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爸爸媽媽不要說離婚 第 44 頁


告狀信還不夠刺激。下次再找人扁她,叫她變成豬八戒。」 謝珊珊假裝感嘆道:「最毒婦人心呀。」 朱婷婷又得意地笑了,說:「我不毒,我是維持正義。珊,你猜那事是誰做的?」 「我不知道,我還沒睡醒呢。」謝珊珊搖
作者:張秀娟 / 頁數:(44 / 56)

朱婷婷陪着笑說:「就是你做了我也不奇怪呀。你說這事多解恨,老師肯定會對藍潔有看法。今天晚上我上Q、發郵件、發信息、打電話,告訴全世界的人我們學校有個斯文敗類,她的名字就叫藍潔,喜歡寫告狀信,告老師的狀告同班同學的狀,叫她能滾多遠就滾多遠,在我們面前永遠消失。她太可恨了,如果不是她,你就不會跟唐煒分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呃,珊,她的告狀信寫了什麼,你告訴我,我發佈新聞的時候像語文老師說的,『有理有據』。」

謝珊珊用手輓回朱婷婷,說:「哇,你一肚子壞水。」

「我不幫你還幫誰?」朱婷婷得意地說,「不過,我覺得寫告狀信還不夠刺激。下次再找人扁她,叫她變成豬八戒。」

謝珊珊假裝感嘆道:「最毒婦人心呀。」

朱婷婷又得意地笑了,說:「我不毒,我是維持正義。珊,你猜那事是誰做的?」
「我不知道,我還沒睡醒呢。」
謝珊珊搖搖頭,懶洋洋地說。
朱婷婷不走了,揪着謝珊珊的手臂,說:「你一定要好好想想,那個人可是我們的盟友,我們的敵人是一致的。」

「我想想吧……」
謝珊珊拚命敲着腦袋苦思冥想。
「有沒有人妒忌藍潔靚?」朱婷婷提醒。
「我妒忌呀。」
謝珊珊半真半假地說。
「有沒有人追她不到手,因愛成怨?」朱婷婷又問。
「唐煒追她呀。」
謝珊珊不以為然地回答。
「她有沒有跟同學結怨,如吵架?」朱婷婷又追問。
「她跟我們結怨呀。」
謝珊珊漫不經心地回了一句。
「她有沒有跟校外人結怨?」朱婷婷再次問。
「姐妹,你看她像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謝珊珊夢囈般說。
「她的成績好像挺好的,有沒有人可能嫉妒她?」朱婷婷打破沙鍋問到底。
「她這次考年級第1,全年級五百多人都可以嫉妒她呀。」
謝珊珊說。
「我們這些坐上飛機也追她不着的人背定不會嫉妒她啦,只有那些成績跟她比較接近的人才會嫉妒她。你再想想。」
朱婷婷說。
「陶敏、吳語嫣、滕俊川的成績好像都跟她接近吧,其他的我實在想不起來啦。」
謝珊珊用力地拍着腦袋說。
朱婷婷自信地說:「我有個好辦法,明天找那幾個人嚇唬嚇唬,狐狸會露出尾巴的。」

「你好像比老師還厲害呢。」
謝珊珊說。
「我們自己的心理當然自己懂啦。」
朱婷婷說。
緊接着,朱婷婷又心痛地勸謝珊珊:「珊,我勸你別再吃安定了,吃下去後人變得像傻子,又傷身體又傷皮膚。那個唐煒有什麼了不起,甩了就不要唄,天涯何處無大樹。況且,他想跟你和好,是你不願意罷了,你不要拿別人的不對傷自己的心,好嗎?」
謝珊珊感動地摟緊又胖又矮的朱婷婷,說:「聽你的,就算陳冠希來到我面前我也不睬他,何況是單眼皮的唐煒。」

見到謝瑤瑤了,她一見到姐姐這個樣子很吃驚地問為什麼。
謝珊珊連忙咳嗽了幾聲,掩飾說自己病了,弄得謝瑤瑤緊緊地扶住姐姐的手臂。
三個人摟得緊緊的,邊走邊聊,甚至還聊到現在成績這麼差,以後出到社會該怎麼辦,她們對著天空發誓,從今晚開始一定要好好學習。
任老師送完藍潔後,在外隨便吃了快餐,就回到宿舍,連衣服也不脫,就把疲憊不堪的身心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思考着今天發生的事。
30、陰謀的受害者(2)
「連藍潔這麼好的學生都有人看不順眼,是誰對她有意見?本班的還是別的班的。」

同學們的形象開始逐一在任老師的腦海裡迴旋,但是,几乎每個都被否定了。
「那滕俊川一直也不錯呀,怎麼就沒人嫉妒?」
「滕俊川!」任老師眼前立即浮現他簡陋的家和含辛茹苦的媽媽,「會不會就是他?」任老師從床上一躍而起,「他是個性格內向,自尊心很強的學生,會不會是他……」

第2天上早讀的時候,班裡激蕩着一股黑色的漩渦。
沒上課前,三兩要好的同學聚一塊,嘀嘀咕咕在說藍潔的壞話——知人知面不知心,老師對她那麼好,表面上她對老師也很好,暗地裡卻做出偷偷寫告狀信的事,這種人太有心計太可怕了,表面上對你和和氣氣的,對你很好,說不定哪一天就給她來個背後一槍,叫你「死」得不明不白……藍潔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成了班上大多數同學唾棄的人,成了大家在紙條上罵來罵去的人。
「噴火龍」郭劍鋒無心早讀,在紙條上跟賴文俊表達自己的「痛苦」:「原來,藍潔真的是『攔路打劫』呀,她會害人呀。」

賴文俊回應「噴火龍」:「我說你沒眼光就是沒眼光,以後離她遠些再遠些。」

唐煒不相信藍潔會做出那樣的事,提醒他們:「笨豬,用點大腦想想。」

郭劍鋒賴文俊生氣了,大罵唐煒:「你罵我們沒腦!你才蠢豬沒腦呢!!」
陶敏也不相信藍潔會做出如此見不得光的事。而且,看上去,藍潔對這件事渾然不知,還在講台上認真地帶讀英語,可是,下面的同學分明是在牴觸她,讀書的聲音稀稀拉拉,大家睜着拿懷疑、質問、詰責、看不起的眼光盯着藍潔。
「下課後一定要和藍潔找任老師,看誰在害藍潔。」
陶敏想,站起來,大聲維持紀律。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
朱婷婷來找謝珊珊,問:「怎麼樣?」
「你厲害。」
謝珊珊說,「他們罵她了。」

朱婷婷偷笑,又問:「昨晚你有沒有好好學習?」
謝珊珊大笑,說:「沒有。你呢?」
朱婷婷也大笑說:「沒有。連個乾淨的桌子都找不到,還學什麼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