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36 頁


軟的連連告饒了。」他希望她能儘快習慣她的新地位。 「身分不同?」她突然氣憤的轉向他。「文罕絶,你還小王爺咧,我瞧我乾脆讓你變成小閻王算了。」她朝他大吼。他實在太過分了,起碼也該先告知她一番才是,竟將她耍得團團轉,
作者:待考 / 頁數:(36 / 0)

婢女心慌的端著茗茶急忙跪下,以為她是哪裡做錯得罪了小王妃。「奴婢罪該萬死,請小王妃恕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竟跪著直髮抖。
丁語錯愕。「你在做什麼?」她嚇得倒退一步。
「小王妃,恕罪。」
婢女索性開始朝她猛磕起頭來,連連喊恕罪。
她連忙將婢女由地上扶起。「你犯了什麼錯,要我恕罪?」「我……」
婢女張口結舌。
「你退下吧!」文罕絶失笑的先撤下婢女。婢女立刻有如大赦般的抖著身子急急退出。
「她是怎麼回事啊?」丁語覺得莫名其妙。
「語兒,你現在的身分有所不同,所有人見到你無不敬畏萬分,只要你一個眼神便足以教他們嚇得四肢發軟的連連告饒了。」
他希望她能儘快習慣她的新地位。
「身分不同?」她突然氣憤的轉向他。「文罕絶,你還小王爺咧,我瞧我乾脆讓你變成小閻王算了。」
她朝他大吼。他實在太過分了,起碼也該先告知她一番才是,竟將她耍得團團轉,讓她糊裡糊塗的嫁給他不說,現在又莫名其妙成了小王妃,這教她一時之間怎麼接受?她氣炸了,扯著他極為氣惱。時尚書屋
「娘子,息怒啊!」他佯裝求饒。她果然是發火了。
「息你個大頭鬼,你給我從實招來,到底還瞞著我什麼事情沒說?」她生氣的揪著他,十足的母老虎氣焰。
「我在泉州時不是將始末全都告訴你了。」
他不禁莞爾的說。
「是全告訴我了,就除了你是小王爺這件事一個字也沒提。」
她氣得揪著他更緊了。
他攤攤手。「我……我是想給你一個驚喜。」
他傷腦袋的看她大發雷霆。其實他遲遲不說的原因除了怕她像現在這樣怒氣衝天,另外還有一個教他顧慮的理由便是,江湖兒女多不喜沾惹皇親貴族,他怕說出他的身分反而會嚇跑她,所以先瞞著直接將她帶回王府讓她來個措手不及。時尚書屋
「驚喜?這分明叫驚愕!」她用力搥打他的胸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語兒,你瞧。」
他抓住地落下的小手,要她瞧看四周的眾多仆役婢女,他們這會兒正耳語不休。
她小心的瞄向四周。「哎喲,他們是不是都吃飽了沒事幹,圍著淨看別人的熱閙。」
她惱怒的說。
「咱們不是別人,是他們的主子。」
「那他們就更該死了,有活兒不去做,竟瞧著主子的熱閙,你府裡的家教規矩還真差。」
他嘆氣。「他們是從沒見過小王爺被人揪著修理過,瞧得都兩眼發直了。」
他說出實情。
她眼睛不自然的眨了一不,小心翼翼的又瞄向四周。果真他們都露出驚懼表情,她心虛的慢慢放開揪住他的手,拍了拍他的衣襟,尷尬的朝眾人笑了笑。「還不叫他們全部退下。」
她僵笑的朝他咬牙。時尚書屋
他無奈,只好朝眾人揮手。「全下去吧!」該來的還是逃不了,唉!
所有人彷彿看戲看上癮了,竟然都捨不得走。
她實在受不了,乾脆朝他們大吼道:「滾,全給我滾!」這會兒也甭顧什麼形象了。
大夥兒這才連忙退去,還有人在驚慌之餘摔了個大跤,樣子滑稽極了。
他哭笑不得。「語兒,你把他們嚇壞了。」
「哼!無所謂,反正我在這兒的日子也不多,不是嗎?」她落寞的說。
他大為緊張的扼住她的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他以為一路上由泉州回來,她只宇未提要離開的事,便是願意留下了,哪知她仍舊打著離去的主意。
她甩開他的手。「你弄痛我了。」
她揉揉有些泛紅的手腕。
「抱歉,我只是一時心急。」
他表示歉意。「語兒,你當真要走?」他問得心焦。
她咬唇。「是你說過事成後我可以走的,我打算回四川成都。」
她感傷的說。他們的婚事是逼不得已的權宜之計,曲終人散終究是得分離的。時尚書屋
回京的路上,她很享受與他相處的時候,直到他帶著她回到了這所謂的王府大宅,她才不得不面對現實,她與他的距離是愈來愈遙遠了,她一個江湖小捕快,如何匹配顯貴的小王爺?難怪他曾說他不會勉強地留下,任務完成後她可以選擇離去,也許他看準了她一介草莽女子,習慣不了王爺府的富麗生活,如今若再不開口說要走,難不成等著人家趕?
他真是悔不當初!如果咬掉自己的舌頭可以換回他所說過的蠢話,他願意。「語兒,你……別走。」
他硬著頭皮要她留下。
「別走?」她欣喜的聽見他這句話。他要她別走?他是真心的嗎?還是隻是虛偽的客套話?她的臉色又黯淡下來。「你不用說這些客氣話了,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咱們好聚好散,我不會巴著你不放的,你放心好了。」
她說得蒲灑的別過臉,眼眶卻泛著淚光。時尚書屋
「你要走?」王妃驚呼。她才剛聽聞罕絶他們回王府便與王爺立即趕來,兩人腳才踏進大廳便聽見好不容易拐騙而來的兒媳要走,這可嚇得他們倆要跳起腳來了。
「是啊,娘。」
文罕絶一見王爺、王妃這個時候出現著實鬆了一口氣。爹娘來攪和得真是時候。
「語兒,是不是罕絶這小子欺負你?你不用怕,天大的事有爹娘替你頂著,就算要走,該走的人也是他。」
王爺指著文罕絶氣極的說。
丁語好生感激,王爺王妃不是她親生爹娘,卻是真心疼她,可惜無緣做他們的兒媳。「王爺、王妃,他沒有欺負我。」
她絞著手訥訥的說。這會兒事情都說開了,她這個臨時兒媳婦也不好再叫他們爹娘了。時尚書屋
「既然他沒欺負你,你為何要走?」王妃關切的問。這兒媳婦他們是說什麼也不會放她走的。
「我……」
她不知該如何啟齒。
「爹、娘,語兒是我與閙了些脾氣,一會兒便沒事了,她不是真心要走的。」
文罕絶故意這麼說。
「什麼不是真心要走,我是——」丁語大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