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項琦愛你無罪 第 12 頁


…我答應過夫人的!」胡嬤嬤老淚縱橫。她是小姐的親娘的陪嫁婢女,在夫人去世時,她答應要好好照顧小姐的,所以她一定要護着小姐!「我知道你其實很想跟他走,那我就看在父女一場的情分上,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們能逃得出去,而你又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37)

「都什麼時候了,你可不可以講講理?」 金悠被他抓着,又是閃又是躲的,手腕都快被他捏紅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你是我辛苦養育大的,卻不聽我的話,那我留你有什麼用!」金也郎忽然大吼,推開擋在面前的教眾,縱身飛撲向宋上顛和金悠。時尚書屋
「快走!」金悠的小臉全變了色,她想也不想的使勁推開宋上顛,讓金也郎一掌重擊在她的身上,將她打飛了出去。時尚書屋
「笨女人!你瘋了是不是?」宋上顛想都沒想的衝過去接住她下跌的身子,驚訝的瞪着她流出嘴角的血痕。時尚書屋
「小姐,你怎麼這麼傻?」 胡嬤嬤也衝了過來,急得眼淚猛掉。時尚書屋
「嬤嬤……帶他……走……」
金悠痛苦的擠出幾個字。時尚書屋
「不!嬤嬤要陪你……我答應過夫人的!」胡嬤嬤老淚縱橫。她是小姐的親娘的陪嫁婢女,在夫人去世時,她答應要好好照顧小姐的,所以她一定要護着小姐!
「我知道你其實很想跟他走,那我就看在父女一場的情分上,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們能逃得出去,而你又能活得下來,以後天涯海角就隨你逍遙。」
金也郎無情的冷笑道。時尚書屋
黃泉飄香已無解藥可解,再加上被他打了這一掌,她能活命的機會几乎是等於零。可別怪他狠心,誰讓她為了個天鷹走狗硬是要和他作對,養了這樣的女兒不如不要!
「爹……」
金悠張着嘴,努力的想說話,宋上顛卻不耐煩的打斷她的話。時尚書屋
「他都要殺你了!你還喊他爹?」他緊抓着她,邊抵擋金也郎揮來的掌風。時尚書屋
「小姐,你們快走!」胡嬤嬤將一把毒粉撒在空氣中,在眾人四散分逃時,她奮力的撲向金也郎,使盡全力的抱住他,給了宋上顛他們逃脫的機會。時尚書屋
宋上顛帶著金悠提氣奔出時,胡嬤嬤在金也郎的凌厲掌風下口吐鮮血倒地不起……
☆☆☆www.4yt.net☆☆☆www.4yt.net☆☆☆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來到一處積雪的茂林裡時,金悠再也支持不下去的雙腿一軟,跌坐在雪地上。時尚書屋
「你可以走了……我已經沒能力留住你……」
金悠氣若游絲的勉強說道,眼裡有着晶亮的水光。到最後,她還是沒法留住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哼!我也不想和你這妖女有任何牽扯!」宋上顛惱怒的投給她一瞥,真的轉身就往前方走去。時尚書屋
走沒幾步,他聽到身後傳來斷斷續續的微弱喘息,以及一些奇怪的聲響。時尚書屋
一回頭,他就看見金悠掙扎的起身,踉蹌的往來時的方向走去。時尚書屋
「你去哪?」他煩躁的上前攔住她,粗魯的斥問。時尚書屋
「別攔我……我得回去……找嬤嬤……」
她步伐不穩的想越過他。時尚書屋
「你腦袋有毛病是吧!你現在回去也見不到她了,照金也郎殘忍的性子,有可能放過她嗎?我費了一番勁才救你出來,我不准你回去找死!」他一把扯過她的身子,讓她差點摔倒。時尚書屋
「可是……她是我嬤嬤……我不……不能沒有……她……」
她支持不住了,雙膝一軟就倒下,淚流滿面的臥倒在雪地裡,哽咽到几乎昏厥。時尚書屋
「人說不定都死了,你哭也沒用!」宋上顛受不了的蹙起濃眉,只覺得女人真是不可理喻,也不看看是什麼地方,說哭就哭。時尚書屋
「不……她好好的……沒有事……」
她激動且氣息不穩的哭喊着,「你騙人!我要見嬤嬤……」
「我說她死了!你聽見了沒?」憑金也郎凶殘的性子,胡嬤嬤絶對沒有活命的機會!
「不會的……嬤嬤沒死的……」
金悠傷心的流着眼淚,昏昏沉沉的神志和身體的疼痛,讓她昏厥了過去。時尚書屋
宋上顛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終於滿臉嫌惡的抱起她。他根本不想管她的死活,但看在她方纔捨身救他的份上,他就勉強幫她一次,就當是還她一個人情!
☆☆☆www.4yt.net☆☆☆www.4yt.net☆☆☆
不知在茫茫雪地裡走了多久,宋上顛總算找到一處廢棄的小屋,將金悠抱了進去。時尚書屋
「我想這兒又臟又破,肯定不合你這千金小姐的格調,但你若不想凍死在外頭,就將就一下。」
他先放下她,伸手將滿是灰塵的土炕稍作清理,才讓她躺平睡下。時尚書屋
「顛哥哥……是我……不好……」
金悠躺在炕上努力的想和他道歉。如果不是她,他也不會遇見這麼多麻煩,未了還要陪她淪落至此種境地。時尚書屋
「現在道歉不嫌晚了點!如果不是你的任性和固執,我怎會落到這種局面?冰天雪地的守在這間破屋裡,還得擔心後頭是否有追兵!」他看著她,口氣惡劣的罵著。時尚書屋
「那你走好了……別管我,反正……我就快死了……」
金悠邊咳邊轉身向炕床裡,委屈的落下眼淚。時尚書屋
現在她連靠自己的力量坐起來都不行,更遑論是留住他,他若真這麼不甘願,只管離開便是……
「對!但這全是你自找的,你活該!我根本不應該管你的死活,要我走?哼!我還不屑留下呢!」他心頭莫名其妙的興起一把火,憤恨惱怒的轉頭走向門口。時尚書屋
「你……你若能走下山……山下便是市集……鷹軍營區……在百里外……」
知道他要離開了,金悠忍不住拼着一口氣撐坐起來,她望着他的背影發怔,不捨的只能緊咬着下唇。時尚書屋
聽見她的話,宋上顛什麼也沒說的拉開破舊的木門走出去。時尚書屋
冰冷的寒風從開啟的門吹進屋內,金悠渾身發冷的猛咳着。時尚書屋
他離開了,不再回來了是不是?這也好,以後就不會有人再喊她妖女,罵她不知羞恥,她應該高興的,只是,為什麼她心頭會痛成這個樣?眼淚也像河水決堤般流個不停?時尚書屋
就在金悠又哭又咳到快喘不過氣時,宋上顛臭着臉進屋,狠狠的將門摔上。時尚書屋
「顛哥哥……」
金悠抬頭,露出不敢置信的欣喜笑容。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