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項琦愛你無罪 第 2 頁


舉動,讓他想也不想的立刻出手捉回她。「你發什麼瘋?活膩了是不是?」他冷厲的斥道。他可不是閒着沒事幹才出手救她,要不是這片樹林隷屬他的轄地,他有義務保護居住在此的百姓身家安全,他才懶得管她的死活。「你放手!讓我
作者:待考 / 頁數:(2 / 37)

「夠了!」宋上顛眉眼一冷,腰間的寶劍倏地出鞘,剎那間便以雷霆之勢刺穿盜匪心口,只見他不敢置信的雙眼大瞪,然後直挺挺的倒下,肩上的女子也掉了出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宋上顛反應極快的自馬背輕巧的躍起,在女子落地前有驚無險的接住了她。時尚書屋
「你沒事吧?」他將懷中的女人輕放在地上,口氣冷靜的詢問着。時尚書屋
「請幫我看看我奶娘怎麼了?她有沒有事?」她急急抓着他的衣袖哭問,一臉的狼狽失措,還有着明顯的恐懼。時尚書屋
「你去看看!」宋上顛不着痕跡的抽回手,轉頭對一個士兵下令。時尚書屋
眼見為首的盜匪已死,其他強盜也嚇得紛紛棄械投降。時尚書屋
宋上顛將剩餘事情交給手下解決,欲離開時,那名女子卻突地衝向一棵大樹,彷彿要自盡的舉動,讓他想也不想的立刻出手捉回她。時尚書屋
「你發什麼瘋?活膩了是不是?」他冷厲的斥道。時尚書屋
他可不是閒着沒事幹才出手救她,要不是這片樹林隷屬他的轄地,他有義務保護居住在此的百姓身家安全,他才懶得管她的死活。時尚書屋
「你放手!讓我死!我的爹娘都死了,為了投靠親戚才來到東北雪域,結果……現在連最疼我的奶娘都死了,我還活着做什麼?我乾脆死了算了!」她邊哭邊扭動,想掙出他的箝制。時尚書屋
「人都死了,不然你想怎麼樣!」宋上顛不耐煩的冷聲道。時尚書屋
「可是……我該怎麼辦?她是我奶娘,一向最疼我的,是我不好,連累她落到這種悲慘下場……都是我的錯……」
她心碎的啜泣着,一臉的楚楚可憐,小臉上爬滿了無助的神情。時尚書屋
聞言,宋上顛厭煩的想甩開她。時尚書屋
他早該想到女人都是厭惡且又麻煩的!
「你哭完了沒?」他冷冷低斥,接着受不了的命人將地上的老婦抬去埋了。時尚書屋
「還有,這幾具強盜屍體也一起燒了!」他再道。時尚書屋
「謝謝這位軍爺!你真是個大好人,老天爺會保佑你的……」
她拚命的抓着他,語無倫次的哭謝着,讓他愈聽愈煩的擰着眉想抽回自己的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就在此時,原本已死、躺在地上的老婦人,卻在幾名士兵朝她靠近時,出人意料的從地上一躍而起,跟着一抹白色煙霧便從她手中飄散開來。時尚書屋
頃刻間,空氣中充斥着不知名的香味,讓聞到的士兵全數軟倒在地。時尚書屋
「你……」
宋上顛一凜,出掌便擊向面前的女子,沒想到她卻搶先一步欺身向他,以唇覆上他的嘴,沁人的花香味立時自耳鼻喉間擴散。時尚書屋
陷人混沌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是女子淺笑如花的絶美臉蛋,以及那雙藴滿深情的水亮瞳眸……
☆☆☆www.4yt.net☆☆☆www.4yt.net☆☆☆
「時間若能就此停止,那該有多好。」
坐在床前,金悠依戀的望着沉睡中的宋上顛,怎麼都不肯移開目光。時尚書屋
天知道她等這一天等了多久,這些年來,她無時無刻不在想他,想起十年前上元夜的那一晚,笑容淺談、從容悠閒的他,牽着渾身臟污的她穿梭在花燈間……
直至今日,她還記得他指着蓮花宮燈,以及買串糖球輕聲安撫她等等的情景。時尚書屋
他不嫌棄她是眾人眼中的臭乞兒,不只陪着她看盡色彩各異的美麗花燈,還給了當時幼小的她一個活下去的希望和勇氣。時尚書屋
他告訴她要好好活着,日子再難過都不能放棄。時尚書屋
他一定不知道這句話成了她痛苦生命中的安慰和依靠。時尚書屋
「只要你能好好長大,我會等你來找我的!」

當時他是這麼說的……

「顛哥哥,我長大了,你還記得我嗎?」金悠眷戀的伸手輕觸宋上顛的眉目五官,迷戀清楚的映在她的水眸裡。時尚書屋
「小姐,」站在她身後的老婦人輕輕喚着她,「這樣真的好嗎?我擔心……」
「嬤嬤,沒什麼好擔心的,我只是想看看他,想待在他身邊幾天,這樣就夠了。」
金悠回頭給她一個微笑,要她放心。時尚書屋
「但若宋將軍醒來,發現這一切都是咱們設下的陷井,我怕依他的性子,肯定不會這麼輕易饒過我們。」
胡嬤嬤憂心忡忡的指出這一點。時尚書屋
聽說宋上顛嫉惡如仇,對於為惡殺人放火之徒,以及武林中所謂的邪魔歪道,一向都是殘忍毫不留情的,而她家小姐是西州毒門教主的親生女兒,光憑這一點,她就覺得宋上顛不會這麼簡單放過她們。時尚書屋
「嬤嬤,我懂您的意思,若是讓他發現我阿爹是金也郎,毒門教眾又在他的唆使下殺了許多無辜人民,他肯定會氣得想殺我……但是,嬤嬤,我真的忘不了他啊!」金悠嘆道。時尚書屋
「小姐,我知道十年來你唸唸不忘的人就是他,我也明白你喜歡他,但他跟你是不同世界的人……唉!你們是不可能有結果的。」
胡嬤嬤搖頭道。時尚書屋
當初,她禁不住小姐的苦苦哀求而幫忙設計抓了宋上顛,但這事若讓教主知道……她真的不敢想象會有什麼後果。時尚書屋
教主的殘忍,向來是毒門眾人所懼怕的,因為他太冷血無情了!
「嬤嬤,您別擔心,阿爹此刻並不在毒門,他不是下南方了嗎?所以不會有事的。」
聽見胡嬤嬤的憂慮後,金悠信心滿滿的安慰她。時尚書屋
「但是……」
胡嬤嬤依然憂心。教主那兒還不是她最擔心的,最教她不安且害怕的是,小姐終究會受到傷害!她和宋上顛真的不適合啊!
「就算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抑或是我在顛哥哥的眼中永遠都是邪教妖人,可我這輩子還是隻愛他,哪怕他會恨我一輩子,我都不會後悔。」
金悠回頭漾出一個堅定的笑容,眼裡的無悔深情讓人動容。
「唉!」胡嬤嬤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勸金悠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