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爸爸媽媽不要說離婚 第 41 頁


了,他又猶豫了,望着車子緩緩離去。 「我考了第2名,這種成績在媽媽看來,是不能存在的,這叫我怎麼面對媽媽。」滕俊川不敢往下想了,眼前又閃現自己讀四年級時發生的一件事,那次,自己因為粗心大意,數學科丟了6分,只得了第
作者:張秀娟 / 頁數:(41 / 56)

「嗯!」滕俊川的頭低到胸前去了,像個做錯了事的小孩子,難過地說,「我不夠資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任老師站了起來,摟住了滕俊川孱弱的臂膀,鼓勵他說:「誰說你不夠資格。你對工作認真負責,乾得很好。至于這次成績,老師覺得你還有上升空間。你千萬不要因為位居第2就沮喪,你只要奮起直追,就可以重新拿到第1名,你不要打退堂鼓。」

「我覺得自己不夠資格。」
滕俊川鑽進了牛角尖,固執地說。
「是不是有同學說你的閒話?」任老師問。
滕俊川搖搖頭,那細細的脖子吃力地支着大大的腦袋,叫人看上去又憐又惜。
「別想那麼多,」任老師安慰道,來了個緩兵之計,說:「這樣吧,看你下次的考試情況,如果還是不夠理想那到時再說。」

「謝謝!」滕俊川低着頭,彎着身子走了。
出了校門,滕俊川在公交車站候車,等到車子來了,他又猶豫了,望着車子緩緩離去。
「我考了第2名,這種成績在媽媽看來,是不能存在的,這叫我怎麼面對媽媽。」
滕俊川不敢往下想了,眼前又閃現自己讀四年級時發生的一件事,那次,自己因為粗心大意,數學科丟了6分,只得了第2名,結果媽媽四天四夜都不跟自己講話,像啞巴一樣負責自己的食物,那種壓抑感逼得自己連想死的心都有了。後來,老師察覺到自己的情緒變化,勸媽媽要把成績看開些,媽媽才跟自己講話。
「天啊,如果媽媽知道我考了第2名,成績跟第1名拉開了10多分。媽媽會不會不跟自己講話?」滕俊川走在街道上,聽著穿梭而去的車流聲,覺得那些笨重的車子正在碾着自己瘦削的身子,把自己壓成了肉漿,然後它們狂笑着絶塵而去。滕俊川被自己的幻覺嚇住了,他緊緊地抱住頭,努力把自己縮成一個小小的灰塵,隨風飄浮。
「我的鴿子呢?怎麼還不變成青鳥?如果我的鴿子變成了青鳥,我的願意就可以實現。我的幸福就可以找到。我要的幸福是什麼?很簡單,有爸爸有媽媽,像別的人一樣有一個家就行了。」

「街邊有一家藥店,我是不是可以進去買到足夠的安眠藥,找個地方偷偷把它全吃了,然後像賣火柴的小女孩一樣悄悄地離開世間?如果我在那個世界可以見到喬治特·萊勃倫克,我要告訴她,我很喜歡很喜歡她的青鳥,可是,我沒有找到屬於我的青鳥……」

滕俊川麻木地走着,眼睛不時回頭望着藥店。
任老師又忙乎了大半個小時才離開辦公室,準備去華潤商場買幾個菜打發晚餐。
去到華潤商場二樓,任老師竟然看到滕俊川那瘦小的身子在琳瑯滿目的商品前踱來踱去,左看看右看看,左摸摸右摸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任老師悄悄地走近他,輕輕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把滕俊川嚇得半死,回過頭張着嘴巴愣愣地望着任老師,半晌才迸出一句話:「任老師,你來了。」

「你要買什麼東西嗎?」任老師問。
「沒有。」
滕俊川說。
「那你怎麼還不回家?」任老師問。
「嗯……」
滕俊川把一個詞拖了老久,怯懦地說:「我現在就回家。」
掉頭悶悶地走了。
「不對。」
任老師警覺了起來,追上滕俊川,問:「你因為沒考到第1不敢回家?」
滕俊川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我跟你回家去。我要告訴你家長,你非常得不錯。」
任老師說。
滕俊川站着不動。
28、家家都有難念的經(3)
任老師堅持着。
滕俊川不能再堅持。
坐在車上,滕俊川顯得很不安,很被動,任老師問一句他答一句。
在留醫部站,滕俊川帶著任老師下了車,穿過天橋底下,拐過幾條小巷。越往裡走見到的樓房越破舊,環境也越骯髒。那麻辣燙的刺鼻香味,理髮屋的迴旋燈,穿著高統靴子露出白皙大腿的摩登女郎,組成一幅真實的、質量粗糙的生活場景。
任老師吃驚地問滕俊川:「你們家來深圳多久啦?一直在這一帶住嗎?」
滕俊川又點了點大眼鏡,用雙手託了托沉重的書包,說:「來了八年,都在這裡住。」

任老師不敢再問了,對這位瘦弱的成績優秀的男孩子有了一種新看法,這看法讓他立即挨近滕俊川,把手搭在他細細的肩膀上。
來到一幢民宅,滕俊川在智能門上按了504,再按了喇叭鍵鈕,喇叭裡很快傳來一個中年女人的聲音:「川川嗎?」
「媽,是我。」

「今天怎麼這麼晚?」滕俊川的媽媽焦慮地問。
「班主任老師來家訪。」

「是嗎?快請上樓。」
滕俊川的媽媽一下子顯得很緊張。
滕俊川走在前面,慢得像蝸牛。
上到五樓,滕俊川似乎很不情願地按響了門鈴。
門開了,裡面站着一位比滕俊川還瘦的婦女,一看就知道是滕俊川的媽媽。任老師在家長會上是見過她的,只是那時因為家長多根本沒有好好注意她的樣子,現在才發覺她那穿著褐色襯衣的身子是佝僂的,臉色帶著貧血的蒼白。在高大的任老師面前,滕俊川的媽媽顯得很拘謹,仰着頭望着老師,侷促不安地說:「快請進來。我家川川怎麼啦?」
「屋裡小,又簡陋,實在是不好意思。」
滕俊川的媽媽把任老師讓進屋,用手使勁地拍了拍籐椅子上並不存在的灰塵,把它恭敬地搬到任老師面前,請任老師坐下。
任老師連聲道着謝坐下了,並打量了一下這個一房一廳的家,確實簡陋,十平方米左右的客廳裡擺設着最昂貴的物品是一部十八寸的電視,另外,廳裡還擺着一張小床。
「滕俊川在這裡睡?」任老師疑惑地問。
「是我在這裡睡,川川睡裡面。」
滕俊川的媽媽一邊手忙腳亂地泡茶,一邊指指裏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