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39 頁


事讓我們泰山崩於前也不變色的小王爺如此煩惱?」從沒見過罕絶這麼不如意過,大事小事在他眼裡几乎件件輕而易舉,印象裡沒什麼事是能難得倒他的,除非……嗯,極有可能。 「沒什麼。」文罕絶煩躁的說。 「還說沒什麼?瞧你一
作者:待考 / 頁數:(39 / 0)

「好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文罕絶一飲而盡。
皇帝皺眉。「你今日頗有酒興?」他覺得文罕絶今天有些不對勁?
「還好。」
文罕絶垂頭喪氣的回他。
「還好?不像。」
皇帝瞅著文罕絶搖頭。難得見罕絶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他這個摯友鐵定有心事?
「什麼東西不像?」文罕絶意興闌珊的把玩著酒杯。
「不像是還好的樣子,倒像是若有所失。」
皇帝取笑的說。
「有嗎?我有表現得這麼明顯嗎?」文罕絶搔著剛長出來的鬍渣。
「何止明顯,你這悵然的德行就連白痴都瞧得出來。」
文罕絶乾脆悶聲又灌了一大口酒。
皇帝見狀。「怎麼?是什麼事讓我們泰山崩於前也不變色的小王爺如此煩惱?」從沒見過罕絶這麼不如意過,大事小事在他眼裡几乎件件輕而易舉,印象裡沒什麼事是能難得倒他的,除非……嗯,極有可能。
「沒什麼。」
文罕絶煩躁的說。
「還說沒什麼?瞧你一定是有事,莫非是為朕賜婚之事煩惱?」文罕絶這回可是忍不住的嘆氣了。
「你今日人宮可是故意要唉聲嘆氣的讓朕瞧,好讓朕對你心生愧疚?」皇帝搖頭說。當日承勛王爺人宮覲見,要求他為罕絶賜婚,他原先也是猶豫,罕絶個性不喜人逼迫,更何況是他的婚姻大事,但是見承勛王爺不斷要求,說是罕絶也老大不小早該定下,若不趁此機會教他乖乖完婚,他恐怕遊戲人間一輩子也不會想到傳宗接代,而自己能與梓楠過得如此幸福,罕絶也功不可沒,要不是他鍥而不捨的查出梓楠剋夫之謎,自己和梓楠至今仍處於痛苦之中,基於對他的感恩以及兄弟情誼,希望他也能早日完婚,況且他的這場大婚也有助於他更容易取得名冊,完成任務。
但瞧他此刻不痛快的模樣,也許當初好意的決定是錯的。
「唉!」「還嘆氣?」皇帝更確定自己似乎做錯了。「罕絶,若你當真對朕的賜婚不滿,朕再下道聖旨允許你撤了那女子便是,你不用為此煩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正色的說。罕絶性喜無拘,如今多了娘子定教他渾身不對勁,想必那名女子令罕絶極度不滿,否則罕絶不會這般痛苦。時尚書屋
既然一切是他賜與的就該由來他來收拾。
「不,你不能下旨撤妃,」文罕絶立刻緊張的大叫。
皇帝蹙眉不解。「你對朕的賜婚有微詞,朕為你解脫你反倒不肯?」「當然不肯了,我千方百計要留下她,你一道聖旨豈不更教她有理由離開我。」
文罕絶心急激動的說。
皇帝楞了一會兒接著大笑。「敢情是朕會錯意了,不是你不滿意新妃而是新妃不滿意你,臭小子,你也有為情所困的一天。」
皇帝樂極,簡直幸災樂禍。
「你你還真算是我的好兄弟。」
文罕絶氣結。
「說來聽聽,你與這新妃到底有什麼問題?」皇帝好奇得很。
文罕絶重重嘆口氣才說:「問題就在於我絞盡腦汁要將語兒留在身邊,卻不知如何做妥當?」他仰頭飲酒。
「難怪你臉色比苦瓜還苦。」
皇帝拍案大笑。這可有意思了,居然也有罕絶苦惱的時候,他對這個能讓罕絶煩惱成這模樣的女子大感好奇,改日一定要宣她人宮好好瞧瞧不可。
文罕絶懊惱的白了皇帝一眼。「你真有良心,也不想想你今日能這般快活的擁著愛人,是誰勞苦功高的幫你促成?你只顧著自己幸福快樂也就算了,我不同你計較,此刻竟對恩人百般奚落,你這算是我哪門子的好兄弟?」「好啦,算我對不住兄弟你可以了吧?」皇帝笑說。
文罕絶不滿的咕噥一陣,低頭喝著悶酒。
皇帝拍拍他的肩頭。「說吧,這叫語兒的姑娘是怎麼個不識相法,竟想甩掉你?難道她不曉得你是當今天下少有的乘龍快婿,京城裡哪個姑娘不千方百計想往你懷裡鑽,她幸運的蒙朕賜婚竟還如此不識抬舉?」這女子了不得啊,能將罕絶修理一頓確實是不簡單。
文罕絶哭喪著臉。「她從頭至尾都不覺嫁給我是幸運的,她認為這是倒楣的事還差不多。」
他想起她對他齜牙咧嘴、視若糞土的表情。
「哦,你什麼時候淪落至令女人唾棄?」皇帝不免好笑的問。
「哼!少幸災樂禍,天底下除了這個女人我搞不定之外,其餘的哪一個不是對我趨之若鶩。」
「但是其他的女人你並不想要啊,你只想要這個令你頭痛卻愛不釋手的女人,不是嗎?」「我——唉!」皇上說對了,他是誰都不要,只要語兒一人。
「她為什麼想離開你?當真看你不上眼?」皇帝好笑的問。
「大概是吧。」
文罕絶悻悻然的說。
皇帝搖晃著頭,驚奇的成分居多。「就算她想走,你貴為小王爺,一聲令下她哪兒也去不了。」
「你有所不知。」
文罕絶將他當日主動答應讓丁語走的原由告訴皇帝。時尚書屋
皇帝聽了捧腹大笑。「罕絶,你這江湖浪子真栽在這女子手裡啦!」「可不是嗎,我承認。」
為丁語兒,他確實吃了不少苦頭。
「罕絶,你可知道你們的問題出在哪裡?」「在哪裡?」文罕絶立刻心急的問。有道是旁觀者清,也許皇上可幫他出個主意。
「朕方纔聽你將與語兒相處的狀況形容了一遍,朕想問題可能出在你過去太惡名昭彰。」
「你又在取笑兄弟了。」
文罕絶哼道。還以為皇上會有什麼好建議,還不是藉機揶揄他一番。時尚書屋
「朕可是說真的,就因為你名聲太壞才會讓她想離你遠遠的!以策安全免得受你傷害。」
文罕絶仔細想著他的話。是有可能,從前他是浪蕩了點,但這會是她裹足不前的原因?
「罕絶,依你的形容,朕瞧她也是愛上了你才是。」
「此話怎講?」文罕絶大為振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