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29 頁


來。 「么妹,你怎麼來了?」他頗為訝異。么妹此刻該是在閉關修練才是,她是何時出關的? 鬼虎黨原本是由他們兄弟妹妹十四人共同創立,當年在打天下時犧牲了不少,十四人裡頭僅剩六人,這位么妹排名第10四,從小便被他們小心
作者:待考 / 頁數:(29 / 0)

「據我所知,文罕絶這個人挺好色,既然如此他為何要娶你?」他大感懷疑他們是不是上當了?她倒沒想到會弄巧成拙。「呃……我記得在京城的時候曾對你一個兄弟說過,那是因為他必須為我負責的結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張口結舌的說。真要命,這人還不是普通的精明。時尚書屋
就她觀察,這個排行老四的傢伙,是所有人中最聰明也最陰狠的一個。
「嗯,那回十三是曾回報過我。」
他沉思了一下才又凶狠的說:「你休想以為這麼說我就會放過你,你別想在我面前耍花招。」
她撇過頭。她想起了文罕絶要她別激怒他們是有道理的。時尚書屋
「她就是文罕絶的娘子?」一個清脆的女聲乍然傳來。
「么妹,你怎麼來了?」他頗為訝異。么妹此刻該是在閉關修練才是,她是何時出關的?
鬼虎黨原本是由他們兄弟妹妹十四人共同創立,當年在打天下時犧牲了不少,十四人裡頭僅剩六人,這位么妹排名第10四,從小便被他們小心呵護著,她也爭氣,武功資質居眾兄弟姊妹之冠,但可惜無實戰經驗,更沒有出過鬼虎黨大本營一步,她是他們眾兄弟手中的至寶。鬼虎黨所有能坐大的秘密大多都交在她手中保管。
「我只是好奇這個有著三頭六臂的文罕絶,他的娘子究竟是生得何等模樣?」她對文罕絶這個人好奇已久。雖從未謀面,但由哥哥們的口中描述得知,此人生得俊逸非凡,嚴行又深不可測,武功更是超凡人聖,她心怡這般人材,私下也就對他暗自傾心。日前一度聽十三哥說文罕絶已成了親,她為此傷心不已,才會告訴眾位哥哥她要閉關修練,但方纔聽聞伺候她的丫鬢們說,哥哥們已將文罕絶的娘子給綁了來,她立刻好奇的想來一探究竟。
「文罕絶他生得三頭六臂,他娶的娘子當然是七手八腳的。」
丁語奄奄一息,仍沒好氣的說。又不是在看猴子?
「么妹,她嘴很刁,你不高興就儘管打。」
陳四說。
「嘴刁?文罕絶竟娶了個嘴刁的女人。」
陳十四一副惋惜的模樣。
「喂,你這是什麼表情?文罕絶娶到我是他三世燒好香的結果,你別一副他倒了人輩子楣的表情。」
丁語鼓著臉說。陳四叫她么妹,那她也是鬼虎黨的一員?
「哼!刁婦,我真為文公子可惜。」
「文、公、子。」
丁語學她嬌嘆的語調。「敢問你叫的可是我相公?」她忍不住忘了文罕絶的交代,逢日舌之快的譏諷。時尚書屋
難不成這女人也對文罕絶這殺千刀的有意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陳十四向來得寵,何時受過這等氣了,登時惱羞上了火。
「么妹,你別惱,四哥為你出氣。」
他走近丁語,意欲按下她手套上的按鈕懲罰她對陳十四的無禮。
「不!」丁語扭動,她不想再忍受那種蟲咬般椎心刺骨的疼痛。
「你總算知道害怕了。」
他咧嘴說,仍按下了鈕。
丁語立即冷汗直冒幾近抽筋。「夠了。」
陳十四見了也覺不忍。「四哥,饒了她吧。」
陳四這才住了手。「這丫頭就是欠教訓。」
他取下手套,她的手鮮血淋漓。
連陳十四都覺慘不忍睹。「算了,四哥,方纔你是否在逼問她大哥的下落?」「沒錯,可惜還沒問出一點名堂。」
陳四十分懊惱,這丫頭苦不是骨子硬,就是真的不知道?
「哦?居然還有四哥問不出話的人?」陳十四頗為訐異。
「哼!我的絶活還沒使出呢,要不是瞧她是女子手下留情,此刻她已躺在地上不能動彈了。」
「我瞧她現在也差不多了。」
陳十四可憐的瞧著丁語一身是傷的被綁在刑架上,樣子淒慘極了。
「還差得遠,瞧她還有力氣罵人呢!」他不屑的說。
「四哥,倘若文罕絶真的這麼厲害,你們又怎能輕易的由他的身邊將他的娘子擄走?」陳四心頭一驚。么妹說得有理,他們似乎太輕而易舉就將文罕絶的娘子弄到手,事情太容易反倒顯得不尋常?他立即凶惡的揪住丁語。「難道文罕絶是故意讓你被我們兄弟抓來的?你們有什麼陰謀?」太大意了,要不是么妹提醒,他們兄弟還沉醉在抓住文罕絶娘子的得意之中。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丁語否認。他們猜到了?
「你不會不知道,快說,文罕絶為什麼要故意讓我們抓你來?」他憤怒的搖晃她。
她全身傷痕纍纍,被他死命搖晃,登時肚裡的東西全吐了出來。
「該死!」她竟吐了他一身,他伸手又打了她一巴掌。
這一巴掌教她几乎昏死。他還要再下手,陳十四阻止了他。「四哥,別打了。」
再打下去真會要了她的命。時尚書屋
「么妹,你別管,我今天一定得問出他們的目的來。」
他又想動刑。文罕絶一定有什麼計畫,否則他不會讓自己的娘子冒險道麼做?
「四哥,她昏過去了。」
陳十四驚叫。
「昏過去還不簡單,叫人用水潑醒她就得了。」
他不罷手。若沒問出個所以然,他是不會安心的。
「四哥,她只是個文弱姑娘,讓她暫且喘口氣,明天再問吧!」四哥的狠勁是出了名的,若不阻止她還有命在?
「唉!么妹,你什麼都好,就是心太軟。」
他嘆氣。「罷了,就依了你這回,令日暫且放過她。」
對於這個妹妹的要求他向來很少拒絶。時尚書屋
不過事情沒查清楚,他便如坐針氈一日不得安寧,文罕絶是他們所遇上的敵人裡最難捉摸的一個。

××××××

「小王爺,有小王妃的下落了。」
楊子逍說。
文罕絶重重吁了一口氣,總算追蹤到她的下落了。
楊子逍見狀搖搖頭。「從沒見過哪個女子能讓你這麼緊張,真是難得喔!」他揶揄。打丁語被劫後,小王爺焦急的神情他看在眼裡,真是無法想像這樣的男子會為了女人如此心煩氣躁、思緒不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