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爸爸媽媽不要說離婚 第 29 頁


在開心嗎?」 「你看呢?」 「我看不懂。」 「媽媽想通了,無論選擇什麼方式,生活一樣要繼續,那幹嗎不讓自己開心一些呢。兒子,你開心嗎?」 「媽,我不開心。」唐煒獃獃地望着湖面。 唐煒媽媽心疼了,姣
作者:張秀娟 / 頁數:(29 / 56)

「唐煒,一切都過去了,再假設什麼都是沒用的。我們大人的事你不用管,現在再說誰對誰錯一點用也沒有。你聽媽媽的話,在這關鍵的幾年裡,你不要跟爸爸和阿姨閙什麼矛盾,你要珍惜並利用好你目前所擁有的條件,包括爸爸提供給你的物質條件,順順利利完成你的中學階段的學業,以最優異的成績考上好的大學,進修好的專業,以後才有可能獨立。媽知道,你跟爸爸阿姨一起住難免會有疙瘩,但那些都無足輕重,只有你的健康成長才是最至關重要的,也是不容阻攔的,你在生活中一定要分清主次,明白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21、不要再說誰對誰錯(2)
「我現在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長大後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然後就跟你一起住。」
唐煒認真地說。
「長大的事長大再說,你現在能懂事、獨立、認真學習,我就開心了。」

「媽媽,說真的,你現在開心嗎?」
「你看呢?」
「我看不懂。」

「媽媽想通了,無論選擇什麼方式,生活一樣要繼續,那幹嗎不讓自己開心一些呢。兒子,你開心嗎?」
「媽,我不開心。」
唐煒獃獃地望着湖面。
唐煒媽媽心疼了,姣好的臉上出現了愁苦,勸道:「兒子,萬事不能回頭。快點長大吧。」

看到媽媽這樣,唐煒也心疼了,趕緊說:「媽,我跟你說些新鮮快樂的事,我們班的趣事可多了。我想一想,噢!我班來了個奇怪的插班生。」

「男的女的?」
「女的。」

「怎麼會奇怪?」
「她一有空就拿着鋼筆玩。」

唐煒的媽媽立即警覺地問:「兒子,你是不是喜歡上人家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唐煒連忙辯解道:「這是全班都知道的呀,我怎麼會喜歡人家呢,我還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呢,哪有空。」
口裡講得斬釘截鐵,唐煒在心裡卻甜滋滋地回味着知識競賽獲獎後的拍手,還有她燦爛的笑容。
唐煒媽媽手機忽然響起,一聽,是唐煒爸爸打來了,正在四處着急地找唐煒,聽到唐煒跟媽媽在一起,他才放心地掛了電話。
「唐煒,你這點就做得不對,你去哪裡一定要讓你爸爸或阿姨知道,免得他們擔心,知道嗎?」
「知道了。」
唐煒不想告訴媽媽,自己上午是跟爸爸在一起,聽爸爸講了那番話後才一氣之下跑掉的。
「兒子呀,你換一個角度想想,你應該是幸福的,爸爸媽媽雖然分開了,但你獲得的愛並沒有減少,甚至還增多了。」

「嗯。媽,你的魚漂動了,有魚上鈎了!」
唐煒跟媽媽快樂地過了大半天,回到家,已經是六點多,爸爸阿姨坐在客廳裡看電視,飯桌上擺着早已涼了的飯菜。唐煒忽然覺得爸爸阿姨好象也不會那麼叫人討厭。以致在吃飯的時候,唐煒首先打開了僵局,問:「爸爸,你還想開車出去玩嗎?」
爸爸夾着一根菜心懸在空中驚愕地望着唐煒。
唐煒很尷尬地笑了一下,慢慢地說:「我有點想出去。」

爸爸和阿姨驚訝地對視了一下,似乎怕唐煒後悔似的,爸爸趕緊說:「好啊。」
連嚼都不嚼就把那那根菜心吞下去了。
22、哪個少年不鍾情(1)
漫長的國慶假期終於過去了——同學們的心理總是很矛盾,上學的時候渴望放假,放假的時候又盼望上學。
10月8日早上,唐煒早早就來到學校,誇張地渲瀉着自己的熱情,見到女生就揮手微笑打招呼,見到籃球隊友就跑過去勾肩搭背說:「老兄,後天正式比賽了,今天下午留下來訓練。」

但是,藍潔一出現,唐煒就變乖了,只敢偷偷地望着她。幾天不見,她顯得更脫俗更美麗了,可是她根本不知道唐煒的恐慌心理,跟他禮貌地笑了笑,就靜靜地走到座位上,拿出假期作業準備交。
「她會不會有空的時候也想想我?看她的樣子,不像。」
唐煒像泄了氣的球一樣,「我的優點你還不知道呢。等着瞧吧,籃球場上見!」唐煒自我打氣。
星期一下午,「百事籃球賽」正式拉開序幕。
第1輪循環賽由六個班在三個場地分別進行。為了豐富的獎品,為了團體榮譽,為了場下觀眾的歡呼聲,為了發揮自己潛在的拚搏精神,各個班的選手都使用了渾身的解數,跟對手拼了。可是,結果總是殘酷的,有贏必有輸。
初二10班的靈魂人物是唐煒,在他的帶領下,隊員們愈戰愈勇,以32比22的優勢贏了一班。場下瘋狂的啦啦隊拋給唐煒的哨聲不絶于耳,為他精湛的球技喝彩,為他那挺拔矯健的身材着迷,為他的帥氣狂熱。另外,謝珊珊的表現也不錯,她的拚搏精神一點也不遜于男生,投入兩個球,奪得了寶貴的四分。
賽後,同學們聚上來把唐煒等球員圍個水洩不通,祝賀着恭維着,唐煒一邊擦汗一邊在密密的人群中尋找藍潔,可是,她不在。
唐煒失望地對大家說:「別高興太早啦,下面還有三場循環賽呢。」

吳語嫣樂呵呵地說:「現在高興現在的,將來高興將來的。」

唐煒撩撩頭髮,笑笑,沒反對,轉而對謝珊珊說:「謝珊珊,你打得很高水平呃!」
謝珊珊平淡地問:「下一次比賽是什麼時候?」
「星期三下午。」

「還好。」

「你有事嗎?」唐煒擔心地問。
「星期三沒事,星期四有事,我要參加『校園十大文藝之星』比賽。」
謝珊珊回答說。
「那天沒比賽,到時我拉上一大幫人給你捧場。」

謝珊珊微微笑了笑,轉身走了。
唐煒擠出人牆,尋找着自己最盼望的人,難道她還在埋頭學習,像滕俊川一樣是個書獃子。噢,還有,任老師也沒來。
唐煒趕緊往教室走去,想要個答案。教室裡只有幾個掃地的值日生,總不能問他們藍潔去哪裡了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