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28 頁


?」陳二焦急的問。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弄回她,若問不出個所以然,那救回老大不就沒有希望了? 「哼!不用擔心,她遲早會說的。」陳四一臉陰森。 「沒錯,二哥,沒有人落人四哥手中,能活著而不透露半個字的。」陳十二朝陳二
作者:待考 / 頁數:(28 / 0)

陳四一臉猙獰的走向她。「其實我們是可以溫柔的對待你,只要你這張可愛的小嘴說出實話,我們兄弟自會好好待你,宛如公主一般,畢竟我們這兒很缺女人,你很快就會成為搶手貨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臉上血色全失。「你們不是人!」陳四毫不留情的賞了她一個耳光。時尚書屋
「說,我們老大教你相公藏到哪兒去了?」他惡狠狠的問。
她的臉頰立刻感覺到一陣火燒的灼熱。「我只是文罕絶的娘子,你們問我我怎麼會知道?要問也該去問他才是。」
她咬緊牙關。
「賤人!你還敢跟我們兄弟耍嘴皮子,活得不耐煩了?」陳十二火大的又打了她一巴掌口她的臉頰此刻已是火辣辣一片,她用舌尖舔去嘴角的血漬。「對於我不知道的事,你們就算打死我也不知道。」
她忍痛吞血。
「老四,這丫頭嘴硬得很,你說怎麼辦?」陳二焦急的問。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弄回她,若問不出個所以然,那救回老大不就沒有希望了?
「哼!不用擔心,她遲早會說的。」
陳四一臉陰森。
「沒錯,二哥,沒有人落人四哥手中,能活著而不透露半個字的。」
陳十二朝陳二說。四哥折磨人的手段是眾兄弟裡出了名的陰狠,連他們兄弟見識了都覺得發顫。
「說的也是。」
陳二點頭。有老四出馬逼供還怕她能撐多久,早晚會乖乖說出老大的下落。
「十二、十三,你們先將她押到地牢去,那兒有我需要的工具,相信要不了久她就耐不住了。」
陳四冷酷的笑容讓她為之一震。

××××××

「從現在開始,我問什麼你答什麼,一個字也不准隱瞞,否則——哈哈哈!」陳四手拿著帶刺的皮鞭,神情狂暴。
丁語被綁在刑架上,聽著陳四變態的笑聲,全身不斷打顫。
「說,我們的老大人在哪裡?」他朝她狠狠的落下一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鞭子帶刺拉過她白嫩肌膚的地方立刻血肉模糊。她忍住劇痛不讓自己尖叫出聲。「我不知道。」
她咬牙。時尚書屋
「還嘴硬。」
他狠命的又是一鞭。「說不說?」他不相信她不知道。
她痛人骨髓。「我說過了,我真的不知道。」
她喘息的回他。
他的臉色變得更為陰森了。「也許我太憐香惜玉了,你是不是也這麼覺得?」他抓著她的臉湊進她。
「不!」她是恐懼的。她慶幸文罕絶和師父沒把陳大的下落告訴他,否則她不敢想像在這個人的逼供下她能撐多久?
他放下皮鞭,在一堆駭人的刑求工具裡翻尋。「有了。」
他拿出了一個形狀怪異的手套。「就是這個。」
他命人套進她的手裡。
「這什麼東西?」她吃驚問。
「這是我發明的好東西,你如果還是死鴨子嘴硬,我會讓你嘗嘗它的美妙之處。」
她驚恐的看著這怪異且沉重的手套。
他滿意的看著她恐懼的神色,一副不信她不說的表情。「怎麼樣?想開了沒,只要說出來就沒事了,你就不必吃苦了。」
她牙一咬。「你逼我也是沒有用的。」
「你——好,不愧是文罕絶的娘子,這是你自找的。」
他在她的手套上按下一顆鈕。
她的手立刻有如有千萬隻蟲子在啃咬一般,痛徹心肺。「你快住手!」她大叫。
他素來以折磨人為樂,冷酷的瞧了一會兒她痛苦的模樣才停止這酷刑。「滋味不錯吧?現在你應該肯乖乖說實話了?」他得意的說。她几乎昏厥過去。
「我不知道的事,你要我說什麼實話?」她忍痛說。
他發狠的連續給了她數個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看你還倔強到什麼時候?」他憤怒的又踹了她一腳。
她吐了他一口鮮血。「不知道!」她憤恨的怒視他。莫說她真的不知道,就算知道她也絶不會告訴他,他太毒辣了,簡直不是人!
他抹去臉上的血漬。「臭丫頭。」
他又按下她手套上的鈕。
她痛不欲生。「你這畜生!」她痛苦的叫罵。
「死到臨頭了,你還有力氣罵人?」看她被他折磨得痛苦難當,她仍是沒有吐露半個宇,他不禁開始懷疑她是否真的不知情?沒有人可以忍受這蝕人手套這麼久的,更何況還是個女人,難道文罕絶會保密到連自己的娘子都防備?他關掉了按鈕。「我問你,你可知道你相公是做什麼的?」他探問。
她因疼痛而一身冷汗衣衫盡濕,不住大口的喘息。「做什麼?誰不知道他是有名的大盜。」
她不明白他為什要這麼問。
「真的只是一名普通的大盜?」若文罕絶真的只是一名大盜,他怎麼有膽單挑鬼虎黨,還設下圈套捉住了老大,奇怪的是他既不要求贖金也不放人,更教他們可恨的是他武功高深莫測,他們兄弟裡竟無一人是他的對手,他神秘的身分以及這麼做的目的究竟是什麼?這一切令他想不透,莫非文罕絶是為了「它」而來?不可能,這件事十分隱密,知道的人只有他們兄弟幾人,他不可能知道他們手上有這樣東西?
「瞧他那賊樣,除了干大盜以外他還能做什麼?」她故意嗤之以鼻說。她早就懷疑文罕絶的真實身分絶對沒這麼簡單,只是現在還不是她該知曉的時候,否則就算文罕絶不說,師父也會告訴她。
他打量著她的語氣。「看你的樣子好似對文罕絶頗為不滿?」「當然不滿了,誰教他是一個用情不專的花心大蘿蔔。」
她故意說。也許讓他們認為她與文罕絶感情不睦,他們就不會太一相情願的以為她知道他們老大的下落,而不再加以用刑逼迫她。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