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項琦愛你無罪 第 10 頁


以同情我,給我一點點關心……」只是金悠話還沒說完,屋外就傳來鼓掌、大笑聲,聲音冰冷得有若從地獄竄出,教人愈聽愈毛,忍不住全身發顫。金悠和胡嬤嬤的臉色立時發白、發青,胡嬤嬤更是腿軟的當場跌跪在地上。「沒想到我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37)

「小姐,你還不明白嗎?他根本不喜歡你啊!你醒一醒好嗎?就算把全天下的女人都趕走,你的顛哥哥還是不會要你的,因為他一開始就認定咱們是十惡不赦之徒,不配和他相交往來!小姐,你就聽話吧!跟嬤嬤回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不要!顛哥哥,你告訴我,嬤嬤說的不是真的,你不討厭我的,對不對?」金悠失措的抓着宋上顛,仰着小臉淒楚的求他給一點保證。時尚書屋
「你希望我說什麼?在這裡,我可是你們的階下囚,有何資格說話?」他冷淡的撤了下嘴角。時尚書屋
「那你就別說,什麼傷我的話都別說……」
金悠可憐兮兮的說。「我明白是我自己一廂情願,但你知不知道,能再見你一面對我而言是多難的奢求,我好不容易找到機會來見你,你可不可以同情我,給我一點點關心……」
只是金悠話還沒說完,屋外就傳來鼓掌、大笑聲,聲音冰冷得有若從地獄竄出,教人愈聽愈毛,忍不住全身發顫。時尚書屋
金悠和胡嬤嬤的臉色立時發白、發青,胡嬤嬤更是腿軟的當場跌跪在地上。時尚書屋
「沒想到我的女兒竟是個痴情種,還死皮賴臉至這種地步。」
金也郎一身黑裳,神情陰冷的走進來。時尚書屋
「阿爹,您怎麼……」
金悠下意識的挨近宋上顛,眼裡的驚慌清楚的顯現着。時尚書屋
「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是吧!」金也郎揚唇邪笑的走到椅子前坐下,完全沒去瞧其他人一眼,只是接過隨從遞來的茶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時尚書屋
宋上顛冷冷的睨着他,絲毫不隱藏心中的痛恨和嫌惡。時尚書屋
他就是金也郎?那個殺人如喝水、下毒像吃飯的魔頭?殺意開始在宋上顫心頭蔓延開來。時尚書屋
不要!感受到宋上顛的怒氣,金悠不動聲色的握住他的手,用眼神哀求着他。他的功力全讓她用藥物封住,若和她阿爹對上,真的只有死路一條!
「你不用跟他眉來眼去,現在沒人救得了他!」金也郎放下杯子,眼神凌厲的掃向金悠和宋上顛。時尚書屋
「阿爹,您要……」
金悠顫了下,欲言又止。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沒錯!就是你聽見的!你以為我當真什麼都不知道嗎?哼!我的女兒,你也大天真了!我早知近幾個月來你心神不寧、魂不守舍的肯定有問題,於是派人暗中看著你,只是沒想到你竟搶先替我遠到了天鷹六將中的宋上顛,還順道引來了夏侯戈和葉祈,倒替我省下了許多麻煩。」
說完,金也郎陰沉的乾笑幾聲。時尚書屋
「不!阿爹,求您別殺他!您要我做什麼都好……」
金悠大驚失色的擋在宋上顛面前。時尚書屋
「小子,我這傻女兒喜歡你呢!你有沒有啥話要說?」金也郎似笑非笑的睇着宋上顛,嘲諷的挑挑眉,表情怪異得讓人不寒而慄。時尚書屋
「哼!要殺就殺,哪來這麼多廢話!」宋上顛桀驁不馴的撇嘴冷笑,一點也不把他放在眼裡。時尚書屋
「不——」 金悠額冒冷汗。時尚書屋
「你閉嘴!」金也郎陰冷的斥道,「這小子有氣魄,只可惜跟錯了主子,偏生他又忠心得緊,肯定不會答應為我所用。所以……女兒呀!爹給你一個機會,讓你自己決定該怎麼做。」
「阿爹!」金悠心驚膽顫的喚了一聲,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
「你知道我向來最痛恨叛徒的,那些妄想挑戰我的話的人全都成了一堆白骨,但為免你將來怨我不疼你,所以我破例給你一條生路,只要你親手殺了他,我就不辦你私結外人,意圖顛滅毒門之罪。」
「不!我不能!」金悠想也不想的低嚷,怎麼都沒想到父親要求的竟是要她親手殺了宋上顛。時尚書屋
「捨不得是吧!無妨,我讓人替你殺了他也行。」
金也郎陰惻側的冷聲道,揮手示意身旁的兩名毒門教眾動手。時尚書屋
「誰敢!」
金悠想也不想的搶身護在宋上顛身前,只見她雙手袖袍一揚,立刻飛散出一推粉末,那兩人反射性的往旁邊跳開,下一刻她又揮手將另一種帶著香味的粉末撒上宋上顛的臉。時尚書屋
「你——」宋上顛正想為她突如其來的暗算發怒時,她卻搶先一步在他耳旁輕聲道——
「別開口,快運氣,我會拖時間讓你好儘快恢復功力。」
「你什麼意思?竟敢抗拒我的命令!」金也郎勃然大怒的拍桌站起,「難道你真想讓我將你逐出毒門?」
沒料到一手養大的女兒,有一天竟會反叛他!為此,金也郎的臉色鐵青。時尚書屋
「阿爹,女兒不想與你為敵,請你叫他們退下,讓他走!」金悠央求道:「只要你放過他,你想殺了我都行,我絶無怨言!」
「不可能!他是天鷹六將之一,向來和咱毒門作對,害得我稱霸天下的夢想拖延至今都沒法實現,要我放了他絶對不可能!」金也郎狠戾的朝他們兩人逼近。時尚書屋
「求求您!阿爹,我真的喜歡他,他若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金悠邊看著宋上顛的情況,邊和父親對峙着。時尚書屋
「你就是這樣沒出息,才讓人不能放心信任。我知道你喜歡他,就是因為如此,我才更該殺了他,否則只要有他在的一天,你就永遠無法定下心來接掌毒門,更遑論實現我稱霸天下的心願。」
金也郎冰冷無情的伸出手。時尚書屋
「阿爹若要殺他,就連我也一起殺了吧!」金悠不知哪來的勇氣,擋在宋上顛的身前,對著金也郎猛嚷了出來。時尚書屋
「你發什麼瘋!」即便一直暗中在恢復功力、打通經脈,可周圍的事宋上顛一項也沒漏聽漏看。時尚書屋
千鈞一髮之際,他及時恢復功力,跟着便想也沒想的出手拉過金悠,將她往後拖了幾步。時尚書屋
「他要殺我,你就真蠢的用自己的肉身擋?」他破口大罵。時尚書屋
他可不是對她動了情,他只是在還她捨命相護的人情。宋上顛這樣告訴自己。時尚書屋
「啊!你功力恢復了?那還不快走!」金悠擔心的急道。時尚書屋
「蠢女人!你真當金也郎如此不濟,會讓我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