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項琦愛你無罪 第 5 頁


☆☆☆www.4yt.net☆☆☆一進門,金悠就看見宋上顛背對著她站在窗前望着外頭的景象。她輕輕地喚了一聲,卻不見他有回應,於是先將手中的飯菜放置桌上。「顛哥哥,你餓了吧!我炒了幾樣菜,你嘗嘗看。」她走到他身後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7)

‘小姐,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就讓他走吧!你跟嬤嬤回西州,別教我老婆子擔心好嗎?” 胡嬤嬤不死心的勸道。自從禁不住小姐的哀求而幫了她後,這幾日她几乎是寢食難安,深怕有一天東窗事發,閙出亂子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嬤嬤,您別再勸我了,因為我真的好希望能圓這個心願。十年來,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他,想得都快瘋了!您央求我這事,我真的做不到。」
金悠搖頭說著。時尚書屋
「好吧!」胡嬤嬤嘆了一口氣,終於放棄說服她的念頭。「嬤嬤不說了,你快點進去吧!別讓他等太久。」
她催促她快點進去,自己則站在小徑上目送她離去。時尚書屋
小姐連宋上顛的日常起居飲食都一手包辦,不假他人之手,這樣的舉動後頭,其實隱藏着深切的愛意,就連老婆子她都瞧得分明,那個宋上顛究竟懂不懂小姐的心意?時尚書屋
☆☆☆www.4yt.net☆☆☆www.4yt.net☆☆☆
一進門,金悠就看見宋上顛背對著她站在窗前望着外頭的景象。她輕輕地喚了一聲,卻不見他有回應,於是先將手中的飯菜放置桌上。時尚書屋
「顛哥哥,你餓了吧!我炒了幾樣菜,你嘗嘗看。」
她走到他身後問着。時尚書屋
宋上顛只是冷哼一聲,頭也不回,擺明不想理她。時尚書屋
「顛哥哥,你吃點東西吧!我知道你心裡不快,但是身子也得顧呀!」她不死心的再道。時尚書屋
「你除了會叫我吃飯外,還會說什麼?」宋上顛不耐煩的嗤聲道。時尚書屋
「我……」
金悠愣了一下,跟着鼓起勇氣硬着頭皮伸手從後面輕抱住他的腰,「我知道你生我的氣,所以我說什麼你聽了都嫌刺耳,但你可不可以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證明自己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壞女人。我會做這樣的事,是因為我太喜歡你了呀!」她把臉埋在他寬闊的背,可憐兮兮的說。時尚書屋
「滾開!少拿你的臟手碰我,還有,你的身子肯定也乾淨不到哪去,所以離我遠一點,別將對付其他男人的那一套媚功用在我身上,我不吃這套的!」他嫌惡的推開她。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顛哥哥,你誤會了,沒有其他人,只有你……」
她眼巴巴的要解釋,話還沒說完就讓他的怒斥給制住。時尚書屋
「別跟我說這些,我不想知道!你這個妖女,滿口的謊話,沒一句是真的,就算你水性楊花、放浪下賤,都不關我的事!我惟一明白的是,像你這樣不知羞恥、自動投懷送抱的女人,通常不是青樓女子便是紅帳軍妓,男人一遇到你們,大概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你……」
金悠心頭一顫,心酸得再也抑制不住的落下淚。時尚書屋
她錯了嗎?她只是想愛他而已,他為何非要這麼鄙夷她?時尚書屋
他如利刃般傷人的話,比她阿爹揮落到她身上的鞭子還厲害,將她傷得鮮血淋漓。時尚書屋
「顛哥哥,我不是不知羞恥,我會這麼做,全是因為愛你,你相信我,我真的很愛你!」她哽咽的道,小臉上爬滿了淚痕,楚楚可憐的纖弱模樣讓他愈看愈怒。時尚書屋
「哼!你愛我?在這之前,我根本沒見過你,那你又是如何愛上我的?」他口氣冷冽得沒有一點溫度。時尚書屋
「你不記得了?」金悠心驚的退了幾步,「是你說只要我長大,有聽你的話好好活着,就讓我跟着你……這些話你不會都忘了吧?」她急急問道。時尚書屋
「荒謬!我根本不曾說過這種話,你腦子有毛病!」
他想也不想的斥道,完全不當一回事。他瘋了才會招惹她這種邪教妖女!而且這一輩子他還沒給過任何一個女人承諾,又怎會允她呢!
「顛哥哥,你真的忘了我?」金悠簡直不敢相信。時尚書屋
「該死的!你以為你是誰?憑什麼要我記住你?何況你也不瞧瞧自己的樣子,醜得讓人連看都覺得礙眼,你以為我該記得你嗎?」被她逼煩了,宋上顛口氣極差的猛地喝道。時尚書屋
「可是……」
金悠想哭,「當時你說我長得好,不像個小乞兒;你還說,在你的眼裡,我是最可愛的,哪怕別人都當我是乞兒、嫌我臟,你也不會討厭我……」
「你說什麼?」宋上顛遲疑了一下,腦海中隱約閃過一些畫面,一時間他仍然想不起來。「說清楚,我何時對你說過這些話?在哪裡?」他追問。時尚書屋
「你真的都忘了?」金悠雙眼含怨的迎向他,「你明明說會一輩子記得我,要我別忘了那一天,所以十年來我每日每夜都想著你,還有那一個滿街花燈的夜晚,我全記得牢牢的,你竟然忘了我們的約定……」
她心痛的掉下淚來。時尚書屋
「夠了!這到底何事?就算我們真的見過又如何?在我身旁出現的女人多如過江之鯽,我從來不會費事去記她們的長相,何況照理說十年前你不過是個小鬼,我更不可能記得住了!」
宋上顛不耐煩的越過她,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對於她的回憶,他一點興趣也沒有。時尚書屋
聞言,金悠的小臉整個暗了下來,她怔站了好一會兒後,終於忍不住問道:「難道你心裡連一個女人的影子都沒有?」
「哼!就算有也不會是你,她只能是雷雨萱。」
他冷冷地說,故意要讓她難堪。時尚書屋
縱使他對雷雨萱沒有半分兒女情意,卻也是眾多女人中他比較看得順眼且不嫌麻煩的,所以他寧願記住雷雨萱的長相,也勝過看眼前這妖女的臉。時尚書屋
「你真這麼想?」金悠心痛的垂下小臉,接着幽幽開口,「即使你心裡沒有我也無所謂,至少現在你在我身邊,不會離開我。」
她孤注一擲的伸手拉住他,「我不會讓你忘記我的!」
聽到她堅決的話後,宋上顛變了臉,「你想我記住你?行!那就讓我看看你有多與眾不同!」斯文俊朗的臉上突地出現一抹不搭的危險神情,跟着他使勁的反捉住她的手,將她扯過來壓在桌上。時尚書屋
他粗魯的撕着她的衣衫,臉上有一種金悠從未見過的殘忍狠戾。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