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爸爸媽媽不要說離婚 第 52 頁


媽媽早就守候在門口了,她一見到任老師就衝上去握緊他的手,顫抖着說:「老師,我很害怕,我家川川沒事吧。求你幫幫我呀。」 「別急,你還找到別的東西沒有?」任老師問。 「沒有,他把今天上課用的課本全帶走了。」滕俊川
作者:張秀娟 / 頁數:(52 / 56)

任老師趕緊跟級長講了緣由,調了課,坐上公交車,循着滕俊川的來路找去。一路上,交通井然有序,詢問司機,他說今早沒聽到有車禍消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到了留醫部這一站,任老師下了車,打算到滕俊川的家中瞭解情況。
忽然,電話響起,滕俊川的媽媽像瀕臨絶境的困獸一樣對任老師說:「老師,我在川川的廢紙婁裡撿到許多被撕碎的紙條,上面密密麻麻寫着:『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不是人!』老師,我家川川怎麼啦?他會做傻事嗎?」
「別擔心,我相信你孩子不會做傻事的。你別急,我就到你家了。」
任老師安慰說,可是,他的心也七上八下,不清楚平時沉言寡語的滕俊川會不會做出什麼「傻事」。
滕俊川的媽媽早就守候在門口了,她一見到任老師就衝上去握緊他的手,顫抖着說:「老師,我很害怕,我家川川沒事吧。求你幫幫我呀。」

「別急,你還找到別的東西沒有?」任老師問。
「沒有,他把今天上課用的課本全帶走了。」
滕俊川的媽媽說,把那張被自己精心粘了起來的紙片遞給任老師看,「老師,你說他會不會在電腦上留下什麼東西?」
「你沒有檢查一下嗎?」任老師問。
「我不懂開電腦。」
滕俊川的媽媽緊張地說,臉頰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抖動。
任老師開了電腦,電腦在啟動過程中,滕俊川的媽媽雙眼一眨也不眨地盯住黑色滾動的屏幕,唯恐錯過任何信息。「怎麼那麼多『鷄腸』?是我家川川弄的?」滕俊川的媽媽對著看不懂的英語瞪大了眼。
「不是,是比爾·蓋茲弄的,等一下到了桌面才有內容看。」
任老師說。
「比爾·蓋茲是誰?什麼桌面?」滕俊川的媽媽望了一下桌子說。
「是主目錄,到了。」
任老師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桌面上,任老師吃驚地看到了網絡遊戲「奇蹟」和「魔獸爭霸」。
「啊,難以相信,滕俊川在玩網絡遊戲。」
任老師吃驚了。
在D盤一個叫「我的日記」的文檔下,任老師瀏覽了滕俊川近一年來的日記。
在兩百多則日記中,出現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滕俊川。前面那個滕俊川,充滿自信和喜悅,每天都收穫着老師的表揚和同學們的羡慕。後面那個滕俊川,心情像六月的天,說變就變,一下子自信,一下子自卑;一下子喜悅,一下子沮喪。任老師細心看了日期,發覺分界嶺就在藍潔到來後。時尚書屋
滕俊川在日記裡大肆罵藍潔,自嘆「既生瑜,何生亮?」滕俊川還狂罵任老師,說他來了後自己的成績就退步了。罵他偏心,眼睛整天只顧盯着漂亮女生。
在昨晚的日記中,滕俊川詳細地記下了他因為妒忌產生報復心理,採取了一箭雙鵰傷害兩個人的行為。但是,他也深深懺悔了。他寫道:「……當我聽到陶敏說,那支筆是她爸爸留給她的,她爸爸跟她媽媽離婚啦!我真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或者當場撞死算了。藍潔跟我是一樣的,都沒有父愛。時尚書屋
她的成績是靠她的努力換來的。我嫉妒她,誣陷她,讓她遭受不白之冤,讓她痛苦。我似乎一時泄憤了。可是,等着我的是良心譴責。時尚書屋
我該如何跟媽媽交代。她辛辛苦苦賺錢供我讀書,一心盼我長大後可以養她,替她爭氣。現在,我的成績比不上人家,我還去害別人。還有,網絡遊戲又讓我無法自拔,我的成績肯定還會往下掉。時尚書屋
我該怎麼辦?我該如何跟媽媽交代,我該如何去面對任老師和同學們?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就讓一切都沒發生過吧。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媽媽又送糖水進來了。我怎能咽的下去?」
34、滕俊川的出逃(2)
滕俊川的媽媽痛不欲生地喃喃自語:「我家川川害人了?川川不好好學習,在玩網絡遊戲?」
任老師說:「誰都有犯錯的時候,特別是在他平時很壓抑的情況下,往往會轉換為一種偏激的行為。這些都不可怕,因為俊川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把人找到。」

滕俊川的媽媽如夢初醒般又回到驚悸狀態,傻傻地問:「他不會做傻事吧?」
「我相信你孩子這麼聰明,又這麼愛你、孝順你,應該不會做傻事的。」
任老師心裡也沒底地說,「把你的親戚朋友都調動起來。讓他們也幫忙找。」

「我們在深圳沒有什麼親戚朋友。老師,只能拜託你了。」
滕俊川的媽媽無助地說。
「按照滕俊川的性格,真怕出現什麼不測。事不宜遲,趕緊報警。」
任老師心想,果斷地對滕俊川的媽媽說:「我看先報警吧。」

滕俊川的媽媽早就六神無主了,說:「老師,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任老師通過朋友報了警,自己就跟這位丟魂落魄的母親坐上滕俊川上學要坐的公交車,在每一站都下車去附近尋找。
滕俊川的媽媽像祥林嫂一樣反反覆覆地說:「我真傻,連電腦都不會開,否則就能知道他想些什麼做些什麼,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任老師反反覆覆地安慰:「別傷心。如果你會開電腦,俊川可能又要設密碼了。你孩子就是因為愛你才怕給你知道。」

滕俊川的媽媽唸唸叼叼地說:「我只有一個願望,我就只有一個願望,希望他好好讀書,想不到他竟然會去做害人的事。」

任老師一遍又遍地勸解:「俊川是一個積極向上的好孩子,本性很純良,他是心理出了問題才會做錯事。我們儘快找到他,包容他,接納他,讓他放下包袱,重新回到集體中。」

搜索的範圍越來越大,可沒人說見過一個瘦弱的、戴着眼鏡背着書包的男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