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浪蕩小王爺 第 7 頁


說是你想做什麼?誰要你來逮捕我?」慵懶中有著一股教人不可忽視的力量。 她暗自心驚。「你當強盜又勾結不法分子,誰都可以逮捕你。」他狂笑。"我明白了,但你自認拿得下我嗎?一他瞧著此刻癱在懷裡的人,提醒著她是自不量力。
作者:待考 / 頁數:(7 / 43)

全身動彈不得的她又氣又急。「快放了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你這會兒活像個潑婦,放了你豈不叫你再來謀殺親夫?」他換個姿勢讓她坐在他腿上,好方便讓他抱得更順手。
她受制於人,不得不冷靜下來。「你不是逃了,怎麼又回頭來找我?」「我想你想得緊啊,當然模回來找你羅。」
他仍一副調情的樣子。
她讓他搞得想破口大罵,但還是忍了下來。「你難道不能說些正經話?」她橫了他一眼。
「我是在說正經話啊?」他漫不經心的把玩著她的髮絲。
她直想尖叫的扯回自己的長髮,只可惜她動不了,只能任他把玩個夠。「你究竟想做什麼?」她對他的行為愈來愈覺得迷惑。
他露出慵懶的笑容。「應該說是你想做什麼?誰要你來逮捕我?」慵懶中有著一股教人不可忽視的力量。
她暗自心驚。「你當強盜又勾結不法分子,誰都可以逮捕你。」
他狂笑。"我明白了,但你自認拿得下我嗎?一他瞧著此刻癱在懷裡的人,提醒著她是自不量力。時尚書屋
她羞憤難當。「只要你解開我的穴道,我一定能拿下你。」
明知不是他的對手,但起碼先讓自己脫身再說。
「好大的口氣。」
他搖頭。
「我瞧你分明是怕了我。」
她嘗試用激將法。
他差點沒笑岔了氣。「對,我就是怕你,不敢放你。」
這招對他來講是無效的。
她氣炸了。「難不成你要這樣抱著我一輩子?」「那倒好,美人在懷有什麼不好?」他在她的臉上挑情的摸了一把。
她發誓一定要宰了他。這下流的急色鬼!
「不過這會兒我恐怕不能如願了。」
他突然不悅的皺眉說。「你的仇人找上門了,算算少說也有十個人,這陣容不小喔!」「我會有什麼仇人?」她覺得奇怪。
「你忘了在青倚樓撂下什麼話?」他提醒她。
「是那個王八蛋!」她這才想起。她說過姓李的要是不服氣可以來找她,她怎麼會忘了這檔子事。
他頷首。「沒錯,就是他。沒時間了,你得小心點,受傷了我會心疼的。」
「你少來了,會心疼為什麼不幫我?」她嗤之以鼻。時尚書屋
此人就會油腔滑調。
「這種聚眾茲事的事我向來不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對,你都是獨自幹上偷拐搶騙的大案。」
她譏諷。
「事實上,你說對了。」
他也不否認。
「——」「他們來了,留點精力對付他們吧!」他笑著在門被撞開前解開了她的穴道。
「臭丫頭,敢對我撂下狠話,老子這會兒找上門了,看你往哪兒跑。」
李大爺一沖進來就先叫囂一頓示威。
丁語數著團團圍住她的人頭,吹了一聲口哨。「姓文的,你真不是蓋的,恰好十個,一個不少。」
她對文罕絶不得不佩服。他的耳力太靈敏了。時尚書屋
文罕絶靜坐一旁,微笑觀看。
「臭丫頭,知道害怕了吧!敢惹上我李大爺的沒一個好下場。」
她不屑的冷哼。「我本來不想與你計較,既然你不知死活的找上門來我也沒辦法。」
「死到臨頭你還死鴨子嘴硬。」
李大爺一揮手,其他人立即攻向她。她一一閃過還迎刃有餘。「烏合之眾,全是飯桶。」
她一面打一面譏笑他們。時尚書屋
李大爺惱羞成怒。「你們果真是飯桶,居然連一個女人都奈何不了。」
其他的人被他這麼一激,登時惱紅了眼,所有人一古腦的撲向了語,企圖以人海戰術讓她措手不及。
面對這麼多人一湧而上,丁語一時之間手忙腳亂,一個不注意便教人擊了一拳。
李大爺得意極了。「今天你是死定了,我看你還怎麼囂張。」
她一人難敵這麼多人齊手,只得朝文罕絶大叫:「姓文的,你打算坐著看戲見死不救嗎?」他咧嘴道:「你又不是我什麼人,我幹嘛這麼好心?」「你——」紊亂中她的手又遭人划上一刀。
文罕絶震了一下,不過隨即又恢復自若的神情。「這樣好了,你只要當著所有人的面叫我一聲相公,我便出手救下我的娘子。」
他與她談條件。
她氣結。「你作夢!」她已經被一群人逼到牆角,身手愈來愈施展不開。
「你別逞強了,一聲相公可抵一條命,划算得很。」
他落井下石的說。
「要我叫你一聲相公死都別想。」
她啐道。
「真是不知好歹,也不想想多少姑娘想叫我一聲相公我都不肯,你居然拿喬。」
他坐著搖頭。
「不幫忙就算了,不勉強!」她獨自吃力的應戰。
「真是倔強,好吧,我讓一步,你只要承認是我文罕絶的娘子,我就幫你解危。」
他蹺著腿優閒的看著她面對十雙手打得嬌喘不斷。
她氣得乾脆將所有人引到他身邊,以他做擋箭牌開打。「這下你想只動口不動手也不成了。」
她得意的以他的身子擋了李大爺劈來的一刀。
他被她夾在身前連閃了好幾拳。「想不到你竟用這招。」
他不得不出手格開拳頭與猛砍殺而來的刀劍。
她得意的靠著他擋去了不少攻勢,躲在他身後真是受用。
他索性將她拉到前頭,藉力在她的手腳上一一使勁打退圍上來的人,眾人登時是被打得七葷八素。
「算你欠我一回。」
文罕絶說。
她笑得如銀鈴。「你這會兒是自救,可不關我的事。」
「那好吧。」
他一個飛身跳出打斗的中心。時尚書屋
「剩下的幾個你自己解決吧,」「哼!誰稀罕你。」
她瞧十個人已經倒了六、七個,剩下的這幾個她可不放在眼裡。兩三下就將他們打得落花流水。
他拍手。「恭喜你大獲全勝。」
他嘲諷多於讚美。
「你們給我記住,我還會回來的。」
李大爺斷了條腿,見帶來的人全逃,自己在逃命前不甘心的鬼吼一番。
她鄙夷的朝他露出拳頭。他立刻嚇得屁滾尿流,瘸著斷腿趕快爬著離開。
「小癟三!」她朝拳頭呼呼氣,不屑得很。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