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季纓 馴妻 第 8 頁


突然地,小白的眼睛緊盯着門口的方向,不停的吞口水。 「怎麼了?」駱臻臻好奇地問道。 「他好帥……那個扶着一個女人進來的男人。」小白指着門口陶醉的說道。 而很自然的,駱臻臻也將視線移向了門口。 * *
作者:待考 / 頁數:(8 / 0)

「聽到了沒有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叫人帶妳們出去。」

「隨便你!你可以把我趕出去的話,那我就服了你。」
駱臻臻彈了下手指,一旁的兩個大漢馬上站起來,這兩個大漢是駱東特地安排,要他們好好的保護她。「他說要趕我出去,你們覺得如何?」
兩個大漢揪緊了經理的領帶,將他拉向他們,然後打開了西裝外套,讓他看到他們西裝裡所藏的「傢伙」。
「你要將我們家小姐趕出去?」
「沒有!沒有!」
「怎麼樣?」駱臻臻笑道。
「沒有!沒有!您請慢慢的玩,玩的高興就好,高興就好。」
他連忙的揮揮手,深怕一個不小心,連小命都丟了。
「那還不快滾?」
「是!是的。」

「哇哈哈哈……這樣就嚇跑了,有夠沒用的,真是笑死人了……」
阿花在一旁恥笑道。
「閉嘴!」
「是!大姐頭。」

突然地,小白的眼睛緊盯着門口的方向,不停的吞口水。
「怎麼了?」駱臻臻好奇地問道。
「他好帥……那個扶着一個女人進來的男人。」
小白指着門口陶醉的說道。
而很自然的,駱臻臻也將視線移向了門口。

* **********

「都說這種地方不適合妳來了,妳還偏要來!真是的!」鬱弘騏皺着眉,扶着自己的未
婚妻子于真慢慢的走進了這間PUB。
于真是他一位異姓叔叔的女兒,鬱弘騏從小與于真的感情就很好,而于真的父親戲言說要將於
真嫁給鬱弘騏,而當時年紀輕輕的鬱弘騏竟也答應了,兩人就一直交往到現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說他們是青梅竹馬一點也不為過,而且鬱弘騏十分的疼愛這個未婚妻,將她當成是手中的珍寶一般在呵護。
其實于真長得並不出眾,她纖瘦的身形、蒼白的臉色,任誰一看都會覺得她的身體並不是很好。
而她的身體也真的很不好。
由於患有先天性的心臟病,所以她身邊無時無刻都得帶著藥,根本就與藥離不開,成了名符其實的藥罐子。
也因為如此,于真的父親不想拖累了鬱弘騏,所以曾告訴過他要解除婚約,但是他拒絶了。
他向于真的父親承諾他會想辦法治好她的病,也承諾他會好好的照顧于真,絶對不會拋棄她。
他的誠心感動了于真的父親,所以兩老決定在半年後為他們舉行婚禮。
對於于鑋,他一心認為自己是真的愛她,照顧病弱的她已成了他的,他習慣去呵護她、去疼愛她。
對他來說,于真就是他所守護的對象、是他得捧在手中的寶,他認定了他就是會娶于真,而他應讓是愛她的。
「討厭,人家只是想來這種地方見識看看嘛!」于真對著他撒嬌,那蒼白的臉色讓鬱弘騏憐惜不已。
「我知道你一定不想帶我來對吧?你一定是在嫌我煩吧?」她故作幽怨的控訴他。
「我有這麼說嗎?倒是妳!妳可得老實的告訴我,妳又在哪個電視頻道看到這種店了?」他不讓她隨便敷衍,輕笑問道。
由於她身體不好,所以于真的父親根本不放她單獨出門,因此她只能每天看著電視節目,當個名符其實的電視兒童,而若她想踏出家門一步,就必須由鬱弘騏來接送。
「忘了是哪個頻道了,不過我對這種店真的很好奇。」
她坦白道出。店內刺鼻的酒味與煙味令她忍不住咳了幾聲。
「就說妳不要來了。」
他擔憂的輕拍她的背,「回去吧!」
「不要,人家要來見識見識,不然以後嫁給你,人家在背後說鬱弘騏的妻子是個大草包,那我會很難堪的。」

「不會的,有我在妳的身旁,沒有人敢罵妳的。」
他用手指點了點她的小鼻子,笑道。
「騙人!」她嬌笑着。
「真的。」

「走啦,我們進去吧!」
「不舒服要馬上說,不然我下次不帶妳出來了。」
他警告的對於真說道。
「好啦!不要這麼凶嘛!」
PUB的服務生領着他們到隱密的角落坐下,而他們坐的位置剛好是駱臻臻的斜對角,所以駱臻臻可以很清楚的看見他的臉。他那張俊逸的臉龐深深及引了她的目光。
在他稜角分明的臉上,有一對飛揚的濃黑劍眉、直挺的鼻樑及細薄的性感唇瓣,他的頭髮上了一些髮油,讓頭髮看起來整齊極了,一身黑色的西裝襯托出他修長的體格與那股紳士般的優雅氣質。
他與「赤焰盟」的弟兄畢竟是不同的。
雖然「赤焰盟」的弟兄也是一身的黑色西裝,但是外表所流露出的氣質就是差很多,尤其駱臻臻從小就是在「赤焰盟」長大,早就習慣了幫裡的弟兄對女人那種粗魯的舉止及一出口便是成串的三字「箴言」的話,根本就沒有見過像鬱弘騏這樣溫柔的人。
他呵護于真的那種溫柔的態度讓她羡慕,而他那由內所散髮出的氣質也懾住了她的心。
她根本就沒有辦法移開自己的視線,只能緊緊的盯着他。
鬱弘騏敏感的發現到有一道灼熱的視線緊盯着自己,順着那道視線望過去,瞧見了駱臻臻,訝然的看著她美艷的容顏,他微挑了挑眉,給了她一個禮貌性的笑容。
他的笑令她根本就沒有辦法回過神來。
骨子裡那種掠奪的本性完全的展露了出朲人,她向自己發誓一定要得到他,就算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也沒關係。
「妳乖乖待在這裡,我上一下洗手間。」
他溫柔的在她的耳畔說道。
「好啊!你要快一點回來唷。」
于真笑道。
「妳要不要點一些什麼東西?」
「我要喝酒。」

鬱弘騏喚來了服務生,「麻煩給我的未婚妻一杯牛奶。」

「我說了我要喝酒。」
于真發出小小的抗議。
「拜託,妳別想害我好嗎?我不想以後連妳們家的大門都跨不進去。」
他開玩笑的說道。 
「我爸爸又不會怎麼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