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季纓 馴妻 第 9 頁


「嗯……」鬱弘騏從沙發上起身,然後走入了洗手間,而于真則是坐在沙發上專心的聽著店內流泄的音樂。 見到他走進了洗手間,駱臻臻也從沙發上起身,「妳們在這裡等我,我去廁所一下。」 「好的,大姐頭。」 駱
作者:待考 / 頁數:(9 / 0)

「是啊!問題是我會有愧疚感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搖頭失笑。
「討厭……」

「對了,等一下等我回來時,再幫倒一杯威士忌酒。」
他對服務生吩咐道。
「好的。」
服務生點頭離開。
「那你怎麼可以點酒!」她不平地低吼道。
「我是我,妳是妳。」

「你岐視女人。」
她不滿地道。
「小姐,妳這個帽子可扣大了,我根本就沒有歧視女人的意思,呵呵……而且妳知道我媽也是女人不是嗎?而且還是隻凶巴巴的母老虎,這些話要是傳到她的耳中,妳看看我會不會死得很難看?」
他誇張的表情笑了她,「好了,你快去啦,我會乖乖的在這裡等你。」
于真笑着搖頭說道。
「嗯……」
鬱弘騏從沙發上起身,然後走入了洗手間,而于真則是坐在沙發上專心的聽著店內流泄的音樂。
見到他走進了洗手間,駱臻臻也從沙發上起身,「妳們在這裡等我,我去廁所一下。」

「好的,大姐頭。」

駱臻臻跟着走入了洗手間裡。

**********

這間PUB的男女洗手間都在同一區裡,這個區在隔成數間男女洗手間之後,前方有有一條小走道,做成了洗手台。
不管是男是女,在如廁之後,都可以在這個洗手台洗手。
如廁之後,鬱弘騏按了一些洗手乳在手上,便在水龍頭下清洗起來。
而駱臻臻也在此時走到他的身旁洗手。
抬起頭,他禮貌性的向駱臻臻點點頭,在鬱弘騏轉身要離開之時,駱臻臻開口喚住了他,「等等……先生!」
「有事嗎?」鬱弘騏轉身看著她。
她長得很美,而且是那種艷光四射的美!這是鬱弘騏見到了駱臻臻的時,映入了腦中的第1個想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頭長髮挑染成了大紅色,臉上也上了紅色的妝,那雙眼眸又大又媚,似乎可以勾人魂魄,而那直挺的鼻樑、嫣紅的唇瓣配上了一張瓜子臉,她真的是一位美女,而且是那種美艷型的女人。
但,那與他無關。
不可否認的,若是他現在身旁沒有任何女人的話,那他一定會主動的追求眼前的美女。
但,他早已尋着了他今生的摯愛了,那就是于真!
他和她要牽手一輩子的。
想起了于真那張天真又單純的小臉,他就忍不住的露出了個溫暖的微笑。
「嗯……」
個性一向刁蠻任性的駱臻臻在接觸到他那溫柔的眸光之際,竟然不出話來。
「怎麼了?還是妳不舒服?」
「不是。」
駱臻臻困窘的搖着頭。
「請問妳有什麼事嗎?」
「我──我要你當我的男朋友!」抬起了小臉,她強硬的面向鬱弘騏說出她的要求。
「當妳的男朋友?」鬱弘騏揚了揚眉,搖頭笑了。「很抱歉,我有未婚妻了,而且我們兩個快要結婚了。」

「不行!我就是要你當我的男朋友。」
她走近他,兩手拉開自己衣服的襟口,「難道你不想要我嗎?」男人都吃這一套的,對於男人來說,不吃白不吃,既然有自動送上門,就一定會收下來,駱臻臻在心裡想道。
「很抱歉。」
鬱弘騏看了她的舉動一眼,搖了搖頭,「我未婚妻還在等我,而且我這個人有個壞習慣就是自己送上門的女人,我不會要,更何況妳身上的煙味與酒味實在是太重了,我不喜歡女人身上沾有這種難聞的氣味。」
說完他就笑着轉身離開。
聽到鬱弘騏的拒絶之後,駱臻臻覺得十分不可思議,竟然有男人會拒絶她?
而且竟然沒有像阿花與小白去釣的男人一樣露出急色樣!
為了他的拒絶,她非要將鬱弘騏給追到手不可,而且她是真的對他動心了!

***********

「怎麼這麼久才回來?」于真笑問。
「妳又沒有告訴我何時得出來?所以我還記得出來就不錯了!」鬱弘騏開玩笑道。
「那我又沒有叫你出來,你怎麼又出來了?」于真反問。
「因為我知道妳在想我,所以捨不得不出來。」
鬱弘騏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臉蛋,語帶疼惜地說道。
「討厭!每次都說一些話來哄人家!」于真拍掉鬱弘騏的,他笑着落坐在她的身旁。
「因為妳愛聽嘛!」
「我哪有?」她臉都被他逗紅了。
「有啊!」
「其實我常常在想一件事。」

「什麼事?」鬱弘騏界面問道。
「弘騏,你也知道的!我的身體一向不是很好,若是有一天真的出了什麼意外,沒有辦法陪你走完下半輩子的話,那你一定要再找個愛妳的女人。」
于真哽咽的說道,在她心裡,她一向認為鬱弘騏需要比她更好的女人,而不是一直陪着她這個藥罐子。
她不願意他為了她,而錯過其它更好的女人,她不想一輩子拖累他!她希望自己若真的發生了不測,有人可以愛他、替他照顧他,而他也可以敞開心胸去愛,不要錯過真愛他的女人。
「妳說這些不吉利的話做什麼?」鬱弘騏眉頭皺了起來。「真不知道妳這個小腦袋瓜子在想些什麼!」」
「給人家保證嘛!」她撒嬌着。
「不行,我不對妳做這種保證。」
他認定了她是他相伴一生的女人,也只有她,他願意傾其所有的付出。
對於其它的女人,他從沒有那麼花心思過,他無微不至的照顧着她,壓根兒不想去分辨他對她究竟是何種感情,而且他知道于真需要他。
為此,他更無法拋下這種情同妹妹一般的她。
「你不愛我了……」

「不要哭!」鬱弘騏的心都疼了,他將她摟在懷裡。
「好啦,快說嘛……」
她不想再拖累他了,就算她不幸真的走了,她希望他也可以得到幸福。
「不行。」

「嗚……」
于真開始嗚咽的哭泣着。
「好好……妳說什麼都好。」
鬱弘騏一向拿于真沒轍,只要她的淚水自眼眶中滑落,那他就只有豎白旗的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