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37 頁


。 丁語為難的瞧著他們。其實她的心情也是難解的,一半希望留下,但另一半卻告誡她留下所要付出的代價,她好生猶豫。 王妃見她仍有意要走,心急的忙拉住她的手。「哎呀!不管什麼事,娘都不許你走,嫁進承勛王爺府就是咱們的人
作者:待考 / 頁數:(37 / 0)

文罕絶即時摀住她的口。「瞧爹娘這般疼愛你,你忍心教他們難過?」他動之以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當然是不忍心。「可是……」
就算現在欺騙他們不走,將來她還是得走,而且只怕屆時她將陷得更深,走也走得更艱難了。她哀淒的看向文罕絶,她何苦自找麻煩的讓自己陷人不可自拔的境地?何苦呢?她沮喪嘆息。
「語兒,為了我……我的爹娘,你暫且留下吧。」
若說是為了他,她肯定不屑一顧的轉頭離去,他只好改口了。唉!總之眼下先留下她再說。
丁語皺眉。原來他要她留下是為了他爹娘?她非常失望。
「語兒,夫婦倆有什麼不愉快,吵閙過便算了,千萬別閙氣出走啊!」王爺勸阻。
「是啊,是啊,別負氣出走啊!」王妃也焦急的拉著丁語說。
丁語為難的瞧著他們。其實她的心情也是難解的,一半希望留下,但另一半卻告誡她留下所要付出的代價,她好生猶豫。
王妃見她仍有意要走,心急的忙拉住她的手。「哎呀!不管什麼事,娘都不許你走,嫁進承勛王爺府就是咱們的人,想走也得問過王爺和我同不同意。」
「沒錯!」王爺也急著硬聲接腔。
「王爺、王妃,你們——」丁語簡直說不出話來。
「語兒,你可別真的觸怒了爹娘,惹毛了他們連我都沒轍。」
文罕絶故作為難狀的說。他心裡對爹娘的作為可是大聲叫好,有爹娘在相信語兒別想走得了。
「好吧,那我就暫時留在王府了。」
她攤手顯得無奈。
文罕絶喜形於色,當眾抱著她便是一陣忘情的親吻。
王爺王妃喜上眉梢,看來他們要抱孫子的心願是指日可待了,兩老笑眯了眼。
丁語錯愕,卻欣慰得不願推開他。
答應留下他竟如此開心?

××××××

丁語打著呵欠正由已調回王府的小三領著參觀府邸,她沒什麼興緻的東摸摸西看看,要不是王爺王妃硬要她瞭解王府裡的環境,她還真想窩在床上蒙頭睡上三天三夜,那多快活阿!
她硬撐著眼皮聽著小三將王府裡的一切介紹得口沫橫飛。為了表示她有在聽不時還點點頭、哼哈兩句應一聲,真是無趣,她別過臉,又打了個超大的呵欠。
「小王妃,這是王府裡出了名的柳絮湖,湖的四周種滿了……」
她打完呵欠回過頭來,兩眼無神的瞧著他滔滔不絶介紹的柳絮湖。
「咦?那個人不是眉眉嗎?」她吃驚的睜大眼瞧著對岸的人影。
「沒錯,那姑娘正是眉眉郡主。」
小三看清楚後點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怎麼也在王府?」她訝異的問,遠遠還見她掩面垂淚呢!
「自從您與小王爺成親前往泉州後,眉眉郡主便隨王爺、王妃回王府裡住下至今。」
小三解說。她的心瞬間沉重下來,眉眉是在等文罕絶回來娶她?並且向她討回原本屬於她的小王妃地位嗎?她幽幽嘆氣。
「走吧,小三,咱們過去與她打聲招呼。」
「呃……是的!」小三覺得有些不妥,但又不好反對。眉眉郡主心儀小王爺是眾所周知的事,讓這兩個女人碰在一塊恐怕不太好吧?
丁語有點沉重的步向眉眉。
眉眉立於池畔,不住唉聲嘆氣。
「眉眉。」
丁語有些遲疑的喚著她。
眉眉吃驚的抬起頭。「是你。」
見來人是了語她急忙抹去淚痕,她最不想讓丁語見她的笑話。
「你還好吧?」丁語小心的問。她見眉眉憔悴不少,是為情所困嗎?
「好,當然好。」
眉眉逞強的挺挺胸膛。
丁語一眼便看出了她的偽裝。「你……算了,打擾你了。」
丁語轉身,心想還是離開的好,她後悔打擾了眉眉。
「等等。」
眉眉喚住她。
「還有事嗎?」了語回頭。
「我……表哥他……你們之間……」
眉眉有些語無倫次。
「你放心,我會走的。」
她感傷的說。
「走?小王妃,您要走去哪兒呀?」小三驚愕的問。王爺、王妃才慎重提醒他一定要看緊小王妃,別讓她自他眼前消失。
「小三,你先離開,我和眉眉有話要說。」
丁話支開他。
「有什麼話您儘管說,就當奴才不存在,我絶不會妨礙你們的。」
開玩笑,怎麼能讓小王妃離開他的視線。
丁語不耐煩的沉下臉。「小三,退下。」
她擺出小王妃的威嚴。
「這個……那奴才就,就退到……退到對岸的湖畔等,因為待會兒奴才還得繼續為您介紹王府裡的一切呢!」他急忙說。只好退而求其次,只要能盯住小王妃就可以了。
丁語無奈。「隨便你,只要別杵在這兒礙眼就行了。」
她擺手。
小三這才摸著鼻子趕緊退下。
見小三退開。眉眉心急的問:「你方纔說的是真的嗎?」丁語苦澀的笑笑。「我本來就是要走的。」
「那為什麼還沒走?」眉眉心急的打斷,隨即發現自己表現得太急切了,才又尷尬的道:「對不起。」
「沒關係。」
丁語乾笑。「是因為王爺、王妃的關係才沒走成。」
她難過的解釋。時尚書屋
「因為姨爹、姨娘?」眉眉不禁嘆氣。當初表哥和丁語的婚事是由他們費盡心思一手主導,怎麼可能會讓丁語離開。
丁語見她的神情失望,覺得自己好似掠奪者,占住了屬於眉眉的一切。「你……你很喜歡文罕絶?」她難受的問。
「喜歡有什麼用?他都與你成親了。」
眉眉忍著淚水。
「我與文罕絶的婚姻隨時都可能解除。」
這回輪到淚珠在丁語的眼眶裡打轉了,她急忙低下首不著痕跡的拭去。
「你說什麼?」眉眉一驚。
「我說我與文罕絶的婚姻是有名無實,兩人隨時可能分道揚鑣。」
丁語又偷偷拭去淚水。
「怎麼會?」眉眉不信。「表哥他十分呵護你不是嗎?」她心痛的說。丁語一定是憐憫她才會編派這種謊言?她才不要丁語可憐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