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浪蕩小王爺 第 9 頁


子。他輕笑。「當我娘子這麼令你難以忍受?」「沒錯!」她的口吻不屑極了。 「這還是前所未聞哩!」他啼笑皆非。想不到竟有人會這麼厭惡當他文罕絶的娘子?他搖頭的吹了聲口哨。 「我算是答應你的條件了,這一個月我會照你
作者:待考 / 頁數:(9 / 43)

「這你就不用過問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若不是跟我有關,我才懶得問,我不懂,你為什麼需要一位臨時假娘子?目的是什麼?又為什麼找上我?」他眼中閃過讚許。「你比我想像的要聰明。」
他撫搓著自己的下顎。時尚書屋
「你問的問題我只能勉強回答其中一項,我覺得你適合這個角色。」
「什麼意思?」她一頭霧水,什麼叫做「適合這個角色」
「當我的娘子是不用煩惱這麼多的。」
他舒適的蹺著二郎腿。
「你是在提醒我當你的娘子不需要用到腦袋?」她譏諷的問。
而他竟然點頭。
她氣壞了。「你不要忘了,我只是你暫時的娘子,可不是白痴。」
她氣憤的說。
「所以說羅,你就更不需要過問這麼多了,畢竟你只是暫時的。」
「哼!有道理,還好不是真的,否則我得當一輩子的白痴。」
她嗤之以鼻。將來誰若不幸真嫁給他,鐵定要倒楣一輩子。時尚書屋
他輕笑。「當我娘子這麼令你難以忍受?」「沒錯!」她的口吻不屑極了。
「這還是前所未聞哩!」他啼笑皆非。想不到竟有人會這麼厭惡當他文罕絶的娘子?他搖頭的吹了聲口哨。
「我算是答應你的條件了,這一個月我會照你的話做,但一個月後我希望你能遵守承諾。」
「當然。」
他聳聳肩。
她皺眉。「我覺得這不尋常,一個月後你當真會履行諾言?難道你不怕坐牢?」他斜睨她。[小小一間牢房,你想關得住我嗎?"他冷哼。
「原來你還想越獄?」她驚叫。
「這是當然,我會答應你進大牢晃蕩一圈,是彼此互蒙其利的交換條件,而你只要交得了差,往後的事就不關你的事了,不是嗎?」她托腮的想著。師父三個月的期限轉眼即到,況且出發前她已對師父說了大話,這會兒若逮不住他回去怎麼有臉面對師父?
「就這麼說定了。」
她答允這項交易。
「這對你沒什麼損失,你當然要欣然答應了。」
他撇嘴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你這話也不對,對你而言也沒有損失,相反的,還幸運到得一美嬌娘相伴一個月呢。」
「美嬌娘相伴這點我倒同意,但其他的損失可大了。」
「你會有什麼損失?」得了便宜還賣乖。
「雖然小小一間牢房奈何不了我,但堂堂聞人文罕絶被人關進大牢,對我無瑕的名譽仍是損傷嚴重。」
「我明白了。」
頂著大盜的名號也能算是無瑕的名譽?她掩嘴偷笑。
他同樣的也笑開了,也許這一個月將會很有趣。瞧著她的笑顏,他竟全身一緊的起了一陣騷動,這讓他惱得不住甩頭低咒連連。
她驚異的看著他。他怎麼了?

第3章

「這是什麼地方?」丁語張著嘴,瞧著這大得令人咋舌的豪宅。她與文罕絶條件講定後他便帶她來此。
「我家。」
文罕絶簡單的回答。
「你家?嘖嘖!看來當大盜要比當捕快日子好過多了,也許我該考慮一下改行了。」
她搖頭的看著這美輪美奐的大宅第。
「也不用改行了,你現在是大盜的娘子,不也等於賊婆娘一個。」
他取笑。
她笑得開懷。「這倒也是。」
一想到自己一日之間竟由官家捕快降格為大盜婆娘,她就覺得這事好笑得緊。
「以後這就是你的家了,要什麼別客氣。」
他咧嘴說。瞧著她無拘的笑靨,他頓感枰然心動口「這不用你交代,我是不會同你客氣的,不是嗎,相公?」她好笑的睨他。
「娘子,你說的對極了。」
他也藉機親昵的要摟向她的香肩。
她精明的將膀子一縮。「相公,記得你的手,別擺錯了地方,一個不小心會斷的。」
馬上皮笑肉不笑的警告。
他也笑了,假意的回她說:「謝謝娘子的提醒,不過還好,到目前為止它還沒斷。」
「我是擔心你若不小心,離它斷的時候恐怕不遠了。」
她咬緊牙關的說。
「娘子真是賢慧,這麼關心我?」他覺得與她鬥嘴是挺有趣的消遺。
「哼!」她不想與他多抬杠,甩下他逕自進屋去。
她開始仔細的打量這屋裡雅緻的擺設。
「大膽女子!是誰允許你擅自闖進來的?」一名打扮像是家仆的中年男子朝她大喝。
她嚇了一跳,不悅的拍拍胸口,道:「這麼大聲想嚇死人啊!」「你可知這是什麼地方?由不得你亂闖的。」
那人說。
「我偏要胡闖,你能怎麼樣?」她手擦著腰,存心與他過不去。
「哪來這麼刁蠻的丫頭,我非轟你出去不可。」
他捲起袖子打算好好教訓她,手還沒碰到她的衣袖就傳來文罕絶的聲音。
「小三,住手。」
小三見是文罕絶,十分高興。「小王爺,您回來了。」
[小王爺?"丁語訝異道。時尚書屋
難不成文罕絶除了大盜的身分外,還另有名號?而且身分還是個小王爺?她推敲著:大盜?小王爺?兩者身分懸殊,這似乎有些荒謬,不太可能。
「你又犯了多問的毛病,別忘了你的角色。」
他不打算正面回答她,只是暗中向小三使了個眼色,小三是這兒唯一知道他真實身分的人。
她翻白眼。「是啊,我真是沒記性,老忘了女人一旦嫁了,夫即是天。」
橫豎他只要為期一個月的白痴娘子,那她就給他一個,只要一個月後他肯遵守承諾隨她回去交差便成了,其他的事她也沒興趣知道。
「小——少爺,您成親啦?」小三改口,驚奇的看著丁語。
「沒錯,她是我的娘子,以後就是這兒的女主人了。」
文罕絶笑著介紹。小三張大嘴巴不敢置信。小王爺竟帶一位新娘回來?
丁語皺著眉。「你幹嘛露出這麼吃驚的表情?你家主子一向風流,帶個女人回府有什麼大不了的。」
她認為事情該是這樣才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