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26 頁


於任務本身,而是在誘餌是他的新婚娘子,她是他的最大致命傷。當初千考量萬安排,就是沒有料到自己會對她產生這麼大的顧忌,自己是愛上她了嗎?唉! 「我答應你。」她馬上說。她已決定不管如何都要直搗虎穴完成任務,讓他們刮目相
作者:待考 / 頁數:(26 / 0)

「少來了,你們精心佈置了這麼久,怎能因我而放棄,再說你不是也說過,我是這次計畫裡最適合的誘餌人選,除此之外你們還有什麼更好的法子可想,一切還是按照計畫進行,你就不用為我擔心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其實她滿感動他肯為了她的安危放棄安排已久的計畫,就因為如此,她心甘情願為他涉險。
「可是……」
他真的很擔心。
「文公子,讓語兒去吧,這也是磨練地的好機會。」
陳運說。讓語兒涉險他也不放心,但萬事皆備,箭在弦上,不發豈不前功盡棄?
「對,我要去,我一定能完任務的。」
她有信心的說。
文罕絶覺得心緒不寧。「語兒,答應我,絶不挑釁他們。」
這似乎是皇上交給他所有的任務裡最困難的一次,困難的原因不在於任務本身,而是在誘餌是他的新婚娘子,她是他的最大致命傷。當初千考量萬安排,就是沒有料到自己會對她產生這麼大的顧忌,自己是愛上她了嗎?唉!
「我答應你。」
她馬上說。她已決定不管如何都要直搗虎穴完成任務,讓他們刮目相看。
見她興緻勃勃,完全不知她即將面對的是一群什麼樣的人,他更加憂心和不安了。
「別婆婆媽媽的了,我可不是一個容易打退堂鼓的人,況且你們什麼也沒告訴我,就更不用擔心我會泄露了不該泄露的事,現在你們只要告訴我,我該如何留下訊息讓你們找到我,順便解決了這個匪窩?」她堅持非去不可。
「文公子,我明白你擔心語兒,但事關重大,你不能再猶豫了。」
陳運見他仍是蹙眉遲疑,忍不住勸說。
他沉思了一會兒。「語兒,這雙繡花鞋你換穿上。」
他拿出了一雙精美的繡花鞋。前輩說得對,事關重大,容不得他因私人因素而喊停,他強忍不安,決定按照原定計畫行事,至於語兒,他會儘早救她出來的。時尚書屋
她好奇的接過繡花鞋。「為什麼要我換穿上這雙繡花鞋?」她一面問一面仔細打量起這雙精緻卻不覺特別的繡花鞋。
「這是一雙經過特殊處理的鞋,你仔細看鞋底是不是佈滿了針孔般大小的洞一。」
文罕絶提醒說。
「咦,真的耶,不細看還真看不出來,但這有什麼作用?」她驚奇的看著這鞋底的玄機。
「你穿上便曉得它的作用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陳運笑著開口,不得不佩服文罕絶的巧思,他的聰明讓人望塵莫及。
她迫不及待的想知其中奧妙,火速的換穿上。「然後呢?」她心急的問。
「語兒,你起身走兩步試試。」
文罕絶示意。
她立即跑跳了兩步。「沒什麼不同嘛?」還不是跟一般的鞋一樣,只是穿起來更舒適罷了。她有些失望。
「你回頭看看你的腳底下。」
陳運提醒她。
她回頭果然發現她走過的地方都有著不甚明顯的痕跡。「是粉末,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她大感訝異。
陳運笑了笑。「它是由你鞋底的機關跑出來的,這可是你了不起的相公發明的。」
「喔!」她有些驚奇。
「這雙鞋鞋底裝有特殊的粉末,它會隨著你行走時身體的重且裡流泄,我們便利用這些粉末找到你的所在處。」
文罕絶解釋這鞋子的功用。
「好神奇哦,看不出你挺有腦筋的。」
她興奮的說。
他不悅的抿抿嘴角。「你看不出來的事還多得很。」
他在她面前好像一無是處。
她知道她不該這麼說他,太沒禮貌了,再怎麼說他現在可是她貨真價實的相公,做娘子的是該多給相公一些顏面才是。「對不起。」
她羞愧小聲的說。
他嚇一跳,她還真難得有這麼嬌順的時候,不禁露齒而笑。這是個好現象,她終於有些認清身為娘子該有的行為了。「語兒。」
他握住她的手。時尚書屋
"這些粉末雖不易被看出,但你還是要多小心二他不住叮嚀。
「嗯,我會多加小心的,你們放心好了,但如果遇到下雨了怎麼辦?這些粉末不就全消失了?還有,如果走的路途很遠,這鞋底里的粉末夠用嗎?」她一一提出疑問。
文罕絶由懷中取出一小包東西交給她。「這是補充包,如果發現鞋底的粉末用盡,由這個位置補充下去即可。」
他教她補充的方法。「如果遇著雨水也不用擔心上︶粉末是特製的,它不容易被水化去,相反的更容易附著於地上。」
這可是他精心研究出來的。
這會兒,她更是對他佩服得不得了。
「語兒,據消息來源泉州是他們的地盤之一,你們婚後至泉州訪友的消息已散髮出去,相信近日他們便會有所行動。」
陳運說。
「我會做好準備的。」
她點頭。
瞧她自信滿滿的樣子,文罕絶冷汗直流,有著說不出的心驚膽跳。「語兒,你……」
他想多說兩句要她小心的話,但聲音梗在喉裡,就是出不了聲。他心致大亂,向來冷靜至極的文罕絶,再也無法瀟灑的維持冷靜了。

第7章

「咱們到泉州都三天了,一點風吹草動也沒有,他們到底行不行動啊?」丁語在客棧裡來回踱步。
「他們比我想像的還沉得住氣。」
文罕絶倒不急,反正他們早晚會所行動,也知道他與語兒已落入他們的監視好幾天了。他們該觀察夠了。
「這麼說來反倒是我沉不住氣了?」她懊惱。
「娘子,別這麼說,我想該是我獨自出門散散步的時候了。」
他起身。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散步?哦,我知道了,你慢走了。」
她朝他揮揮手。她明白他的用意了,有他在她身邊,就算再等個十年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
他百般不放心的看了她一會兒,才轉身踏步離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