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41 頁


跑了。他悔恨不已。 眉眉含怒說:「表哥,你太欺負人了,我與你青梅竹馬又真心相待,丁語她才認識你多久,又是個低等賤民,你便一顆心全——」「住口!」文罕絶氣極道:「不許你對語兒不敬!」眉眉見他如此維護丁語,不禁怒從中來。
作者:待考 / 頁數:(41 / 0)

「眉眉,你太過分了,快告訴你表哥怎麼對語兒說的?讓她氣得連一句話都沒留下就走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王妃也生氣的說,她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眉眉嚇得哭哭啼啼。「我沒有對她說什麼,是她自己想走的。」
她不敢說出是她逼丁語走的。
「胡說,她答應過我要留下的。」
文罕絶氣憤道。
「真的是這樣,她……她還說她不愛你,沒必要……留在王府裡……耽誤青春。」
眉眉心虛扯謊,她希望這麼說能教表哥死心。
文罕絶一臉風雨欲來的陰晦,怒火正在肆虐狂燒。「儘管她不愛我,我也不會放她走!」他冷峻如暴獅。
眉眉震撼住了。「你是真愛上丁語了?可是丁語說你要娶我的?」「娶你?這是不可能的事。」
文罕絶甩袖。語兒是因為這個理由離開他的嗎?她這個傻子!
唉!真教皇后說中,他的自以為是害娘子跑了。他悔恨不已。
眉眉含怒說:「表哥,你太欺負人了,我與你青梅竹馬又真心相待,丁語她才認識你多久,又是個低等賤民,你便一顆心全——」「住口!」文罕絶氣極道:「不許你對語兒不敬!」眉眉見他如此維護丁語,不禁怒從中來。「我偏要說,像她這種江湖女流多半浪蕩淫穢,哪受得了王府規矩得體的生活」「啪!」文罕絶再也忍不住的摑了她一耳光。「再說一個宇,我殺了你!」他殺氣騰騰。
眉眉驚得震懾住。表哥居然為了丁語要殺她?
「罕絶,別嚇壞眉眉。」
王爺說。儘管眉眉做了不可饒恕的事,但她畢竟是尊貴的郡主,又是至親之女,罕絶實在不該對她說出這種話。
「我可不是嚇唬她的。」
文罕絶冷硬的說,沒有人可以侮辱語兒,沒有人!
「你——」眉眉驚懼。表哥真的如此絶情。
「一定是你逼走了語兒,你憑什麼這麼做?」文罕絶不可剋制的朝她大吼。他的情緒向來隱藏得很好,但此刻對於令他失去丁語的人,他失控得想扼殺她。
「是丁語自己說你沒有愛上她的,而我只是單純的想擁有你呀,表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見他狂怒的神色,她不由自主的承認是她逼走丁語的。
「我疏忽得忘了表達,才會造成今日的錯誤。」
文罕絶氣惱悔恨,他若早日對語兒示愛,語兒就不會拋夫遠走了。他悔不當初。
「罕絶,你快去追回語兒,也許還來得及。」
王妃心急的催促。
「人海茫茫,你教罕絶上哪兒去找?」王爺嘆道。
「我知道她會上哪兒去。」
語兒,不管天涯海角我都會找到你,除了守在我身邊,你將無處可去!
文罕絶沉痛的下定決心要追回他的小王妃。

××××××

「丫頭,喜歡的東西就該主動去爭取,而不是夾著尾巴落荒而逃,虧你在成都府還是一個頗有名氣的女捕快,想不到這麼沒用。」
陳運搖頭,見丁語自京城落寞回成都府後,便鎮日眉頭深鎖抑鬱寡歡,再無一絲歡笑,更無往日的爽朗神采。他不禁為她擔心。
「師父,您別再說了。」
丁語不耐煩的托腮撇頭。
「唉!你想不開,想獨自飲泣,為師的也拿你沒辦法。」
陳運無奈道。
「師父!」她哭喪著臉。
陳運擺擺手。「好,為師的不說了。」
他氣餒的步出去。真是傻丫頭,明明已幸福在握卻偏偏傻得拱手讓人,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不過依他推測,文罕絶這小子不會讓她自怨自文太久。這點他很有信心。
見師父終於走了,她鬆了口氣。她何嘗不想爭取自己的幸福,但光靠她單方面的喜愛是沒有用的,文罕絶不愛她是事實,她不想強迫他也不想委屈自己,況且此次她是被羞辱的離去。這種難堪教她想忘也忘不了。
但她真的好想念他,這樣相思地從不曾有過,她萬萬沒想到才分開數日他的身影竟已緊緊盤據在她的心頭,就連他略帶嘲諷的笑容,也籠罩著教她不得不閉眼喘息,她恨自己怎能放任的愛上一個花心小王爺?
最後,傷心的還是自己。
她忍著不去想他是否真會娶眉眉?
棄妃!她猛然想起眉眉的羞辱,立即黯然的垂下睫毛,是啊,她已是一個棄妃。

××××××

「別跑!」丁語追著一名蒙面賊氣憤的想捉到他。這名蒙面賊已連續作案數件,而且光挑她的轄區犯案,這分明是與她卯上了。
她埋伏設陷阱想捕他歸案有數次了,但始終在緊要關頭時教他給逃脫了。
氣人的是,她發覺他好似故意要戲弄她,犯了案便在現場留言給她,留下的話往往教她心驚莫名,像今天他在盜完廖大戶的珠寶後,便在牆上留下碩大的幾個大宇:丁語,我要來盜心了!
好個無恥的匪類,竟留下如此教人臉紅的宇句,今日與他擦身而過一定要逮捕住他,若再教他這麼招搖下去,她怎麼還有臉在成都府混下去?
那蒙面人身形極快,轉眼間便消失不見蹤影。她心急的加快速度直追,不甘心再次讓他在她面前逃脫。
蒙面人突然又在她跟前一閃而過,像是故意要讓她追上,但總在她將要觸及他時逃之夭夭,逗得她氣喘如牛外加氣急敗壞。簡直可惡透了!
她在巷尾的轉彎處終於又追丟了,氣得頓足。「下次再見到非追得你無處可逃。」
她大聲叫囂。
真是奇恥大辱,堂堂一個女捕快竟連續教人要弄數回,這傳出去她的名聲豈不蕩然無存,她發誓不拿下此人她誓不為人。
「氣死人了!」她揮汗道。追蒙面客追得她一身濕黏,她氣結難受的踱回居所。
她餘氣未消,在房裡來回咒罵足足一刻,才稍覺泄憤。「算了,還是洗個澡去去楣運。」
她取來熱水,輕解衣衫。
「是誰?」她竟聽到一聲輕微的抽氣聲,立即匆忙的以布巾包裹住自己赤裸的身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