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42 頁


,這顯得不親昵。」他漾開令人心跳的笑容。 她楞傻得不知如何介面。「你……」「怎麼,才幾日不見,一見我便高興得說不出話來?」他取笑。 她眨眨眼這才清醒。「你來做什麼?」「當然是來探望娘子。」他走近她,輕輕的把
作者:待考 / 頁數:(42 / 0)

她心驚的等了半天,卻又不見聲響。「該不會是自己聽錯了?」她在房裡四周巡視一回不見任何形跡,這才輕笑,一定是近日為了要追捕該死的蒙面人,才會搞得自己緊張兮兮的草木皆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放鬆下來又取下布巾,但這回又聽到急促的喘息聲,十分輕微,但她仍聽到了。「到底是誰?出來!」她驚慌的大叫。
久久仍不見回音,正當她失措的打算穿回衣衫時,發現她原本掛置於屏風上的衣衫竟不翼而飛。她驚慌失色。「大膽淫賊,還不將我衣衫還來!」「天下有誰會叫自己相公為淫賊的?」對方調笑的出聲。
這聲音?她的心不禁蕩漾。「文罕絶。」

他現身了。「娘子,別老是連名帶姓叫自己的相公,這顯得不親昵。」
他漾開令人心跳的笑容。
她楞傻得不知如何介面。「你……」
「怎麼,才幾日不見,一見我便高興得說不出話來?」他取笑。
她眨眨眼這才清醒。「你來做什麼?」「當然是來探望娘子。」
他走近她,輕輕的把玩裹住她一身玲瓏有致身材的布巾。
她不自在的拉緊布巾。
布巾下她全身赤裸,挑起他的陣陣慾火。「娘子,可有想念為夫的我?」她全身燥熱,布巾外露出的白拉膀子此刻成了誘人的牡丹紅。「你是專程來找我的?」「我是專程來追捕逃妻的。」
他炯炯的眼神跳動著簇簇怒火。時尚書屋
「追捕逃妻?你是來追捕我的?」她心頭一驚,胸口心跳有如擂鼓。
「當然,倘若沒記錯,我就只有你這麼一個名媒正娶的娘子。」
「你……」
他不是該和眉眉……「我已不是你的娘子,而是你的棄妃。」
她心痛的說。
「棄妃!誰對你這麼說的?是眉眉對不對?」他暴跳如雷。
她不敢看他。「她沒有說錯。」
她嘆道。
「錯,錯得離譜!」他怒而駁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錯?」「語兒,你是我摯愛的妃子,永遠也不可能成為棄妃。」
他說。
她的眼神登時為之一亮。「方纔的那句話你可否再說一遍?」是否是她聽錯了?他說她是他摯愛的妃子?摯愛的?
「哪一句?」他瞅著她問。
「就是——你!算了!你不可能這麼說的。」
她泄氣的想。
他一把將她抱人懷中,這是打他潛進她的房門一直想做的事。「怎能算了,既然不知你要聽的是哪一句,我就每一句都說,聽好了娘子,從與你在青倚樓打過照面開始,我便被你獨特的氣質吸引住了,娶了你看似被迫卻是正中下懷,讓你涉人險境几乎讓我自責擔憂得要發狂,答應讓你走是氣話,氣你對我不在乎,語兒,我在女人堆裡打滾多年,從沒吃過敗仗,但這回我卻教你俘虜了。我的愛妃,你的不告而別傷透了我的心,這趟來便是要追捕回我的愛妃的。」
他捧住她驚喜愕然的臉龐。時尚書屋
「語兒,原諒我這遲來的誓言,畢竟我沒有愛過人的經驗。」
他真摯的說。
她激動莫名,濡濕的淚水滾滾而下。「你說的全是真的?」「倘若有半句虛假願遭雷擊。」
他立下重誓。
他才語落,門外竟不合作的響起通天雷聲。
他尷尬的臉都快教這聲雷響給劈黑了,再斜眼瞧見丁語也是瞬間白了臉蛋,他心裡大罵老天真會壞事。「呃,方纔的雷響與我沒有關係,八成是你隔壁住有負心漢……」
他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嗯哼,隔壁的負心漢?」她斜睨著他,不客氣的推開他的懷抱。「我瞧那負心漢是指你吧?」她氣惱極了。他花言巧語存心戲弄就連老天爺都不幫他。該死的臭男人,他乾脆讓雷劈死算了。時尚書屋
「語兒,我說的全是肺腑之言,半句不假。」
原本想加上「天地為鑒」這句話,急忙煞住不敢講了。
「鬼才信你!」她不屑的朝他伸出手。「還來。」
「要我還你什麼?」「衣衫,別說那個淫賊不是你。」
她嗤之以鼻。時尚書屋
「喔,相公看娘子洗澡天經地義,有什麼不對?」事實上語兒的身材還真瞧得他血脈憤張,差點剋制不住就要如惡虎撲羊般撲了上去。
「你,你真是死性不改。」
她氣結。
他重新摟緊地不讓她脫離他的懷抱。「語兒,相信我,我真的愛你。」
他臉上無一絲笑意,有的只是無庸置疑的真誠。
她真的被他震懾住了。「你愛我?」她獃獃的問。
他頷首。「愛,非常愛!」她先是一震,接著便撲倒在他懷裡再也忍不住的泣不成聲。
他無限愛憐的撫著她的發。「唉!」聽見他的嘆氣聲,她滿面淚痕的仰起頭來。「為什麼嘆氣?」他嬌寵心疼的為她輕拭淚滴。「我嘆氣是怪自己沒能早日讓你明白我的心意,平白讓咱們兜了一圈,活受罪。」
她笑出聲。「是啊,都是你讓我活受罪了。」
她嬌嗔。
「你不也讓我受罪不少。」
他輕點她的鼻尖。為了她真讓他疲於奔命,還得假冒竊賊引她注意。
「哼!你受什麼罪?娶了我之後,還不是酒照喝、美人照抱。」
她同他算起舊帳來了。「冤枉啊,我會這麼做全都要怪皇上,是他老派任務給我,我才不得不常常涉足那些場所,以獲取情報。」
他將罪過全推至皇上的頭上去了。時尚書屋
她瞅了他一眼。「哼!」「好了,我知道了,我的好娘子就別同我計較了,隨我回王府吧!」「回王府,可是我已教王爺王妃他們趕出來了。」
她遲疑的說。
他皺眉。「這是眉眉說的?」「難道他們沒有?」她吃驚。眉眉為了逼她走竟然騙她?
「此番出城追妻,爹和娘還對我下最後通牒,倘若尋不回你,要我也甭回去見他們了。」
她感動得又想哭了。「他們真疼我。」
她自幼只有師父沒有爹娘,這會兒有了他的爹娘,她再無遺憾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