得及?
他掙扎猶豫,不,他從不會為了兒女私情而誤事,這回也是一樣,他必須堅定立場,他所能做的就是盡一切力量保護她的安全。
他起身打算離開,既然她不歡迎,還是識相點在床下打地鋪吧,免得她一早起床拿刀劈了他。
「殺千刀的,你若敢溜上床我就一刀劈死你!」她在睡夢中突然大叫。
他欲哭無淚。「這女人連在睡夢中都想謀殺親夫。」
他無奈的轉身要打地鋪,從小到大還沒睡過地鋪是什麼滋味?這次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真是可悲喔!
「咦?」才扯動了一下身子便發現她拉住了他的手。
「文罕絶,你給我滾遠點。」
她一面大叫,一面緊抓著他的手不放。
他失笑。「你死抓著我,我怎麼滾?」他爆笑的說。她翻身,竟連腳都用上了勾住他的腰。
見她睡得迷迷糊糊還有這種動作,他低笑不已。「這只能證明她是個心口不一的人,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
他順勢抱著她翻身上床。
「這可不能怪我,我原先是要打地鋪的,是你執意熱情邀請,我可是盛情難卻啊!」他抱著她,一臉滿意的模樣。「說真的,你的身材適中,正好足以窩在我的懷裡,我這給實的胸膛還真像是為你訂做的哩,真不懂你還嫌棄什麼?」他擁著她抱怨道,不久也舒適的睡去。
兩人都覺得滿意的一夜香甜到天亮。
一早,房裡便傳來丁語驚天動地的宰殺聲,「文罕絶,我要宰了你!」聲音響徹了整個府裡。

第6章

今日文府熱閙非凡,原因無它,就是文罕絶和丁話的喜宴之日,席開百桌,高朋滿座。只見王爺和王妃忙上忙下的,不亦樂乎,他們總算盼到娶媳之日,但令人遺憾的是罕絶有任務在身,不能邀約皇族們前來沾喜,不過這也是無可奈何的呀。
丁語在房裡則是緊張萬分。「文罕絶!」「你一定要連名帶姓的叫嗎?叫我一聲『相公』會要了你的命嗎?」文罕絶不悅的為她蓋好頭上的紅巾。她一直扭來扭去,它已滑下了好幾次。她索性扯下它。時尚書屋
「不是說好只是宴席而已,幹嘛要我穿這身衣服,還戴這些鬼玩意?」她不耐的扯著身上的紅嫁衣。「頭頂著這東西難受死了。」
她愈想愈氣,一把將鳳冠也給拿下。
他嘆氣的又重新將鳳冠戴回她頭上。他也感到事有蹊蹺,但他按捺下來,想見見爹娘究竟在搞什麼鬼?「你忍耐一下,我想老人家愛面子,只是要你穿得正式點罷了。」
他好言安撫。
「這也太正式了吧?」她不住要懷疑今日的一切。她一世英名該不會在令日栽了個跟頭,著了人家的道誤上賊船了吧?
「你太緊張了,不會有事的。」
他故意輕鬆的說。
「我當然緊張,你爹娘搞得咱們像真的要成親似的,我的冑都發疼了。」
她抱怨。
「胃疼?」他見她果然額上冷汗淋漓,急忙為她把脈。「你放鬆心情會好些的。」
他為她拭去冷汗。
「我哪放鬆得下來呀?」她煩憂的說。
「那麼這樣可有舒服些?」他為她輕按額頭,溫柔的為她撫去煩躁。
她閉上眼。「好多了。」
她舒緩的癱在他的懷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