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項琦愛你無罪 第 11 頁


也不肯低頭,不過,你要是死了,那我的傻女兒會傷心得活不下去,你忍心嗎?」金也郎走到來上顛面前,眼神陰沉得嚇人。「阿爹,您千萬別傷他!」金悠急挨了過來。她知道,當父親露出那種要笑不笑的表情時,就意味着他要開殺戒了。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37)

宋上顛從容的站在原地,沒有動分毫。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該來的總會來,若這個大魔頭想拚命,他隨時奉陪。
===================================================================================
||最言情小說書庫||項琦《愛你無罪》 字型大小 大 中 小 顏色 -

背叛

「若你不是天鷹國的走狗,我倒想說服你為我所用,只是可惜啊!」金也郎眯眼望着宋上顛,一臉似笑非笑。時尚書屋
「就算不在鷹王麾下效命,我也不會跟個喪心病狂的邪教妖人打交道。」
宋上顛沉聲冷笑。時尚書屋
「宋將軍果然如傳聞中一樣,一身傲骨,寧死也不肯低頭,不過,你要是死了,那我的傻女兒會傷心得活不下去,你忍心嗎?」金也郎走到來上顛面前,眼神陰沉得嚇人。時尚書屋
「阿爹,您千萬別傷他!」金悠急挨了過來。她知道,當父親露出那種要笑不笑的表情時,就意味着他要開殺戒了。時尚書屋
「你到旁邊去,別過來瞎閙找死!」
「你滾開!」
來上顛和金也郎同時不耐的開口斥道。時尚書屋
「不!你打不過我阿爹的,求你別再說了!」金悠焦急的抵着宋上顛的胸膛,想推他走開。時尚書屋
‘你別擋着我,到一旁去!”宋上顛不耐煩的瞪着她。時尚書屋
「來人!把小姐架開!」金也郎也開口喚人。時尚書屋
「我不走!我一定要跟顛哥哥在一起,如果阿爹要殺他,我就陪他一起死!」金悠迅速回身緊抱著宋上顛。時尚書屋
阿爹的殘忍,她最是清楚,他可以在分毫未動、彈指之間就將劇毒施於人身,被下毒的人甚至還未發覺使毒發而死,所以,她絶不能讓阿爹有機會傷害顛哥哥!
「你翅膀長硬了是嗎?竟敢忤逆我,我最後一次問你,你當真要護着他是不是?」金也郎怒目問她。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是!」金悠硬着頭皮回應。時尚書屋
「你不想做我女兒了?」金也郎眼中的怒意更熾。時尚書屋
「你走開!別以為你這麼做,我就會感激你,我不希罕!」宋上顛的臉色也一樣難看,他伸手想拉開她攀在身上的雙手。時尚書屋
「我不要你的感激,我只想要你安全離開這裡!」
金悠先看看他,才抬頭對父親說:「若阿爹真要殺他,那我願意用自己的命換他的安全無恙。」
「好!既然你這麼堅持,我要是不答應你,不就顯得我這個做阿爹的度量不大,容不下女兒的心上人?時尚書屋
好,你想救他,我就成全你!”金也郎怒氣熾盛的凝視着金悠,手緩緩舉了起來。時尚書屋
一陣涼風倏地颳起,就在宋上顛察覺有異,正要反擊時,難以形容的沁人香味已飄送進了兩人的鼻息。時尚書屋
「阿爹,這是……」
金悠愣了一下,瞳孔猛然放大。阿爹竟然對她和顛哥哥下毒!
「你這個魔頭!還真是名副其實,連自己的女兒都不放過!」宋上顛沒有費事去哀悼自己中了什麼毒,雙手抱胸,面不改色的冷哼道。他已經有心理準備,知道金也郎不會輕易放過他。時尚書屋
「你這個小子,骨頭真不是普通硬啊!你可知道方纔我施在你們身上的是什麼毒?或許你不清楚,不過『黃泉飄香』這種毒,問我女兒她一定知道。」
金也郎邪笑的脫了一眼金悠,滿意的看著她由青到白的駭然臉色。「女兒,你後悔了吧!這小子真值得你為他這麼做嗎?」
金悠只擔心着該如何救宋上顛,她不言不語的神情,讓金也郎以為她是怕死、後悔了。時尚書屋
「女兒,你可得想清楚,黃泉飄香是毒門密傳劇毒,中毒的人不會立刻死亡,卻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一天天腐爛,直至變成活死人為止。而傳到阿爹時,解毒配方早已佚失,惟一剩下的是僅存的兩顆解藥,你說,現在該怎麼辦才好呢?」金也郎對金悠笑了笑,他從腰間取出的兩顆艷紅色的丹藥,將其中一顆輕輕的捏成粉。時尚書屋
「阿爹!」金悠大驚失色的望着他的舉動,眼裡是明顯的錯愕。時尚書屋
「乖女兒,聽你喊這聲阿爹,我還真捨不得,畢竟你是我的親生女兒,骨子裡流着我的血,要眼睜睜的看著你死,我也不好受,所以我把這顆解藥留給你,但前提是你得親手殺了他,然後一輩子留在毒門,陪我這行將就木的老頭。」
金也郎對著金悠攤開手掌,裡頭有一顆紅艷的解藥。時尚書屋
「但是……」
金悠回頭望着宋上顛,水眸裡有明顯的掙扎,「你……」
她欲言又止,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時尚書屋
宋上顛什麼都沒說,依舊冷沉着臉,他讓她自己做決定,因為他也想知道,在性命交關的當下,她口中的愛與那顆解藥孰輕孰重。時尚書屋
怔怔地回望宋上顛一眼,金悠滿懷愧疚的走到金也郎面前,她遲疑了一下,終於拿起那顆藥丸放入自己的嘴裡,沁人的花香立刻擴散至嘴鼻間,讓她知道這藥丸確實是解藥。時尚書屋
「女兒,現在你可以把他殺了吧!」金也郎冷笑的從隨從手中接過一把刀,交到金悠手裡。時尚書屋
「好。」
金悠咬着下唇,舉刀走向來上顛,就在他以為她要揮刀時,她卻丟下刀子撲進了他懷中,紅唇猛的印上他的,將含在舌下的解藥哺送進他嘴裡。時尚書屋
「為什麼要這麼做?」宋上顛剛毅的臉上有着震驚,他蹙着眉瞪她。她為了他,連命都可以不要嗎?時尚書屋
「我說過,我只在乎你,我不會讓阿爹傷你的。」
她情深不悔的說。時尚書屋
「你敢?你真為了這男人甘願毀了自己?」金也郎勃然大怒的緊握拳頭,額上青筋浮現。時尚書屋
「你快走,我阿爹要殺人了!你走啊!」一見金也郎的表情,金悠大驚的推着宋上顛,命胡嬤嬤帶他出去。「你快跟嬤嬤走,我會擋着我阿爹的!」焦急的閃過朝她攻來的毒門教徒,她邊對著宋上顛嚷着。時尚書屋
「住口!是你把我弄進來的,我要你自己送我出去!」宋上顛火大的劈倒攻擊金悠的教眾,伸手將她拖了過來。時尚書屋
開玩笑!抓他來又逼他走,她當他是狗兒,呼之即來、揮之則去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