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浪蕩小王爺 第 3 頁


,該當何罪,我想你應該很清楚才是?」她學著她那些個捕快同僚打著官腔,咄咄逼人。 李嬤嬤更加心虛了。真要命,文罕絶這個人她可是說不得的,唉! 正當著李嬤嬤煩惱著不知如何是好時,一旁的李大爺不甘受辱的從地上爬起來大聲
作者:待考 / 頁數:(3 / 43)

「找人?」李嬤嬤蹙眉。「敢問女官爺要找的是何人?」這可麻煩了,開青樓妓院的最怕官差打探消息,壞了行規不說,將來哪還有客人敢上門。但,眼下這名女官爺也不好打發上,這可如何是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要找一個叫文罕絶的。」
丁語說。
李嬤嬤臉色變了變,哎呀!誰不找竟找他!「女官爺,真是不好意思,我們這兒的大爺裡,沒一個叫文罕絶的。」
她笑得頗僵硬。
「沒這個人?可是師父給的紙條明明寫的是這裡,沒錯啊!」丁語敲著腦袋有些傷腦筋。「當真沒這個人?」她再問一次。
「沒有!」李嬤嬤回答得很快。
丁語雖然當捕快是混了點,但還不至於不懂察言觀色。她瞧李嬤嬤的神色覺得其中必有問題。「知情不報,該當何罪,我想你應該很清楚才是?」她學著她那些個捕快同僚打著官腔,咄咄逼人。
李嬤嬤更加心虛了。真要命,文罕絶這個人她可是說不得的,唉!
正當著李嬤嬤煩惱著不知如何是好時,一旁的李大爺不甘受辱的從地上爬起來大聲嚷嚷:「是官爺了不起,官爺就可以揍人嗎?」他李大爺也不是簡單的人物,叔叔是堂堂九品知縣,比她這個小捕快大得多了。
「是你先毛手毛腳的不知規矩,挨揍也是應該的。」
丁語不屑的瞄了他一眼,沒打死他算不錯了,還敢出來大呼小叫的,八成剛纔摔得不夠疼。
「死丫頭,老子跟你拚了!」李大爺袖子一卷,頭一低便向她衝撞去。
她身子靈巧的偏轉,手稍微一撥,便讓他一頭撞上牆柱,立即哀叫聲連連。
「瞧你這樣還是別拚命了,快快回家療傷去吧!」這種貨色地懶得理。
李大爺登時羞愧的脹紅了臉。「好,有種你別走,在這兒等著,老子叫足了人手回來再跟你拚命。」
他撂下狠話。
她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成,不過你得快一點,否則我找著要找的人後就不等你了。」
她雙手環胸的說。她向來不怕事,相反的好事得很。時尚書屋
「算你有種,等著瞧,老子這就去叫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他被她氣得七竅生煙,轉身衝了出去。
「李大爺!」李嬤嬤見他怒氣沖沖的走了,在後頭心急的叫著,青倚樓若真讓他們這麼閙下去那還得了。
「李嬤嬤,你放心,只要你將文罕絶的下落告訴我,我這就離開,絶不在你青倚樓閙事。」
李嬤嬤肯定知道文罕絶在哪兒,只是隱瞞不說罷了。
「女官爺,我是真的不知道,您就別再為難嬤嬤我了。」
李嬤嬤仍是不敢稍漏風聲。
「既然如此,待會兒刀劍無眼,你還是先疏散賓客暫且歇業,免得傷及無辜。」
哼!看你說是不說。丁語嚇唬她。
「女官爺,我求您行行好吧,我們有行規的,若壞了規矩就無法立足了,唉!這會兒嬤嬤我也挑明說了,您要找的人我們是情願得罪您也不敢得罪他。」
「喔!」她有些吃驚。「難不成這文罕絶是個惡霸,敢挾怨報復不成?」李嬤嬤著急的連忙搖手。「這倒不是,文公子是我見過最……最……」
最什麼她居然也形容不出來。時尚書屋
總歸一句,他太令人捉摸不定了,就連她這個老江湖也無法看出他的行事準則,只知他極為隨性,隨性到讓人分不清是真的隨性,還是……
丁語見她奇怪的表情,心中頓時對文罕絶感到好奇。「李嬤嬤,既然連你也無法說出個所以然,怎麼證明文罕絶不是惡霸?瞧你也是挺怕他的,不是嗎?」
「這您倒誤會了,這不能叫怕,該叫……叫什麼好呢?」李嬤嬤又陷入難以解釋的情境。
丁語實在不耐煩了。「李嬤嬤,別再拖延時間了,否則待會兒這裡可就要上演一段文武場了。」
她提醒著。
「哎呀!您這是——」李嬤嬤急得跺腳。「女官爺若是真的要為難嬤嬤我,也是沒辦法的事!」她牙根一咬,就是不肯說出文罕絶的下落。
「你當真不說?」丁語也惱了,轉向一旁圍觀的眾人。「你們也都不知道?」眾人急忙搖頭,速度快得讓她心裡有譜了。
「我瞧你們不是不知道,是知情不報!」丁話十分氣惱。看來這文罕絶不是簡單人物,所有人都畏懼他,看來今天在這裡別想得到答案了。
「女官爺,我們不是不報,是報不得啊!」賓客裡一個穿著花稍的客人打著哆嗦說。
「好,我也不為難你們了。」
她另有打算。
李嬤嬤一聽可放心了。「那麼就多謝女官爺了,但待會兒您和李大爺……」
她擔心他們真把青倚樓當戰場開打了。
「告訴那老小子,這會兒本姑娘沒空陪他玩了,若他還不死心,叫他上天來客棧找我,一定奉陪。」
她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辦呢!
「那我們就不耽誤您了,慢走。」
李嬤嬤急忙要送走她這瘟神。
丁語也不在意,轉身便蒲灑的離開。反正她還會再回來的。
眾人鬆了一口氣。是找文罕絶的,誰敢露一句口風啊?

××××××

丁語一離開青倚樓便繞到後門,身子輕盈的一躍,便上了高牆。她頗為得意。「其實我身手還算不錯嘛,師父就愛挑我毛病。」
她沾沾自喜。時尚書屋
躍上牆後,她瞧裡頭燈火通明,心想這後院才是青倚樓最熱閙的所在。
她來到長廊,見姑娘們勾搭著男客送往迎來,打打閙閙的四處調情,其中兩名姑娘朝她的方向走過來,她急忙躲進一旁陰暗處。
「你聽說了沒?方纔前廳來了個女官爺說要找文公子。」
其中一名披著黃薄紗的姑娘說。
「真的?那名女官爺走了嗎?」另一名頭上戴著紅花的姑娘吃驚的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