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27 頁


窗外突然進來兩個身影。 「是你!」她認出了其中一人,他曾與一大群自稱是文罕絶的朋友混進府裡,她還記得他就是那個最質疑她身分的人。「你們想做什麼?」她明知故問。 「我們是來請你過去作客的。」她識得的那一人,陳十
作者:待考 / 頁數:(27 / 0)

她愈來愈能感受到他對她有某種難解的情懷,他的擔憂是因為他對她終於有一些些的情意嗎?會有嗎?她搖頭。不可能!她立即否決這個念頭,他博愛得很,娶她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形下所為,才不是真心想娶她,他中意的人是他的表妹眉眉。眉眉此時正在京城裡等著他回去休了她,迎娶自己進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只要想到自己就快是個下堂婦了,就不禁感到沮喪與失落。
自己真是沒用。「文罕絶有什麼了不起,犯不著為了他獨自在這兒自怨自艾,若讓那自以為是的傢伙知道,豈不又教他得意了去?」她懊惱的自言自語。
「你相公得意的事太多了,是該挫挫他的鋭氣了。」
屋外突然有聲音介面。
「是誰?」她大驚。他們來了?
窗外突然進來兩個身影。
「是你!」她認出了其中一人,他曾與一大群自稱是文罕絶的朋友混進府裡,她還記得他就是那個最質疑她身分的人。「你們想做什麼?」她明知故問。
「我們是來請你過去作客的。」
她識得的那一人,陳十三說。
「作客?哼!倘若我不肯呢?」「我們兄弟這般誠意,文少夫人若不肯賞臉,豈不太不給面子了?」另一人陳十二撇嘴說。
「你們既然知曉我相公是什麼人,還敢如此大膽?」她故意說。總不能一開始就表現得束手就擒,得先佯裝一陣,否則他們一定會起疑。
「少夫人,我們兄弟等這個機會好久了,你還是乖乖跟我們走吧,兔得我們動粗了。」
陳十三一步步欺向她。
「你們別亂來哦,我相公他一會兒就回來了,到時候你們一個也逃不了。」
她裝腔作勢。
「謝謝你提醒我們兄弟動作要加快。」
陳十二也跟著欺上來圍住她。
她裝得驚慌害怕。「你們簡直不想活了。」
她抽出手上的劍,想假意頑強抵抗一陣。
「我勸你別做無謂的掙紮了,否則難受的是你。」
陳十三發出冷酷的殺意。
她也冷冷的回他,只要見識過文罕絶令人由頭髮涼至腳底板的冷肅氣息,就不會覺得那個人冷颼颼的表情有什麼好害怕的。「你們抓我有什麼目的...」「我們是鬼虎黨的人,這樣你總該知道我們的目的了吧?」陳十三冷笑。
「鬼虎黨?」原來文罕絶要對付的是鬼虎黨的人,她素聞鬼虎黨的人殘暴凶狠,專幹搶劫掠殺的勾當,近年來更是常囂張得放火燒燬村落,難怪文罕絶不斷告誡她落人他們手中後千萬別衝動,他是怕他們會對她不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還是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陳十二有些訝異。
「什麼怎麼回事?」她裝得一無所知。
「哼!想不到文罕絶居然什麼都沒告訴你?」陳十三也吃驚的說。
「也許她是裝的呢,先帶回去,再請四哥好好盤問。」
陳十二再次逼向她。
「說的沒錯,四哥自有法子教她從實招來。」
陳十三說得令丁語開始有些毛骨悚然。
「你們別想抓住我。」
她主動出招,與他們大打出手。
他們的武功本就在丁語之上,丁語又無意全力以赴,他們很快便制住了她。
「走吧,文少夫人。」
陳十二得意的扯著她離開客棧。
陳十三留了張紙條在桌上,隨後也狂笑的跟著離去。
他們離去後,文罕絶捏著手中的紙條,眼中的恨意足以令人心驚膽破。

××××××

「你就是文罕絶的娘子?」陳二一臉凶神惡煞的打量著丁語。
「你說呢?大黑炭。」
丁語瞄了他一眼。這人就是鬼虎黨的二當家?長得黑不窿咚,倒是挺可怕的。
「你好大的膽子敢叫我大黑炭?」陳二的表情比方纔更凶惡上幾分。
她嫌惡的撒撇嘴。「本來就長得像大黑炭嘛,為什麼不許人家說?」「你找死!」陳二伸手就要掌摑她。
「二哥,稍安勿躁。」
一旁的陳四阻止他。
「這丫頭太不知死活了,讓我一掌劈死她。」
陳二發怒的說。
「二哥,咱們還要拿她換回大哥呢,她暫時還不能死,要出氣日後有的是機會,先將她交給我來處置。」
陳四說。
「對,二哥,這丫頭就交給四哥吧,她在四哥手上鐵定是生不如死,也算是替你出了口怨氣。」
陳十二搓著手走向丁語。「你在四哥手上,就算不死也剩半條命了,真是可惜你這俏丫頭,誰教你誰不嫁偏要嫁給文罕絶,自找苦吃。」
他得意的捏她的臉頰。時尚書屋
她氣憤的拍掉他的臟手。「你們少得意,我相公會來救我的。」
眾人哈哈大笑,彷彿她說了一個極大的笑話。「我不妨告訴你,這裡是我鬼虎黨的大本營!隱密的程度就連朝廷派來圍剿的五萬大軍也沒發現到蛛絲馬跡,據我們所知,你相公更是用盡了心思也無法探得一二,你想他有辦法來救你嗎?你別痴心妄想了。」
陳十三哈哈大笑。
「這裡究竟是什麼鬼地方?」她好奇的問。
「這裡是龍潭虎穴。」
陳四冷然的回她。「所以就算文罕絶真的找上門來,也是死路一條。」
她發覺這個他們口中的四哥最陰沉可怕,他讓她起了滿身鷄皮疙瘩。時尚書屋
「你們為什麼要捉我?」「你是文罕絶的枕邊人,應該不會不知道,我勸你別在我們面前充傻裝蒜,不然你會死得更慘。」
陳四威脅道。
她吞了吞口水。「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她撇過頭。
「老四,這丫頭沒給點苦頭是不會說真話的。」
陳二惡聲。
「嗯,看不出你還挺倔強的,好吧,既然你敬酒不吃要吃罰酒,那我們就成全你了。」
陳四朝陳十二以及陳十三使了個眼色。
他們立即一人一手架住了丁語。
丁語大驚。「你們想要做什麼?」他們要對她動刑了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