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浪蕩小王爺 第 6 頁


氣怒。如果睡在她身旁的不是他,那會有什麼後果?對於她的大意,他忍不住想將她搖醒痛斥一頓。但端詳過她的睡顏後隨即又露出笑容,還是等她睡醒吧! 他靜靜的、輕輕的擁著她人睡。 她這一睡竟睡去了兩天一夜。他也沒吵醒她,只
作者:待考 / 頁數:(6 / 43)

第2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真是氣人,轉眼就不見了,這下可好,要上哪兒去找人?」丁語苦惱的跺腳。師父三個月的期限轉眼已經過了兩個月,要不是先前太有自信一路由四川玩到京城,浪費了不少時間,她此刻也不用這麼緊張。剩下一個月的時間,若是逮捕不到人,師父該不會真的狠心要與她斷絶師徒關係吧?她急得坐立不安。
煩透了。「哎呀!不管了,先回客棧睡一覺再說。」
她只要有煩惱便以睡覺打發,人家是一醉解千愁,她是一覺了無痕?
她懊惱的回到客棧,一進房啥事也不管倒頭便呼呼大睡,根本沒注意到身旁竟還躺一個人正敞開雙臂擁著她遁入夢鄉。
一雙炯炯有神的黑眸瞧著她一眨也不眨。
她睡得香甜,完全沒有警覺,他不禁蹙著眉,顯得氣怒。如果睡在她身旁的不是他,那會有什麼後果?對於她的大意,他忍不住想將她搖醒痛斥一頓。但端詳過她的睡顏後隨即又露出笑容,還是等她睡醒吧!
他靜靜的、輕輕的擁著她人睡。
她這一睡竟睡去了兩天一夜。他也沒吵醒她,只是對她的睡功大為驚嘆。
這期間他由她的房裡進進出出辦了不少事,她始終未察覺,他不可思議的開始考慮要不要叫醒她了?
正當他在猶豫時,她終於睜開眼睛,伸了個大懶腰。「嗯——」她舒服的出聲。
這一覺睡得真是舒暢,最近壓力太大,好久沒這麼好睡了。她滿足的搔搔頭,扭扭頸子,覺得肚子餓得緊。「不知現在是什麼時辰了?」她向來一睡就是天昏地暗的毫無時間觀念。
「現在已是午時。」
「難怪我覺得肚子餓啊!」她的房裡怎麼會有人?她反應慢半拍的尖叫。
他捂著耳朵。「你起床都習慣這麼吊嗓子的嗎?」「文罕絶!」她叫得更大聲。竟是他!她馬上跳下床,慌亂的房裡亂搜亂翻。
「你是在找這個嗎?」他轉著她的劍在她面前晃呀晃的。
只要他一出現她便醜態百出。她惱羞的奪回劍,立刻將劍指著他。「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想不到他竟自己送上門來,這下得來全不費功夫。時尚書屋
他笑笑,走向桌前,上頭有一桌子的菜,他逕自坐下為自己倒了杯酒吃喝了起來。「別動刀,睡了這麼久上,這會兒該動的是筷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她的臉一陣青綠。「你怎麼知道我睡了多久?」她大為吃驚懷疑的問。時尚書屋
他還沒答腔,門上便有了聲響。「文公子,小的給您送熱水來了。」
小二敲著門說。
「進來吧。」
文罕絶應門。
小二推了門進來,看到丁語立即高興的說:「文夫人,您可睡醒了,這一覺還睡得真久,您相公不急倒急壞了我們這群小伙計了。」
「相公?文夫人?這怎麼回事?」她是不是聽錯了?
「夫人,您是不是睡傻了呀?連自己是誰都搞不清楚了?」小二擔心的看著她。
她更覺得莫名其妙了。「誰告訴你我是文夫人的?」她吃驚的問。
「這還用人說,文公子這兩日在您房裡進進出出的,晚上你們兩人還同睡一床,不是夫妻是什麼?」小二說到一半突然像想通了什麼似的,盯著他們的神情轉為曖昧的笑個不停。「我知道了,你們是私奔是不是?」他一副瞭解的表情。
她簡直窘斃了。「你在胡說些什麼?我和他——你方纔說了什麼?他這兩日都睡在我房裡?」她大驚失色。
小二這才覺得怪異,難道他誤會了,他們不是夫妻也不是情侶?那他們這情形是怎麼回事?小二敲著頭殻想不通。
「小二,我和我娘子有些口角,你也知道的,女人總是難纏得很。」
文罕絶擺擺手顯得無可奈何。
「難怪我一進門就見您娘子朝您舉劍相向。」
小二總算明白了。「說實在的,這位小娘子,夫妻吵架也是難免,您又何必當真?算起您這個相公真是不錯了,長得一表人才,對您又體貼,讓您一覺睡個飽也不忍心叫醒,這種相公上哪兒找呀?」他勸起她來。
她氣急。「你再多說一個字,小心我將你的嘴縫上!」小二嚇了一跳。「文公子,您如此斯文有禮,想不到娶的娘子竟這麼凶悍?」他可憐起文公子竟娶了個惡婆娘。
「還敢再說,看我不宰了你才怪!」她氣得要殺人。
小二被她凶神惡煞的樣子嚇得趕忙躲到文罕絶身後。「文公子,救命啊!您娘子瘋了想殺人。」
他大叫。
「你先出去,我娘子我會應付的。」
文罕絶將小二推出房門,免得他更激怒了丁語這小悍婦。
小二看了丁語橫眉豎眼的模樣,同情的朝文罕絶說:「你要小心啊!真是可憐喔!」這位公子一定是上輩子沒燒香,才會娶妻如此。
丁語氣得衝了上去,小二見狀連忙閃人。「文公子,您保重了。」
他溜得比耗子還快。
丁語急著要追出去,文罕絶攔著她。「饒了人家吧!」「你還敢說,等我封了他的嘴再回來找你算帳。」
她若不去封了那小二的嘴,不消一日,她的名譽就全毀了。
「得了,他又沒說錯什麼,難道你要追出去朝著他大喊:「姓文的不是我相公,他半夜睡我床上是方便為我蓋被子。‘」他調笑戲謔。
「你——」她氣得直髮抖。「你說!你在我房裡待了多久?都做了些什麼?」她這才慌忙的檢查身上的衣衫是否完好。
他曖昧的朝她看了一眼。「你說呢?」她紅了臉。「我殺了你!」她將劍直接刺向他。
他輕鬆的格開。「難不成你要謀殺親夫?」她更是氣惱。「你這無賴!」舉劍又衝向他。
他輕彈手指就將她的劍震斷,順手再點了她的穴道,讓她成了木頭美人動不了,一把將她擁人臂彎中。「我的小娘子,你的起床氣還真不是普通大。」
他逗著她鼓起的腮幫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