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8 頁


看穿她的把戲,在她出手前先制住了她。「你還是不放棄?」她氣得只能怒視他。「可惡!既然你不肯跟我走,那還回頭找我做什麼?」她氣沖沖的問。 「我說過我——」「想我想得緊!」她替他介面打斷他。「我拜託你說點正經的行不行?」
作者:待考 / 頁數:(8 / 0)

[人全給打跑了,你可以坐下來吃頓飯了。"文罕絶已坐上椅子,雖然一桌子菜因一場大戰而零亂散落,但他端坐飲酒好像方纔沒打鬥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走向他。「他們走了,接下來輪到你了。」
「這麼絶情?馬上就翻臉。」
他似笑非笑的睨著她。時尚書屋
「話可不是這麼說,你是賊我是官,道不同,抓你是理所當然也是遲早的事。」
她露出不懷好意的笑靨。
「女人總是頑固得看不清楚事實。」
他無奈的搖著頭。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她不快的問。
「你老是忘了自己的能耐,唉!」他一副覺得她很蠢的樣子。
「你——」「看清事實吧,你要抓我是比登天還難。」
她哼聲。這點他說的沒錯,她決定改變策略。「那你是不可能跟我走羅?」她一步步小心走向他,打算來個突擊。時尚書屋
他只瞄一眼就看穿她的把戲,在她出手前先制住了她。「你還是不放棄?」她氣得只能怒視他。「可惡!既然你不肯跟我走,那還回頭找我做什麼?」她氣沖沖的問。
「我說過我——」「想我想得緊!」她替他介面打斷他。「我拜託你說點正經的行不行?」她氣惱。
他聳肩。「不相信就算了。」
他一臉無所謂。
她簡直拿他沒辦法。「你是存心來逗弄我的!」「怎會是逗弄,你顯然是誤會了我的誠意。」
他裝得心受傷了。
「誤會?」她有些迷糊了。「什麼誤會?」「我是怕你逮捕不到我回去交不了差,特地來替你解決困境的。」
「替我解決困境?你又不肯跟我走,怎麼解決?」他就會打高空。
「要我跟你走也成,不過有一個條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什麼條件?」她謹慎的問。以目前她對他的瞭解,他不可能這麼好心的幫她。
他露齒而笑。「我要你當我娘子一個月。」
「什麼?你是不是說錯了?」她當真錯愕。
「沒說錯,我要你陪伴我一個月。」
她怒氣衝天。「你在說什麼渾話?你當我是青倚樓的姑娘?」敢情他當她是妓女還是臨時娘子?一個月,嗟!虧他說得出口。
「願不願意在於你,我不勉強,不過你回去恐怕沒法子交差了。」
他同情的看著她。
「你——」她氣得咬牙切齒。「好,我問你,倘若我答應當你的娘子一個月,你真的會跟我走,絶不黃牛?」「這是自然。」
他頷首。
「自然個鬼,你向來說話不算話,萬一反侮我也沒辦法。」
「你學精明了,但我能給的只有承諾,承諾以外的我拿不出來,可話又說回來,除了信任我之外,你還有什麼法子能讓我乖乖就擒?」他看準了她別無他法。
真是可惡至極!當真把她看得扁扁的,而最教她可恨的是他說的沒錯,除非他願意伏首,否則她根本奈何不了他。
唉,真氣人!她不得不妥協。「好吧,就算我信你一回,這一個月你要我做些什麼?」她不免擔心的瞄了一眼床。他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這娘子的身分又這般曖昧,他若想……嗯……思緒轉到這上頭,她登時酡紅滿面。
他見她這模樣,猜準了她的心思,興起逗弄她的念頭。「做的不多,最重要的是……」
他有意無意的瞄了她一眼,再以極為曖昧的眼神飄向床褥。
「你這無賴,我不幹!」她立即紅著臉撇過頭。他果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暗笑得岔氣。「我說了什麼惹得你不幹?」他有意讓她暴跳如雷。
她氣得想掐死他那一臉該死的嘲弄。
見她已是吹鬍子瞪眼七竅生煙了,他只好忍笑乾咳兩聲的開口解釋道:「最重要的是——每天早晨要幫我鋪床。」
「鋪床!」她怪叫。
「怎麼?難道你想當然啦,只要你想我是不會反對的。」
「你住口!想都別想。」
她給他氣得面紅耳赤。
他揚揚眉。「嗯哼。」
他應了一聲,表情像是在告訴她:咱們走著瞧。
「我勸你最好收起你那一腦子的污穢,若想動我一根汗毛那是作夢!」她太不放心他了,他是一個危險分子。
「好吧,就當是作夢好了,作作夢應該不犯法吧?」他笑得不懷好意。
她跳腳。「隨你!只要不妨礙我就成了。」
她由牙縫裡擠出。
他開始老實不客氣的在她身子由上而下、由左而右鉅細靡遺巡視一番。
「你在做什麼?」她吃驚的急忙以手遮住身子。他的眼光活像是在剝她的衣衫似的。這個色情狂!
他覺得無辜。「是你允許我想的,我自認沒有妨礙到你啊!」她氣得眉毛都快燒起來。他是故意的,故意要看她的糗態,她偏不上他的當。乾脆大方的放下手讓他看個夠,就不信光這樣看他就能剝得了她的一顆扣子。時尚書屋
「你在考驗我的耐力?」他目光轉為深邃難解。
她自嗚得意的含笑,但接著她笑不出來了,因為她的上襟鈕扣突然冒出煙火燒了起來。她大驚。
趕在第2顆鈕扣燒起來前她急忙大叫:「你住手,不,你住眼!」他太可怕了,一定不是人,這神功到了不可臆測的地步。
「這是在警告你別輕易挑釁我。」
她呼了口氣,決定聽從他的警告。這種人還是少惹為妙,她定定神才說:「你真的只要我為你早晨鋪床這麼簡單?」她小心的問。若真的只是這樣,他乾脆請個女仆不就得了,何必大費周章弄個臨時娘子在身邊?這事有點古怪。時尚書屋
「其實當我的娘子日子好過得很,你只要逢人說是我文罕絶的娘子便成了,其餘的啥事也不用你動一根手指,安心當個少奶奶。」
「天下有這等好事?等等,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她愈來愈覺得有問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