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爸爸媽媽不要說離婚 第 47 頁


道:「珊,你別傷心嘛。你長大後可以帶著瑤瑤去很遠很遠的地方,一輩子都不用見那個壞女人。」 謝珊珊生氣了,從床上一躍而起,眼睛緊盯着朱婷婷說:「你在幫那個壞女人?那我現在受的苦之前受的苦誰買單!」 朱婷婷連忙擺着
作者:張秀娟 / 頁數:(47 / 56)

「姓溫的是人渣。平時不把我當人看,現在還要給顏色我老師看。恨不得她出門給車撞死,吃東西給嗆死,洗澡給燙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朱婷婷同仇敵愾地說:「我從來沒見過這麼黑心肝的女人,壞過灰姑娘的後媽。」

謝珊珊躺在那張凌亂不堪的床上,雙眼空洞無神地盯着天花板,艾艾地說:「灰姑娘有王子救她。我的王子?哼!做夢。他口口聲聲說保護我,電話一放下就找別人了。哎,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幾個好人。時尚書屋
婷,我覺得,做人一點意思都沒有。」

朱婷婷趕緊勸她:「珊,別傻啦!你有媽媽、有妹妹、有我,還有任老師也算半個吧。」

謝珊珊立即說:「別說我媽媽,說了我更想不開。」

朱婷婷又改口勸道:「珊,你別傷心嘛。你長大後可以帶著瑤瑤去很遠很遠的地方,一輩子都不用見那個壞女人。」

謝珊珊生氣了,從床上一躍而起,眼睛緊盯着朱婷婷說:「你在幫那個壞女人?那我現在受的苦之前受的苦誰買單!」
朱婷婷連忙擺着手避嫌,說:「珊,別誤會,我根本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擔心你心裡太辛苦了。我肯定是希望你過得開心啦。」

謝珊珊完全沉溺在一種仇恨中,咬牙切齒地說:「反正我是拿辛苦作飯吃的啦,不在乎以後也辛苦。那個衰人,她奪走了我爸爸,害了我媽媽。等我長大後,我一定要讓她跪在我媽媽、我和瑤瑤面前求饒。我要她帶著她的兒子去做乞丐。時尚書屋
反正這輩子我不會放過她的。我一想起那個鏡頭就恨不得用硫酸毀她的容。」

朱婷婷可能已經聽過無數遍「那個鏡頭」了,每次她一看到謝珊珊這個一沉溺在往事中就油然而生的仇恨表情,心裡就又害怕又同情,想說些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來,許久,她才戰戰兢兢地問道:「珊,說實話,你對你爸爸有沒有那麼一點點的感情?」
「沒有!」謝珊珊又遲疑了一下,說:「但是,他是我的——爸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都是那個壞女人,沒有她就不會有今天。」
謝珊珊又對著她後媽咒罵開了,「看到她的樣子我就想嘔。」

「妖婆。」
朱婷婷罵道。
謝珊珊不再作聲,腦海裡卻翻江倒海地浮現過去的一幕又一幕,終於,她忍不住了,一躍而起,堅決地說:「我現在就要讓她難受。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婷,你在房間裡等我。」

「你想毀她的容?」朱婷婷吃驚地問。
「我坐牢瑤瑤怎麼辦?」謝珊珊搖搖頭。
朱婷婷想幫忙,被謝珊珊拒絶了,說:「這是我跟她的事。」

謝珊珊走進洗手間拿了肥皂,又走進廚房倒了一些洗潔精和水,拿着這些東西躡手躡腳跑上二樓,在樓梯上做手腳,讓地板變得其滑無比。然後,她輕輕走回到一樓大廳,故意開了音樂,對著二樓大喊:「姓溫的,我老師還有事找你。」
可是,上面毫無動靜。謝珊珊又大喊一遍,上面仍然沒回音。時尚書屋
31、沒有愛的屋檐(3)
這聲音把朱婷婷引出來了,她問怎麼回事,謝珊珊對著她耳語了一番,朱婷婷幫着大喊:「阿姨,任老師說一定要見到你,要不然他要上樓去找你啦!」
樓上傳來不耐煩的聲音:「我就來啦!吵什麼吵。」
謝珊珊和朱婷婷會心地一笑。
一會兒,趿着高跟涼鞋的女主人驕傲地從房間裡閃出來了,她抬着頭,扭着腰,罵罵咧咧地走着。待她走到樓梯口,就知道大事不妙了。腳底一滑身體根本不受控制,她已經跌個狗吃屎,伴着嚇豬般的尖叫聲從樓梯上迅速滑了下來,滑到樓梯拐彎處一頭撞到牆上才停止。她已經被嚇得花容失色,疼痛得苦不堪言。時尚書屋
她直挺挺躺在地上不能動彈,呻吟連天,罵人的話不絶于耳:「謝珊珊,你這個該死的,我早該趕你出門,留你在家裡害人。你現在就給我滾!阿霞,你死到哪裡去了,快打電話叫我老公回來。」

謝珊珊雙手抱在胸前,蠻橫地說:「你叫我滾就滾,那多沒面子,我偏偏不走!」她還跑到沙發坐了下來,翹起二郎腿,得意地望着直朝她瞪眼卻不能動彈的後媽。
在花園裡澆花的謝瑤瑤跑進來了, 見到後媽痛苦的樣子樂得邊拍手邊呵呵笑。
女工人從廚房慌里慌張地跑出來了,跑到女主人跟前,想扶她起來,並猶豫着問:「小姐,您是叫我打電話給先生嗎?你剛纔不是打了電話給先生嗎。」

謝珊珊的後媽氣得臉都黑了,罵道:「叫你打就打,少廢話!」
女工人手慌腳亂地撥完電話,女主人又吩咐她說:「你去門外看看她的老師在不在,在的話叫他進來看看,他的這個學生還是不是個人?」女工人跑得歪歪扭扭地出去叫了。
任老師進來了,一見場面,吃驚又着急地問:「怎麼回事?」
謝珊珊和她的後媽同時回答道,但說出來的內容截然不同。
謝珊珊說:「有人自己的眼睛長到額頭上了,走路不看路,活該摔倒。」

她後媽說:「從沒見過這麼狠毒的人,有一天她把我害死才甘心。」

任老師望了一眼還有水跡的樓梯,難以置信地盯着謝珊珊問:「你做的?」
謝珊珊見隱瞞不過了,倔強地點點頭說:「是我做的,她活該。」

「謝珊珊,你這樣做太不應該了!」任老師生氣地指責道,並叫女工人趕緊去找些冰塊。冰塊很快被找來了,任老師指導女工人把它小心地敷在女主人的傷口上。大廳裡很寂靜,只聽到傷者叫苦連天的呻吟聲。
突然,門鈴大作,女工人趕緊跑得歪歪扭扭地出去開門。
還沒見到人,就聽到一個大嗓門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屋子:「什麼事!」
謝珊珊一聽趕緊把二郎腿放下來,謝瑤瑤和朱婷婷立即挨近她站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