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爸爸媽媽不要說離婚 第 54 頁


信——一封遺書? 滕俊川的媽媽徹底絶望了,軟綿綿地癱倒在地,捶胸口,呼天搶地,痛不欲生,就是不敢動那封信。 任老師忍住悲痛,顫抖着攥住那封遺書,心驚肉跳地看著: 「媽媽: 我要走了,走到一個沒有壓力沒有煩
作者:張秀娟 / 頁數:(54 / 56)

十一點四十分,任老師終於接到警方消息:「滕俊川的一封信被找到了,在大梅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封信?在大梅沙?他去跳海?」早已飽受身心折磨的媽媽驚慌得暈厥過去了。
「天啊,滕俊川投海自盡?」任老師的天空打起了霹靂。
任老師拚命按滕俊川媽媽的人中,幫她擦活絡油。她慢慢甦醒過來,熱淚橫行,故作堅強,眼神中卻透露出絶望,不甘心地喃喃自語:「這下子完了,我還為誰活着呢?」
34、滕俊川的出逃(4)
「大姐,我們還是去警務所看看吧。」
虛脫的任老師攙扶起癱軟的母親,淌過千重山萬重水般來到警務所。
一位長着絡腮鬍子的警察接待了他們,哀戚地遞給他們一份被淚水蘸濕了字跡模糊的信——一封遺書?
滕俊川的媽媽徹底絶望了,軟綿綿地癱倒在地,捶胸口,呼天搶地,痛不欲生,就是不敢動那封信。
任老師忍住悲痛,顫抖着攥住那封遺書,心驚肉跳地看著:

「媽媽:

我要走了,走到一個沒有壓力沒有煩惱沒有憂愁的世界,那黑黑深深的海裡面是不是就是這樣的世界?那裡是不是有龍王有蝦兵蟹將有自由有快樂有幸福?那裡會不會有一個新的家等着我?那個家裡有媽媽也有爸爸……沒有爸爸的家是多麼的孤單,是多麼的弱小,就是連陌生人敲門都害怕。媽媽,我的性格那麼膽小,是不是沒有爸爸的原因……
媽媽,孩兒不孝,沒經你同意就走了。可是,媽媽,我真的不知道,活着有什麼意思?自我懂事以來,你就跟爸爸不在同一個城市,我沒有幾天見到爸爸。等我們來到深圳了,爸爸又很快跟你離婚了,我沒有爸爸了。然後,我的生活每天就都是讀書讀書再讀書。時尚書屋
媽媽,生活就是讀書,讀書就是生活,是不是?
媽媽,你給了我許多許多東西,只要我想的到的你都會千方百計準備給我。於是,你也要求我很多,你要我每次考第1,要我當班幹部,要我每天都要受老師表揚,要我長大後出人頭地。你要我活着就是為了你活着。媽媽,我努力了,但是我做不到啊。時尚書屋
媽媽,對不起!
媽媽,你還老是跟我說,我爸爸死掉了。可是,他還活着呀。你總叫我去恨他,我就學着恨他了。可是,媽媽,我不懂,別人都要去愛他爸爸,為什麼我要恨我爸爸呢?我爸爸是除了你之外我最親的人,如果連他我都不愛的活,我怎麼會真心愛你?……
媽媽,我是真心愛你的。謝謝您養我育我。但是,我要走了,我聽見龍王爺在叫我了,就讓我下輩子再作您的孩子,好好報答你吧。
媽媽,對不起!對不起!”
信讀完了,可憐的滕俊川用那瘦弱的身子背着大大的書包、用細細的中指不斷地點着那老往下掉的眼鏡的樣子在任老師的腦海裡越來越清晰。
「天啊!不可能!」任老師再也忍不住淚水,堂堂八尺男子當眾慟哭了。
滕俊川的媽媽再次昏死了過去。
任老師拚命按滕俊川媽媽的人中,幫她擦活絡油,可是,無濟於事。
「趕緊叫救護車。」
絡腮鬍子警官當機立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天崩裂了,地坍塌了,世界虛無了,自我已經迷失了,任老師感受不到生命的氣息。
「屍體呢?」
「還沒找到。」

窒了息地等待救護車。
世界已經死亡般寂靜。
「我在廢墟之中守着你走來。我的淚光承載不了,所有一切你要的愛。」
誰的手機鈴聲傳出如此這般應景的絶唱。
任老師明白了什麼叫撕心裂肺肝腸寸斷。
「喂,什麼?那個小男孩找到了。屍體?」 絡腮鬍子警官說。
「他還活着!」絡腮鬍子警官興奮得跳了起來,「太好啦!」
任老師被嚇獃了,從地獄升騰到天堂,把他嚇獃了。
絡腮鬍子警官興奮地跑過來,巴掌重如千鈞地拍着任老師的肩膀,把任老師拍得抖了抖,一邊大聲說:「沒錯!那小男孩還活着!」
「真的?」任老師還在天堂裡騰雲架霧呢。
「真的。」
壯壯的絡腮鬍子警官蹲了下來,俯在滕俊川媽媽身邊,挨近她耳邊,輕輕地說:「大姐,醒一醒,你兒子還活着。」

世界上最神奇的一幕出現了,滕俊川的媽媽竟然把眼睛微微張開了,嘴巴翕動着。
絡腮鬍子警官微笑着說:「你兒子還活着。」

滕俊川的媽媽死裡回生,說出話了:「我家川川還活着?」
34、滕俊川的出逃(5)
絡腮鬍子警官肯定地說:「是的。」

滕俊川的媽媽一躍而起,眼睛在四處尋找,聲音顫抖地問:「我家川川在哪裡?」
「在從大梅沙回來的路上,我的同事陪着他。」
絡腮鬍子警官溫和地說。
「謝謝!謝謝!你們真是觀音娘娘再世呀。」
滕俊川的媽媽一下子握緊絡腮鬍子警官的手,一下子握緊任老師的手,千恩萬謝,「逢年過節燒香拜佛我給你們祈福。」

半個小時後,滕俊川在六位警察的陪同下出現了。瘦瘦的身子披着大人的衣服,鬆鬆垮垮,他怯怯地耷拉著頭,眼鏡拚命往下掉。
「川川!」滕俊川的媽媽大叫,奔上去摟緊了孩子,又是哭又是笑。
「媽媽……」
滕俊川訥訥地站着,淚水已經盈眶。
「川川,別再做傻事了。媽媽跟你是一條命呀。」
滕俊川的媽媽捧著兒子的小臉,聲音顫抖着說。
「媽,」滕俊川喃喃地說,「龍王爺不要我。」

滕俊川的媽媽聽了又是笑又是哭。
「川川,媽聽你的,以後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滕俊川的媽媽連眼淚也不擦。
「媽,我想轉學。」
滕俊川說。
「好好好,媽媽同意,媽就是跑斷了腿也幫你轉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