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爸爸媽媽不要說離婚 第 51 頁


港,她說等條件好一些就帶我過去。她長得挺漂亮的,不是嗎?」 「你和瑤瑤都像媽媽,都很漂亮。」任老師由衷地說。 謝珊珊露出了罕有的笑,很動人。 任老師想了想,肯定地說:「謝珊珊,老師覺得,讀書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作者:張秀娟 / 頁數:(51 / 56)

「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謝珊珊連忙拿出錢包,一打開,大家先看到一張相片,是一張家庭合影照。看上去當時年僅五六歲的謝珊珊和年僅三四歲的謝瑤瑤坐在沙發中間,笑得像花兒一樣盛開,謝珊珊的爸爸坐在左邊,握著她的手。坐在謝珊珊右邊的女人想必是她的媽媽,手憐愛地搭在謝瑤瑤的肩膀上,臉上充滿慈愛。時尚書屋
看來,無論謝珊珊怎樣咒罵她爸爸,心裡卻永遠有她爸爸的—席之地。
謝珊珊在錢包的夾層裡掏出一張發黃的小紙條,上面寫着幾個字:「你爸爸要跟你道歉,請你吃麥當勞。」

「這是那張字條。那間賓館,叫XX賓館,已經關門了。老師,你看這樣能把那個壞女人告到監牢去嗎?」謝珊珊充滿希望地問。
任老師說:「我也不敢肯定。我明天找一間權威的律師事務所諮詢一下。謝珊珊,你媽媽現在在哪裡?」
謝珊珊充滿嚮往地說:「我媽媽在香港,她說等條件好一些就帶我過去。她長得挺漂亮的,不是嗎?」
「你和瑤瑤都像媽媽,都很漂亮。」
任老師由衷地說。
謝珊珊露出了罕有的笑,很動人。
任老師想了想,肯定地說:「謝珊珊,老師覺得,讀書才是你唯一的出路,你如果不想繼續跟你爸一起住,你可以考慮讀寄宿學校。」

朱婷婷興奮地贊同:「對呀,珊,你去讀寄宿學校,就不用回家了。」

「真的?」謝珊珊似乎也看到希望的曙光,說:「那個女人生了一個兒子,在一間貴族學校讀書。是不是我也可以去那所學校讀書?不過,那女人如果知道我想告她,還會給錢我讀書嗎?」
任老師說:「你還是未成年人,你爸爸肯定要付撫養費。」

謝珊珊半信半疑地聽著。
任老師說:「我現在就打個電話給你爸爸,告訴他你的想法。」

謝珊珊趕緊說:「瑤瑤也一起去。」

在電話裡,謝珊珊的爸爸很爽快地表態可以送謝珊珊兩姐妹去貴族學校讀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但是,一分鐘後,謝珊珊的爸爸又把電話打回來,說改變主意了,不能讓她去貴族學校,但是可以去一般的寄宿學校。
「肯定是那個衰女人不同意。」
謝珊珊說,「我本來不在乎上不上貴族學校。她不肯,我偏偏要上,我就要和她對著干。」

謝珊珊拔通了她後媽的電話,大聲嚷:「姓溫的,你不讓我們上貴族學校,我就整天在家裡跟你對著干,你別想過一天好日子。」
憤憤地把電話掛了。
一會兒,謝珊珊的爸爸打電話過來,改口說:「任老師,錢不是問題,我明天就聯繫那所學校,最快下個星期就可以轉過去讀了。」

「我不想回那裡。轉學手續一辦好,我們回去收拾了行李就離開。」
謝珊珊對任老師說。
33、記憶中致命的傷痕(3)
「那你這幾天去哪裡?」任老師問。
「白天上學,晚上獃婷婷家。幾天一晃就過了,叫我回去比死還難受。」
謝珊珊說。
任老師掏出幾張百元人民幣,說:「拿去應急。」

「我有錢,我平時都有錢在身上,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趕出家門。」
謝珊珊說。生活的痛苦把謝珊珊訓練成一頭善於自衛的動物了。
「時間不早了,你們回去吧。明天照常來上課。」

坐上魏警官的車,大家把三位女生送到朱婷婷家。她家玩麻將的聲音還沒停下,大人們對三位女孩的行為似乎也習以為常了,並沒有怎樣過問。
在送唐煒回家的路上,唐煒遲疑了一會兒,終於忍不住說:「老師,跟你說件事,你不要介意。」

任老師笑笑,說:「要看你說的是什麼事?」
唐煒說:「後天是謝珊珊的生日,她告訴過我的,我建議班級給她個驚喜。老師,我沒別的想法,只不過想讓她在離開時帶些美好的回憶。」

「很好呀,我贊成。這事你跟陶敏商量着做,到時我買單就行了。」
任老師說。
第2天,任老師帶著一種全新的感覺出現在教室裡,謝珊珊的苦難已經深深地震撼了他,他覺得自己的思想和胸襟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自己眼裡,每位學生都是善良可愛的,都是可以理解、可以塑造的。他們還沒接近你,是因為自己還沒有完全把心交出來。
任老師站在講台上,身子朝着門口,微笑着,對每一位進來的學生都送上充滿愛意的眼神。每位學生也受寵若驚地微笑着,幸福地走到座位上。當謝珊珊進來時,任老師內心止不住地欣喜,似乎見到闊別多日的親妹妹,愛憐油然而生,但任老師沒有顯露出來,仍然和善地微笑着。謝珊珊也回應了充滿謝意的微笑。時尚書屋
任老師對她說:「你那事,我交給了一位律師朋友,她說去取證,看能否上訴,可能要花些時間。」

「謝謝你,任老師!」謝珊珊衷心地說,又放鬆地笑了,很生動。
34、滕俊川的出逃(1)
這個早上,整個教室裡氤氳着別樣的溫馨氣息,同學們都感受到了。任老師一直微笑着,直到早讀課的鈴聲響了,他的笑意還沒卸下來。雖然如此,但有一份擔憂卻在任老師心頭升起:「怎麼沒見到滕俊川,他從來不遲到的。」
早讀的十五分鐘,那個空位子讓任老師心裡湧現了千百種的猜測和不安。時尚書屋
下課後,滕俊川仍沒出現。
任老師萬分火急地回到辦公室,打電話到滕俊川家詢問情況。
滕俊川的媽媽一聽孩子沒有上學,馬上慌了神,語無倫次地說:「老師,我家川川今天六點四十分就出門了,現在都已經八點鐘了,按理七點十分就應該到校了。莫非他出了什麼事?」
任老師勸慰道:「別擔心,可能是塞車了。」

「塞車?莫非出了車禍?」滕俊川的媽媽緊張得氣流哽塞。
「彆著急。」
任老師安慰道,「我去瞭解一下。相信沒事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