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項琦愛你無罪 第 6 頁


而啃咬她雪白的頸項。「不!你住手!」她驚駭的嚷叫,一顆心揪疼得緊。十年前那個待她極好極溫柔的顛哥哥去哪了?他不該是眼前這個殘忍無情的男人!她好怕這樣的他。「該死!你哭什麼?這不就是你要的?」他暴怒的從她肩上抬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7)

「顛哥哥,你別這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金悠大驚失色的伸手想擋下他,卻讓他火大的捉住雙手反壓制在頭頂。時尚書屋
「少裝什麼貞節烈女!你這麼費盡心思的要我留下,不就是為了想爬上我的床?」他無情的扯開她的破碎外衣,黑冷的眸子恣意欣賞她畏懼發抖的模樣。時尚書屋
「我沒有!沒有——」她倉皇的失聲叫道。她不敢相信他竟會是這個樣子……她不要啊!
「閉嘴,我不想聽你說話!」宋上顛陰冷的低吼,然後猛地俯下臉封住她的檀口,粗暴的吮吻嚼咬着。時尚書屋
邪佞狂放的舉動,讓她倏地覺得有種不堪的感覺,身子更是抖得像風中落葉。時尚書屋
她難受的直掙扎捶打他,卻惹得他更加怒火中燒。時尚書屋
「怎麼?原來你喜歡這種欲拒還迎的把戲,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他狂怒的轉而啃咬她雪白的頸項。時尚書屋
「不!你住手!」她驚駭的嚷叫,一顆心揪疼得緊。時尚書屋
十年前那個待她極好極溫柔的顛哥哥去哪了?他不該是眼前這個殘忍無情的男人!她好怕這樣的他。時尚書屋
「該死!你哭什麼?這不就是你要的?」他暴怒的從她肩上抬起頭來!想也不想的將她心碎的啜泣聲以嘴封吞下去。時尚書屋
他的舌不斷的在她嘴裡翻攪,不管她的抗拒,就是霸道的與之交纏。時尚書屋
他狂暴的報復在她身上,卻彷彿事不關己般的冷冷看著她小臉上的驚惶和痛苦。時尚書屋
驚慌失措之下,金悠什麼都顧不得的使勁一咬,讓宋上顛吃痛的立刻甩開她,狼狽的抬手抹去嘴角流出的血漬。時尚書屋
「顛哥哥!我……」
見狀,她愧疚的想伸手碰他,卻讓他鐵青的臉色給嚇得不敢行動。時尚書屋
「你真是他媽的該死!」喜怒向來少現于色的宋上顛,此刻竟有想打女人的衝動。時尚書屋
為免盛怒之下會一掌打死她,連帶連累到雷雨萱,緊握著拳頭的他狠狠地摔門出去。時尚書屋
☆☆☆www.4yt.net☆☆☆www.4yt.net☆☆☆
站在假山青池前,宋上顛憤怒的緊握著手,腦海裡漸漸浮現金悠說出的情景。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滿街燦亮的宮燈,將夜街照耀得如同白晝,他牽着小乞兒的手在燈海裡穿梭遊玩……
剎那間,宋上顛的瞳孔猛然放大,一臉不敢置信的錯愕。時尚書屋
他怎麼都沒想到她竟然是當時的那個小乞兒,當時他真的以為小乞兒是個男孩子!
「長大以後,我可以去找你嗎?」
「如果你能好好活下去,不再逃家到處遊蕩,我就答應你。」
當年他誤以為這番話只不過是她隨口說說,於是沒有多想的就答應了,結果她竟然當真了。時尚書屋
此刻,宋上顛有一種哭笑不得、懊悔不已的感覺。時尚書屋
「顛哥哥……」
不知何時,金悠悄悄的走到他身後,欲言又止的望着他的背影好一會兒,才硬着頭皮由後方拉住他的衣擺。時尚書屋
「你是不是生氣了?如果是因為我先前的態度惹你不快,那我向你道歉,你想怎麼樣都行,只要你別不理我。」
她卑微的哀求着,但這樣的態度卻惹得他更加惱火。時尚書屋
「你非得這麼低聲下氣、毫無羞恥可言嗎?我都說討厭你了,為什麼你偏不肯死心?」宋上顛回頭凌厲的對她喝道,眼神中滿是鄙夷和厭惡。時尚書屋
「可是我喜歡你,就算你討厭我,我還是忍不住的想喜歡你啊!」說完,她委屈莫名的緊咬。時尚書屋
「住口!你這個妖女,憑什麼敢對我說愛?你配得上我嗎?」他嗤之以鼻,伸手用力扯回自己的衣擺並推開她。時尚書屋
「我不是妖女!不是……」
她因為他一聲聲的妖女所傷,心痛難忍的低喊了出來,「我叫金悠,我不是妖女,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出生在毒門,我不想的!」
就因為她生長在毒門,他就認為她也是殺人不眨眼的萬惡之徒,便看不見她一顆愛他的心,這個理由她真的不能接受哪!
「你姓金?」宋上顛突地將她扯向自己,「你跟毒門魔頭金也郎是什麼關係?」他突然大怒,几乎要扭斷她纖細的臂骨。時尚書屋
「他是我阿爹。」
金悠知道依宋上顛的精明,就算她不說,他終究還是會知道,她只得咬牙實話實說。時尚書屋
只是話一出口,恐怕在他的心裡,她將永遠都會是個邪魔歪道,永不得翻身了。時尚書屋
「你說什麼?你是那殺人魔頭的女兒?」宋上顛暗黑的瞳眸頃刻迸射出怒焰。她竟是武林中人人聞風喪膽的殺人魔頭之女?時尚書屋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從來沒有殺過人,就算阿爹逼我,我也不曾濫傷人命,因為我知道你不會喜歡的。」
面對他滿是指責的憤怒眼神,她心慌的連忙解釋。時尚書屋
「住口!我不想聽你的狡辯!只要你是那殺人魔頭的女兒,只要你是毒門中人,在我眼裡,你就是個邪道妖女,人人得以誅之!」他無情的伸手掐上她的頸子。時尚書屋
「為什麼?我只是愛你、喜歡你……我沒錯……」
在他逐漸使勁之下,金悠的小臉上爬滿了淚痕。她不懂,真的不懂,為什麼她不能愛他?時尚書屋
「哼!愛?只是愛我,就對我下毒囚禁嗎?若是你討厭我,那我不就該死了?」宋上顛大怒,雙手的勒勁也愈烈。時尚書屋
「不……」
金悠呼吸困難的勉強擠出話,「這……是你給我的……串糖球……我留着沒敢……丟,因為……我在乎和你……有關的每一件事……」
她費儘力氣的從抽袋中拿出用紅錦布包裡的東西,抖開紅錦布後,她將吃串糖球剩下的竹簽舉到他眼前,滿是淚痕的臉蛋上有了一絲強擠出來的淒涼笑容。她是真的愛他啊!
宋上顛冷眼着她,跟着驀地鬆開勒在她脖子間的手。時尚書屋
「這是什麼鬼東西?破爛竹簽你也能把它當寶!」
他惱火的一把搶過她手中的竹簽,想都不想的就把它折成兩半,用力的往積雪的地上丟。時尚書屋
對於她的瘋癲、痴傻,他真的受夠了!
早知道當初他就不該多事,如果可以重來一次,他寧願放她自生自滅,餓死凍死都是她的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