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爸爸媽媽不要說離婚 第 10 頁


身被罩在烏雲密佈的痛苦中,父親不時用乾瘦的手搔着那滿頭已叫人難受的亂髮,那雙充滿疑惑的眼經常帶著被追獵的兔子般驚悸地睨視着謝珊珊,彷彿她有三頭六臂,一朝一夕之間就把自己辛辛苦苦撫養了十幾年的兒子給搶走了,而做父母的,雖然
作者:張秀娟 / 頁數:(10 / 56)

任老師發現她喜歡用短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你知道現在他在哪裡嗎?」
「不知道。放學時就知道。」
謝珊珊的眼睛又像一對小魚了。
「老師請你幫個忙,幫忙把關明亮同學找到,好不好?」
「哦。」
謝珊珊無所謂地應了一聲。
「你先回去上課,放學後上辦公室來,我們等你,可以嗎?」任老師客氣地說。
謝珊珊目無表情地走了。
在等待的過程中,任老師設法用閒聊分散兩位家長的焦慮,從而也瞭解到關明亮的大致情況,他的性格比較內向,一直是連跟女孩子說話都不敢的,但不知怎麼現在就像變了個人,行為如此出格,或許是壓抑得厲害爆發起來也厲害吧。
放學了,兩位家長迫不及待地催促道:「走吧。」

不料給謝珊珊攔住了,說:「剛放學,人多。等等。」

於是,六個人相對坐著,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兩位家長渾身被罩在烏雲密佈的痛苦中,父親不時用乾瘦的手搔着那滿頭已叫人難受的亂髮,那雙充滿疑惑的眼經常帶著被追獵的兔子般驚悸地睨視着謝珊珊,彷彿她有三頭六臂,一朝一夕之間就把自己辛辛苦苦撫養了十幾年的兒子給搶走了,而做父母的,雖然跟兒子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十幾年,但可悲的是,還是揣摩不透這寶貝兒子究竟想些什麼,書也不好好讀,被女孩子迷了心竅。
做母親的伸過一隻微微顫抖着的手,想放在謝珊珊的膝蓋上請求她幫忙。
9、謝珊珊拋棄男朋友(2)
謝珊珊像被蟲子蜇了一下,趕緊站了起來,眼角閃現一抹複雜的神色,急急地說:「走啦。」

校門口裡人影稀疏。太陽很猛,逼射得關明亮父親頭上的白髮泛着可憐的白光。
「你們先在傳達室等。」
謝珊珊說。
剩下謝珊珊和朱婷婷頂着毒辣辣的陽光站在直冒熱氣的水泥地板上。
「真慘,今天沒擦防曬油,會長雀斑的。」
謝珊珊把書包頂在頭上,說。
「長了找關明亮算帳。」
朱婷婷說。
「哼,怎麼算?他家不是有錢人,還個個都那麼可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關明亮出現了,衣服一處灰一處黃,整個人顯得丟魂落魄。
「珊珊,今天等我呀。」
關明亮滿臉虔誠地說,「想去哪裡吃飯呢?」
這時,關明亮的父母已經按捺不住,閃了出來,跟着兩位老師也出來了,關明亮眼裡閃現一絲驚恐,撒腿就跑。大家可沒想到他有這一招,母親聲嘶力竭地喊了起來:「亮仔,別跑。」
父親撒腿就追趕,可哪追趕得上此刻像猴子般快捷的兒子。就是任老師一時半會也追不上他。時尚書屋
「關明亮,你如果再跑,我們就絶交!」謝珊珊大聲喊,這殺手鐧靈得很,關明亮慢慢停下了,被激動的父親緊緊抓住,氣喘吁吁的父親那滿頭雜色的頭髮可憐地顫慄着。
「關明亮,你是白痴。老師,我們走啦。」
謝珊珊大聲喊道,然後跟老師揮揮手,揚長而去。
「任翼,你這個謝珊珊真不簡單呀。」
葉老師望着謝珊珊的背影對任老師說。
任老師點點頭,目光浸滿憂慮。
10、我討厭別人搶我的東西(1)
下午,任老師去了趟教務處,翻出了班級學生檔案。在謝珊珊那一欄,找到了這些信息:父親:謝鴻發,經商;母親:佘麗美,家庭煮婦;地址:空白;電話:空白。
任老師又找陶敏瞭解謝珊珊情況。
陶敏說班上的人都不太瞭解謝珊珊,因為她是上個學期才轉學過來的,平時她也不喜歡跟班上的同學玩,跟她玩得最好的是隔壁班的朱婷婷。
任老師又詢問班級情況。
陶敏興奮地說:「老師,真神奇,開了家長會後許多同學都好積極呀,爭着拿問題問藍潔。噢,不過,藍潔有個怪習慣,一有空就拿着一隻飾有毛澤東頭像的鋼筆在手裡轉來轉去,一天到晚似乎沒停過。」

「是嗎?」任老師說,「或許這支筆對她有特殊的意義?」
放學後,謝珊珊再次被任老師叫到辦公室。
「我跟關明亮已經一刀兩斷啦。」
謝珊珊用硬生生的口氣說。
任老師推了一把椅子給謝珊珊,說:「老師想跟你聊一聊。」

謝珊珊表情漠然地坐下了。
「上個星期五開家長會,你的家長沒有出席,老師想瞭解一下情況。」

謝珊珊說:「我爸爸明天下午可以來學校。」
但是,謝珊珊的口吻明顯拒人千里之外。
「好。老師等着。」
任老師說,心想:「先從她家長那裡瞭解情況,再對症下藥。」

第2天早讀課下課後,任老師回辦公室,老遠就見到一位身材瘦小的男人在辦公室外踱來踱去。
任老師笑容可掬地問:「你好,你是……」

那個男人用帶著湘味的普通話說:「我是謝珊珊的家長,我姓謝。」

「謝珊珊的爸爸不姓謝,那還姓什麼?這個家長也夠糊塗的了。」
任老師心裡啞然失笑。
謝珊珊的爸爸坐在任老師對面,無意識地把椅子往後拉了拉,看來他跟任老師有心理距離,心理距離決定了空間距離。
「謝珊珊……」

任老師剛開口,謝珊珊的爸爸就自打嘴巴般自責道:「這孩子不懂事,老師,要打要罵全由你,我什麼意見都沒有。」

「噢……」
任老師一下子覺得語塞,他停頓了一下,問道:「謝珊珊在家裡的表現怎麼樣?」
「懶,整天顧着看電視看漫畫,總是說沒作業。」

「你孩子拍拖你知不知道?」
「啊?她拍拖?不知道。老師,你幫我好好管管她,你幫我說說她,拍施只有害處沒有好處,你要幫我制止她呀。要打要罵全由你。」

「噢……」
任老師再次覺得語塞,有這樣的家長,把所有的責任都給學校扛。
「我想具體瞭解你孩子的成長環境。」
任老師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