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25 頁


有些感動,接著道:「師父,您怎能陷害自己的徒兒?」她氣憤的指責。 陳運步入房內,與文罕絶頷首過後才說:「語兒,你就當這是為師的交付你的另一項工作不就得了。」「說的好聽,如果只是項工作那徒兒犧牲可就大了。」她嘟嘴抗
作者:待考 / 頁數:(25 / 0)

「好吧,我就透露一點,你是我特意挑選的餌,目的就是要透過你找到那群人的巢穴,進而完成我的任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挑上我?你的目的又是什麼?」她好奇不已。
「他們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匪黨,而選擇你是因為你有功夫底子,又身為女捕快遇事能處變不驚,必要時也能自救脫逃解危,不需擔憂你若被擒會驚慌失措徒增我的負擔。」
她惱怒。「我明白了,原來你和我師父串通,說什麼要我逮捕你入獄,這根本是個幌子,你們聯合起來算計我。」
她恍然大悟。時尚書屋
「語兒,我們也是怕你知道太多,會為你帶來殺身之禍。」
另一個男性的聲音由門外冒出。
「師父!」她立即吃驚的拉開門。「師父,您怎麼也來了?」「我不放心你。」
陳運說。
「師父,」她先是有些感動,接著道:「師父,您怎能陷害自己的徒兒?」她氣憤的指責。
陳運步入房內,與文罕絶頷首過後才說:「語兒,你就當這是為師的交付你的另一項工作不就得了。」
「說的好聽,如果只是項工作那徒兒犧牲可就大了。」
她嘟嘴抗議。
「你犧牲了什麼?」陳運好笑的問。
「師父,可知徒兒為完成您交付的任務,真的被騙嫁給這殺千刀的了。」
地狠狠瞪了文罕絶一眼。
「原來是這回事。」
陳運故意看向一臉無奈的文罕絶,這丫頭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
「師父,原來您也知道這件事?您早知曉,當時為何不出面救我?」她都快欲哭無淚了,師父竟當作沒事般,也不知替她作主,他真的不當她是徒兒了?
「嫁給文公子是好事,為師的高興都來不及,為什麼要阻止?」事實上他是樂見其成。
「師父,他有什麼好?大盜一個又好色。」
她嗤之以鼻。只要想到他外頭那一大群流鶯浪蝶的老相好,她就怒不可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語兒,等這件事過後你就會知道自己撿到了什麼好貨色。」
陳運笑了笑的暗示。
「就憑他?」她瞥向文罕絶。「他算什麼好貨色!」表情不屑。
文罕絶大嘆。「我真不相信我已到了連貨色都稱不上的地步了。」
「你才知道,你以為你萬人迷到每個女人都會對你趨之若騖、大流口水嗎?哼!少臭美了。」
末了她還朝他扮了個鬼臉。時尚書屋
語兒,文公子已是你的相公,你怎能對他如此無禮。"陳運低斥。這丫頭實在太任性了。
「師父,就快不是了,他說事成後他要休了我——不,是要讓我休了他。」
陳運吃了一驚。「文公子,這是怎麼一回事?」他挑眉的問向文罕絶。
只見文罕絶苦惱的回視他。「前輩,你瞧她對我這個樣子,我能留得住她嗎?」他苦澀的說。
這回反倒教陳運有些歉意。「文公子,都是我教導無方,你可要海涵著點。」
語兒怎麼說都是他一手帶大的,他不希望因她的賭氣任性而失去這樁難得的良緣。
「師父,您怎麼可以這麼說?」她氣鼓鼓的。師父淨向著外人,她怎能靠他作主。
「你這丫頭別再說了,師父是為你好。」
「為我好就不會和他一起算計我。」
她不滿的抗議。
「這也是情非得已。」
他沉聲。
「情非得已?師父,您方纔說過我若知道太多會為我帶來殺身之禍,此話怎講?」她好奇的問。
「這由我來解釋吧。」
文罕絶說。「我們要對付的這群人生性凶殘,他們的目標其實是我,而你在我刻意的安排下,成了他們要脅我的人質,也就是我的弱點。」
「為什麼要刻意讓他們捉我為人質?」她不解。時尚書屋
「原因是我捉住了他們的頭頭陳大,而他們急欲由我手中救回他,但遲遲不敢下手怕露出行跡,因我的目的是想滅了他們的穴。陳大倒是條硬漢,死也不肯說出,讓我們查了很久都無法探知他們的根據地。」
「所以你們利用我為餌引他們上鈎,好一舉成擒?」「可以這麼說。」
文罕絶點頭。時尚書屋
「哈!那這有什麼好不能講的?要你們一直瞞我至今?」她覺得他們簡直莫名其妙裝神秘。
他們搖著頭。「語兒,你只說對了一半,另一半就是你暫時不能知曉的部分。而且為了保險起見,我們也不能告訴你陳大的下落。」
陳運說。時尚書屋
她實在不能理解他們所謂不能讓她知曉的那部分內容到底是什麼?「看來你們是不會告訴我了。」
她認命的說。
「茲事體大,稍一打草驚蛇,所有努力便付之一炬,我們也是預防你可能受到刑求說出了不該說的話。」
陳運無奈的說。
「你們就這麼小看我,料定我一定吃不了苦?」她不快的說。
「語兒,我們只是保險起見,況且這也是在保護你,若你真的受不住說了出來,就只有死路一條,失去了利用價值他們會立刻殺了你。」
文罕絶深深的看向她,眼中淨是無法抑制的擔憂。「語兒,記住一件事,不管在任何情勢下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落人他們手中後你只要靜靜待等著我們去救你,千萬別做出危險的舉動。」
文罕絶憂心忡忡的提醒她。時尚書屋
她唯一的缺點就是衝動,他真怕她會惹惱那群匪黨,或按捺不住乾脆自己行動,陷入更大的危險之中。幾經思考他重嘆了聲。「我真的不放心你落人險境,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就此終止這次的計畫,另謀他法。」
他不禁仔細的考慮這件事是否還要繼續?
他光是想就無法忍受語兒可能會遭遇到的傷害,倘若她真如計畫落人他們手中,他可能會因為恐懼語兒的安全而發狂發瘋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