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34 頁


上,讓她坐正,沒有解開她的穴道。「忘了?我瞧你是美人在抱,樂不思蜀到連你自己是誰、叫什麼名宇都忘了?」她吃醋的扯動唇齒。 其實這種情形他滿樂於見到,這表示她也是在乎他的,他原本還在擔心不知要如何說服她留下,但見她
作者:待考 / 頁數:(34 / 0)

敢情小王爺是當他自己吃了虧,反教人家姑娘占便宜了?陳運暗自發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陳十四又羞又急。「文公子,我——我動不了。」
她羞憤的說。
「動不了?」「文罕絶,你把人家姑娘抱得死緊,她當然動不了。」
丁語盯著他抱著陳十四的手,恨不得拿把刀把他給砍了。
文罕絶大感冤枉。「我是基於禮貌,語兒,你可別誤會了。」
他連忙說。
丁語氣憤的別過頭。「好色就好色,還狡辯。」
他可急了。「陳姑娘,你別壞了我們夫妻的感情,再不起身我可要無禮一—。」
他打算放開她隨她要站要倒。
陳十四害羞辱極了,終於忍不住大叫:「文公子,你點了我的穴道,教我如何起身?」文罕絶恍然大悟。他見語兒醒來一時之間太高興了,竟忘了她在倒在他懷裡前他便已制住了她。「我倒忘了。」
他連忙將她抱至椅上,讓她坐正,沒有解開她的穴道。時尚書屋
「忘了?我瞧你是美人在抱,樂不思蜀到連你自己是誰、叫什麼名宇都忘了?」她吃醋的扯動唇齒。
其實這種情形他滿樂於見到,這表示她也是在乎他的,他原本還在擔心不知要如何說服她留下,但見她醒來對他的反應,他倍心增進了不少,也許留下她並不如想像中的困難?「我怎麼敢忘了,我是文罕絶,我還有個美艷的娘子,閨名叫丁語的,娘子,你說我是不是再清楚不過了?」「誰是你娘子。」
她臉紅低首否認。
「咱們可是堂而皇之的拜過堂,你怎會不是我娘子?」「你」她雖暗喜卻也無所適從。他曾言事完便幫她恢復名聲,還她自由之身,可這會兒他表現的全不是這麼回事,難不成他又玩興大起,打算在分手前好好戲耍她一番?
「娘子,你剛醒來,可有覺得哪裡不舒服?」他走近她關切的問。
經他提醒,她才感到全身痠痛。方纔一定是醒來便見他與姑娘摟抱,一氣之下才有身上的痛楚。「何止不舒服,簡直難受極了,尤其是我的手,啊!」她突然大叫。
她見到自己的纖纖玉指,此刻竟腫得比面相還大。她除了尖叫外腦袋根本不能作用。她手廢了不成?
「語兒,你別擔心,大夫說你休息一陣子便會複原的。」
他趕緊安慰。
「是啊,語兒,你的手沒事的。」
陳運也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就好。」
正想安心的舉手拍拍胸脯,才想到這會兒手可是動不得的,連忙放下不住懊惱的說:「這都是陳四那什麼鬼手套的傑作。」
她氣憤的說。
「語兒,你放心,我會替你報仇的。」
文罕絶愧疚心疼的撫著她的頰,「還有你的這身傷我也會為你一併討回公道。」
「文公子,求你別對我哥哥不利。」
一旁受制的陳十四哀求。時尚書屋
丁語斜眼瞄著文罕絶。「美人在求你啦,你怎麼說?」喲,酸不溜丟的。「誰敢傷了我家娘子,便是與我有不共戴天之仇。」
他故意說得義憤填膺。時尚書屋
他根清楚現在該說什麼話。
「哼,我這傷也是因為你才得來的,那我是不是跟你也有不共戴天之仇?」她沒好臉色的說。
文罕絶早就自嘗了惡果,語兒身子受到折磨的同時他也不好受,他內心除了愧疚與自責外,時時刻刻的恐懼才是最教他無法忍受的。語兒被擄的這幾日他終於發現,他遊戲人間的日子在她出現的那一刻起,便不知不覺的消失了。「語兒,抱歉。」
他誠摯的說。時尚書屋
聽到他這聲抱歉她反而感到不自在。「呃,算了,我才不是這般小氣會同你計較的人。」
她不自然的將眼神飄向別處,就是不好意思看他。
「丫頭,這可是你心胸最為寬大的一次哩!」陳運取笑她。
「師父!」她連臉都紅了。
文罕絶心喜的撫著她的眉梢。「語兒,你安心的養傷上?之後的一切自有我在。」
「嗯。」
她柔順的點頭,雖然她還有一大堆的疑問,但此刻她仍虛弱,一切還是等她好轉再來瞭解。時尚書屋
「語兒,你昏睡了這麼多日都沒有進食,待會兒我會命人為你熬粥燉湯,你可要多吃點。」
他心疼的交代。
「會的,雖然沒什麼冑口,但是我還是會多少吃一點的。」
她皺眉。「對了,這兒是哪兒?」她好奇的打量這個地方。瞧這裡的擺設不像是客棧,他太典雅了,也不似在京城的府裡,那麼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因為你傷重昏迷未醒不宜趕路,所以咱們還在泉州,這裡是我在泉州的一處別館。」
他解釋。
「別館?你還有別館?你資產豐厚的程度可在我想像之上了。」
她咋舌的瞧著華美的房間。
「丫頭,讓你想像不到的事還不只這些。」
陳運含笑的說。
「不只這些?」她吃驚。她嫁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大戶?
「前輩,咱們還是先別打擾語兒,讓她多休息吧!」文罕絶想等她身子較好再將他的身分告訴她,否則在這個時候說出她不跳起來劈了他,大罵他是個騙子才怪。還是等她身子硬朗些,屆時想找他發泄飽以老拳他也安心些。
「也好,咱們也還有事要忙。」
陳運看向陳十四。
一嗯。"鬼虎黨裡成員的身上他們全投過了,並無名冊的蹤跡,如此一來!名冊應該在這名姑娘手中?
文罕絶目光在陳十四身上打量。
「文罕絶,人家被你瞧得都要燒起來了。」
丁語極度不悅想將他的眼珠子挖出來。哼!狗改不了吃屎。

××××××

「陳姑娘,我再問一次,名冊呢?」文罕絶剛安撫完醋勁大發的丁語,來到大廳,這才有空坐下來好好盤問陳十四名冊的下落。
「我不能交給你。」
她瘖啞的說。方纔見他對丁語呵護的模樣,令她難受心痛極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