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爸爸媽媽不要說離婚 第 24 頁


場,跳得飛快。 「怎麼啦!!!」唐煒感到一絲害怕,「我這個跟郭劍鋒的頭暈是不是一回事?」 唐煒慌里慌張地望了一眼像希臘美少女般的的藍潔,情緒有些不受控制。有種美妙的感覺傳遍了全身——那是自己長這麼大第1次出現的感
作者:張秀娟 / 頁數:(24 / 56)

郭劍鋒把眼睛瞪得像銅鈴,恨恨地小聲說:「我一個人敢去還要叫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唉,沒用的孩子!」唐煒戲笑說,「捨命陪『小人』吧。」
跟郭劍鋒來到藍潔面前。
藍潔坐在石頭上休息,臉上熱汗淋漓,紅撲撲的。
郭劍鋒站在她面前,緊張地抹着臉上的汗,一句話都憋不上來。
「藍潔。」
唐煒替郭劍鋒說話了,「他老人家呀,想問問你,你累不累?」
藍潔文靜又友好地把嘴巴抿成一道彎月,搖搖頭。
「太漂亮啦!」 郭劍鋒在一邊看得連口水都要掉下來了。
「他呀,想問問你,幫你背食物好嗎?」唐煒笑着指着郭劍鋒說。
這次,連藍潔都忍不住對著唐煒笑了,露出皓齒,輕柔地搖搖頭,比劉亦菲美麗百倍。
這下子,唐煒發覺可壞事啦,頭腦裡突然聽到「轟隆」一下巨響,氣流一下子堵塞,心一下子變成了跑馬場,跳得飛快。
「怎麼啦!!!」唐煒感到一絲害怕,「我這個跟郭劍鋒的頭暈是不是一回事?」
唐煒慌里慌張地望了一眼像希臘美少女般的的藍潔,情緒有些不受控制。有種美妙的感覺傳遍了全身——那是自己長這麼大第1次出現的感覺,很溫暖、很快樂,心還格登格登地狂跳。
「莫非,我喜歡上藍潔了——不可能。」
唐煒惱怒地想,「如果郭劍鋒和賴文俊知道了不笑死我才怪……我真的喜歡她嗎?」
唐煒不敢戀戰,趕緊走開,留下郭劍鋒手足無措地搓了兩下手掌也跟着臉紅耳赤地逃跑了。
十幾分鐘後,隊伍繼續攀登。唐煒的心卻再也平靜不下來了,他命令自己用意念控制,並用歌聲掩飾着。
「前面有仙果!」 唐煒大聲喊。
同學們都看到了,前面有一些野桔樹,結滿了小小的桔子,還沒有熟,但已經披上了淡淡的黃色。
唐煒快速跑過去,摘了幾顆,一嘗,那個酸呀,差點把唐煒的牙都酸掉了。
唐煒裝作很好吃的樣子,連聲說:「真甜真甜,真解渴。」
然後不懷好意地把剝好的其他幾瓣遞給賴文俊、吳語嫣,他倆一嘗,臉色大變,一下子又笑逐顏開,連連點頭稱甜,最後,連老師們都中招了,個個指着唐煒連笑帶罵,笑聲把山谷裡的小鳥嚇得唱起求救歌。
藍潔也忍不住對唐煒那高高的個子,陽光燦爛的表情,活力四射的動作多留意了幾眼。
18、「教師節」登梧桐山(3)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路的歡歌一路的笑語,同學們和着清風流水小鳥一起抒發着最舒暢的心情,和路上遇到的「驢友們」熱情地打着招呼渲泄着自己的喜悅。
任老師和幾位科任老師也融入了同學們的放鬆和肆意,變得青春,自由,快樂。
在同學們的心目中,任老師已經像朋友一樣值得信任了。
同學們還攝下了許多珍貴的鏡頭,拍下了大家相互幫助一起爬山的鏡頭,拍下了登上梧桐山之巔時大家得意忘形的模樣,特別有趣的是拍下了四位八九歲光着身子的男童在清澈見底的澗水裡戲水的鏡頭——男同學一見到他們裸着身子頓時哇哈哇哈大叫,女同學就低着頭掩着嘴跑開了……
19、老同學聚會(1)
為了使家庭氣氛能融洽些,唐煒的爸爸準備利用國慶長假好好培養三個人的感情。他和妻子一說,妻子自然是滿口應允。
唐煒回到家後又想往房間裡面躲。
爸爸滿臉喜氣地對喊住他,說:「兒子,過來,爸爸有話對你說。」

「什麼事呀?」唐煒一手拎着書包,一手垂放著,微微側着頭面無表情地問。
爸爸滿心的喜悅跑了一半,說:「不是叫你去打仗。你過來,爸爸有事情跟你商量一下。」

唐煒拖着書包拖着步子過來了,愣愣地坐在爸爸面前,很不情願地發出鼻音:「嗯?」
「究竟你是老子還是我是老子?」爸爸的悶氣又升上腦門了,他想發作,想教訓這個不識好歹的兒子,但想一想,又強忍着把氣壓了下來,說:「兒子,國慶長假,想不想玩?」
唐煒滿臉狐疑地望着和善又有耐心的爸爸,說「有得玩,誰不想?」
爸爸臉上馬上堆滿了笑,趕緊說:「那好,我們家開車出去玩,把粵東玩個夠。」

唐煒奇怪地像望着醜陋的河馬般望着爸爸,說:「我說喜歡玩,可我沒說喜歡跟你們玩呀。」

「你……」
爸爸氣得頭上冒火了,說,「你簡直不是我兒子!」
唐煒笑了,笑的很古怪,說:「可你是我的爸爸呀。沒別的事吧。沒事我回房間啦。」

「你……混蛋。」
爸爸氣得半晌才說出一句話來。
「混蛋也是你的蛋吧。」
唐煒笑得更古怪了。
「你給我滾。」
爸爸大發雷霆。
「滾就滾。謝謝!」唐煒猛地抓起書包,走進房間並發出震耳的關門聲。
唐煒的爸爸氣狠狠地拍着沙發,憤憤地說:「這樣的兒子,不要也罷。雪,別理他,我跟你出去玩算了。」

「別說氣頭上的話,」筱雪走了過來,坐在丈夫身邊說,「你做爸爸的怎麼能跟孩子計較,說話像大男孩一樣。」

「我實在是看不慣,你對他再好他也看不到。」
唐煒的爸爸望着妻子不無心痛地說。
「我都不在乎你又在乎什麼。他還是孩子,給點時間他,我相信他會理解我們的。」

「我就是在乎你才會在乎唐煒的表現,我也是因為很在乎唐煒才會在乎這個家的家庭氛圍。可這個孩子一點兒都不領情。」
唐煒的爸爸懊惱地說。
「暫時別想那麼多了,飯還是要吃的,跟我煮飯去。」
筱雪拉著丈夫往廚房走。
「嘰嘰嘰……」
唐煒爸爸的手機響了。
「喂,你是誰?」
電話裡傳來一個粗獷的聲音:「唐海濤,我是吳翔達。前兩天我聽說龍伊梅也到深圳發展了,你知道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