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23 頁


,你簡直不是人!」他咳了咳。「現在不是人的我要告訴你爹娘來催人了。」她清楚他的耳力,又開始緊張了。「怎麼辦?」只要一想到待會兒要去面對外頭那一大群人,她就不由自主的發慌。「罕絶,語兒,你們好了沒?時辰到了該出來了。
作者:待考 / 頁數:(23 / 0)

見她放輕鬆,他含笑。「再過一會兒我保證你的胃就不會疼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地舒展眉梢的頷首。「你真體貼……慢著!」她倏然睜眼。時尚書屋
「你是不是也經常對其他的姑娘這麼做?」她醋勁還不小?事實上像今日這般的作為他還真是前所未有,向來是躺著享受她們為他搥背按摩,今日倒反了。「吃醋了?」她勉強撇撇嘴。「你少臭美了,誰會為你這種人吃醋。」
她才不會承認呢!
「我是哪種人?」他好笑的問。
「就是那種鎮日不學無術,專會對姑娘花言巧語的那種人。」
她嗤之以鼻的說。
「我怎麼不覺得我是你所說的這種人?」「臉皮厚的人對自己可恥的行為表現通常是不自覺的。」
她不屑的說。
他大笑。「你是唯一敢把我說得如此不堪的人。」
他都笑嗆了。
「從沒見過被罵還能笑得這麼開心的,你簡直不是人!」他咳了咳。「現在不是人的我要告訴你爹娘來催人了。」
她清楚他的耳力,又開始緊張了。「怎麼辦?」只要一想到待會兒要去面對外頭那一大群人,她就不由自主的發慌。時尚書屋
「罕絶,語兒,你們好了沒?時辰到了該出來了。」
王妃敲著門催促。
「這就來。」
他回王妃,轉頭見了語竟緊張的拉著床柱不放。「語兒,別擔心,一切有我在。」
他伸出手要她將自己放心交給他。時尚書屋
這句話彷彿是粒定心丸,她瞧著他深邃的眼,緩緩伸出手覆上。
他為她重新蓋上紅巾。「我的女捕快,你就當作是去參加別人的宴席,痛快的大吃一頓不就成了。」
她輕笑一聲,明顯的鬆弛了不少。
「走吧,文少夫人。」
他調侃的說。他擁著她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很複雜很難解,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很高興此刻擁在懷裡的是她。
男的英挺女的嬌柔,他們像是一對新人步出了房門。
看著大廳的喜堂佈置,文罕絶傻了眼,這是什麼陣仗?「爹?」他愕然的看向王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別耽誤了時辰,賓客都等得不耐煩了,你們速速拜堂吧。」
王爺催促。
「拜堂?」丁語一聽立即吃驚的扯下紅巾。
「還沒拜完堂你怎能拿下紅巾呢?這太不吉利了。」
王妃連忙將紅巾重新幫她蓋上。
方纔扯下紅巾的她已看到了喜幛。「這是怎麼回事?」她大驚。
「想既然都宴了客就順便補拜堂成親,畢竟上回沒有高堂在上,這回就……」
王爺說。
「爹,您明知道——」文罕絶氣結。
「我知道,反正你們都成過親了,這回只不過再補一次,就當你們孝順成全我們愛熱閙的心願,讓我們能開心一下。」
「爹,您別再裝瘋賣傻了,這招是沒有用的。」
文罕絶對於這種霸王硬上弓的逼婚法,是絶對不會妥協的,而且他不相信爹會不知道他與語兒的婚姻是假的。
王爺見他真的動怒,眼下只好獻出早已準備的法寶了。「那我就不裝了,哪。」
王爺遞了一封信函給他。
「這是什麼意思?」文罕絶皺眉接過。
王爺捱近他壓低音且裡說:「這是皇上給你的密函。」
「你見過皇上了?」他驚訝道。
「這是自當,我若不去見皇上,怎能確定你和語兒婚姻的真假?而這次的宴席又怎麼會不見皇親貴族?」王爺不悅的橫他一眼。
他早該想到爹另有陰謀,他微笑。不,他明知卻故意順著爹娘的意任由他們張羅去,也許在他的意識裡是期待與語兒有些真實的約束。
「這信函?」他詢問。
「皇上本來想親自為你主持大婚,可你現在有任務在身,他不方便露面,而這封信函便是我去向皇上求來的賜婚密旨,以防你拒不拜堂,信函中皇上還交代其他的事,你自己見信函的內容了便知曉。」
他迅速的拆信。「想不到皇上居然也將我一軍!」「自從皇上立路梓楠為後,對你的婚事也大為關心,還不時要人留意有無人選供你擇妃,而此番八字終有一撇,皇上當然是欣喜的為你主婚,這怎能叫將你一軍呢?你這孩子真是不識抬舉。」
王爺責備他。時尚書屋
這小子與皇上私交匪淺,更是自小一起「狼狽為奸」到大,此番皇上肯這麼大力幫忙他還真有些訝異。
「你們說夠了沒,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丁語心急如焚。眼看數百雙眼催促著他們快拜堂,而他們父子倆竟還有心情咬耳朵,都快急死地了。
「語兒,咱們拜堂吧。」
皇上都下密旨了,如今也只有成親一途了。況且他也不是全然不願意。
「你說什麼?」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摘下鳳冠大叫。他昏了頭不成?方纔還一本正經要她放心,說什麼一切有他在,這分明是誆她,敢情是要騙婚?
「娘子,既然這是爹娘的心願,我們就成全他們吧。」
他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
「你說這什麼瘋話?」她不敢相倍她所聽到的。
「事到如令,瞧這場面咱們不成親也不成了。」
他無奈的說。
「是啊,是啊!都到了這步田地不成親可不成。」
王妃急著附合。
「別開玩笑了,當初說好只是宴客,可沒說要拜堂。」
丁語當然不肯。
「罕絶,你得擺平她,拜不拜堂可由不得她。」
王爺暗示這可是皇上的旨意,違逆不得。
他無可奈何。「語兒,對不住了。」
他迅速的朝她點了穴,讓她形同木頭般不能言也不能動。
她氣急敗壞的眨著大眼,雙眼淨是怒色。他竟敢如此對她!
「語兒,你忍耐一會兒,等拜完堂我立即幫你解穴。」
他心疼的說。他也不希望新娘心不甘、情不願,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王妃立即為她戴回鳳冠,丁語就在這種情況下成了文少夫人,其實她自己還不知道,應該是承勛小王妃才對。

××××××

文罕絶和丁語一拜完堂便出發前往泉州,此刻正在途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