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爸爸媽媽不要說離婚 第 3 頁


入非非。 「噴火龍」 郭劍鋒終於按捺不住啦。 一向大大咧咧的他以從未有過的嚴肅對唐煒和賴文俊說:「老兄呀,我覺得,那個藍潔好象挺有意思的。」 賴文俊皮笑肉不笑地說:「是她挺有意思的,還是你對她有意思。」
作者:張秀娟 / 頁數:(3 / 56)

滕俊川不以為然地望着藍潔的背影,心裡冷冷地想:「爸爸不就是戰鬥飛行員嗎,故弄玄虛,真討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滕俊川的心情,自從藍潔第1次回答問題後,就開始不舒暢。他絶沒想到,他遇到的不是一個簡單的漂亮女生,而是一個強勁的敵人。這個敵人奪去了老師對自己的關注,像第1天,藍潔回答了十五道問題,而自己只回答了十三道問題。這個敵人還奪去了自己在同學們心目中的位置,現在,她是門庭若市,而自己是門可羅雀。時尚書屋
她的成績怎麼樣,會不會好過自己?如果好過自己,那該怎麼辦?我該怎樣跟我媽媽交待。滕俊川不敢再往下想了,他是連一刻都不敢鬆懈了,更加爭分奪秒地學習。
3、「清麗女子」
漂亮又優秀的女孩子總會讓人特別關注,甚至還會讓人想入非非。
「噴火龍」 郭劍鋒終於按捺不住啦。
一向大大咧咧的他以從未有過的嚴肅對唐煒和賴文俊說:「老兄呀,我覺得,那個藍潔好象挺有意思的。」

賴文俊皮笑肉不笑地說:「是她挺有意思的,還是你對她有意思。」

郭劍鋒竟然羞怯地擺擺手,說:「唉呀,我也不知道,知道的話我還找你們呀。反正我一見她笑就頭暈。」

「哈哈哈,獃!」唐煒仰頭大笑。
郭劍鋒一個拳頭揮到唐煒面前,唐煒趕緊笑着閃開。
賴文俊問:「那你想怎麼辦?」
郭劍鋒老老實實地說:「我不想怎麼辦,我只是想讓她知道她挺有意思的。喂——別用那樣的眼光看我。我知道——嗯,我襯不上。」

賴文俊打擊郭劍鋒說:「就是用腳指頭想也知道你襯不上她啦。」

唐煒立即說:「喜歡一個人是沒有罪的。」

郭劍鋒欣喜若狂地吹響口哨,感謝唐煒的支持。
唐煒又說:「你直接跟她說嘛。」

郭劍鋒為難了,說:「如果是別的女孩子,我就是拍她的肩膀也敢。可是,在藍潔面前,我老是嚇得像老鼠。」

賴文俊搖搖頭,說:「可憐呀,你真的是走火入魔啦。」

唐煒取笑說:「那你寫封表揚信給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郭劍鋒苦惱地搖搖頭:「我連寫檢討書都老是寫錯字,還寫什麼表揚信。唐煒,你讀那麼多的書,在我們中間,就數你最『淵博』啦,你幫我寫吧。」
郭劍鋒說完,竟「溫柔」地對唐煒笑着。
這一笑讓唐煒渾身起鷄皮疙瘩,連忙點頭說:「好好,我寫,我就寫。不過,我寫好你自己抄。」

郭劍鋒把頭點得像鷄啄米。
第2天,藍潔從書包裡搜出一件「異物」,打開一看,原來是一首詩。
白紙黑字,雖然字歪歪扭扭,很醜:
疏影橫斜水清淺,
暗香浮動月黃昏。
清麗女子,
唱着採桑調,
手撫七絃琴,
從遙遠的夢中走來,
宛如一陣清風,
又若一片白雲,

輕盈

美麗

純真

那抹淺笑

恰似池中小荷不勝風寒的嬌赧

這封信既沒稱呼,又沒署名。
陶敏也看到了,她緊張地問藍潔:「要不要告訴老師?」一邊猜測那是誰的字。
「不用。以前我也收過一些這樣的信。」
藍潔搖搖頭,把信揉皺了,丟進書包,輕輕地說,「我忘了它,寫信的人很快也會忘記的。」

「我怎麼從小到大都沒有收過這樣的信呀。」
陶敏心想,睜大眼,小聲地問:「你在江西拍過拖嗎?」
藍潔把頭搖得像拔浪鼓,說:「沒有。」

郭劍鋒忐忑不安地把那封自己還沒有完全理解的信送出後,感到心頭一塊大石頭卸下了,又看到藍潔沒有把事情透露出去,他更欣賞藍潔了,放心地把那份仰慕藏在心裡。
4、滕俊川和他媽媽(1)
藍潔到來後,滕俊川把學習抓得更緊了。在家裡,他几乎把所有的時候都花在學習上。
滕俊川的家很簡陋,一房一廳,媽媽的床鋪就設在廳裡。
在媽媽回來之前,家空蕩蕩的,寂靜追趕着寂靜,滕俊川的學習也悄無聲息。
傍晚六點多,滕俊川的媽媽做完鐘點工回來。媽媽跟兒子一樣瘦,像在秋風的肆虐中過早地掉光了葉子的樹。
「川川,還在學習呀。」
滕俊川的媽媽連鞋子都沒脫就對兒子喊。
「嗯。」
滕俊川在房間裡連頭都沒抬地應了一聲。
「寶貝,別餓着了,媽媽趕緊給你做飯去。」
滕俊川的媽火燒火急地鑽進廚房裡。
滕俊川還在學海泅水。
半個小時後,一頓豐盛的晚餐做好了。
滕俊川的媽媽把兒子的飯菜盛好後走進兒子的房間,愛憐地撫了一下兒子的頭,催促道:「寶貝,快吃飯吧。」

滕俊川戀戀不捨地離開了學習台。
媽媽坐在一邊,喜滋滋地看著兒子吃,不時給他夾菜。心裡卻在酸酸地想:「怎麼川川跟他死鬼爸爸越長越像。」

滕俊川對這種方式習以為常,大口大口地吃完了一碗飯。
滕俊川的媽媽又給兒子盛了滿滿一碗飯,然後才給自己盛了一碗,正式開始吃自己的飯。
「我的川川呀。」
滕俊川的媽媽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開腔。
「『我的川川』,沒錯,我是媽的私有財產。媽媽又要開始一口飯一句話了,天呀,那些話我在幾年前就倒背如流了。」
滕俊川趕緊把頭低了下來,拚命扒飯。
「人活一口氣,佛爭一柱香。」

滕俊川的媽媽停了一下,往兒子碗裡夾了兩塊魚肉,說:「多吃魚,補腦。」

「我們倆活着,就要爭一口氣,活得好好的,知道嗎?」
滕俊川頻頻點頭,連頭髮都要吃飯了。
「那死鬼不要我們,我們偏偏要活得好好給他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