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11 頁


父親是這樣當的啊?太叫人寒心了。鐘天恨仍是一勁地眉開眼笑,「你哪次打外頭回來不是蓬頭垢面,衣衫襤褸?說嘛,這次是不是削海了?”哼!是誰說的,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叫他來當這老頭子的兒女試試看。鐘靈兒切齒一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0)

鐘靈兒越想越傷心,越傷心就越急着回去找趙信長,起碼她還有一堆「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說”英俊瀟灑的哥哥們。時尚書屋

※※※

早先鐘靈兒打好的如意算盤是,瞞住阿圖秀梅未婚夫被殺的真相,好向
元世袓污來一大筆錢,讓她回名劍山莊佈施兼賑災。時尚書屋
等事情辦完,再跑一趟阿圖王爺府「假傳聖旨」,幫阿圖秀梅找個丈夫
嫁掉了事,以免她老是垂涎燕鐵木,害她亂沒安全感的。時尚書屋
孰料,半路殺出個鳳凰公主,害她不能人財兩得,還浪費了好多淚水。時尚書屋
現今連輕功都忘記如何施展,以至走得氣喘吁吁,兩腳痠痛。時尚書屋
「靈兒,你總算回來。」
鐘天恨喜孜孜地迎將出來,「聽說你直闖將軍府,
又大閙金陵殿,想必狠狠撈了一筆吧?”
「你不先問問我好不好?有沒有讓人欺負?」
父親是這樣當的啊?太叫人寒心了。時尚書屋
鐘天恨仍是一勁地眉開眼笑,「你哪次打外頭回來不是蓬頭垢面,衣衫
襤褸?說嘛,這次是不是削海了?”
哼!是誰說的,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叫他來當這老頭子的兒女試試看。時尚書屋
鐘靈兒切齒一笑,「一萬兩黃金。」
「赫!」鐘天恨忙亂地撫住心口,怕心臟一不留神,蹦了出來,「你你你,
那那那,錢錢錢,呢呢呢?”
「沒啦!」看誰狠?鐘靈兒決心讓她父親嘗一嘗心碎的滋味。「我送到鎮上的接濟所,一人發三兩紋銀,不到一個早上就全發完啦。」

鐘天根面色白得跟黑白無常似的,兩拳頭握得溢出汁來,只差沒憤而將
他女兒的脖子扭下來。時尚書屋
「我算是白養了你十幾年,也白教了你十幾年的書。孟子曰:有錢先給父親花。忘了嗎?」
孟子幾時變得那麼沒格調?時尚書屋
「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我以為必須把別人的父親當成我自己的爹一樣孝敬,所以我那麼做並沒有違背聖賢的意思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胡說!人有親疏遠近之分,你那麼做根本是無文無若無智能。」
「才不呢,子曰:四海之內皆兄弟。我這是和平、奮鬥、救大夥的博愛精神。」
完了,先聖宿儒到了他們父女嘴裹都變成了搞笑專家了。時尚書屋
「孔子說的不算數,孟子說的比較有道理。」
「可是孔子是孟子的師公耶。」
「師公又怎樣,年紀越大越胡塗。」
「所以同理可證,我比你有學問。」
「死丫頭!」做父親的就這點占便宜,辯輸了就乾脆用罵的,敢頂嘴就再
賞兩巴掌,誰叫你活該倒霉生做他女兒?時尚書屋
鐘靈兒雖明知她爹素來沒有暴力傾向,也不可能把她罵得多難聽,畢竟
名劍山莊大半的開銷是靠她「打土匪劫蒙古軍」弄回來的,但她卻不想再跟
他抬杠了,因為她好累,心裹頭比全身筋骨還要累。時尚書屋
哎!一不小心又想起燕鐵木那個登徒子,真要命!
「你把銀子全花光了,我怎麼去請大夫呢?」鐘天恨口氣突然變軟,一
屁股坐在松樹下的大石上,沮喪地折着樹枝。時尚書屋
「請大夫做什麼?」鐘靈兒依勢坐在他爹旁邊,「趙信長傷還沒好?昨兒個從蒙古軍那兒擒來的財物你都弄哪裹去啦?」
「不是趙信長,更別提那匹財物,那哪是財物,除了七、八箱重死人的
書籍之外,就是一些衣服鞋襪,當鋪都不肯要呢,害我白費力氣又倒霉透頂
的惹上一身麻煩。”鐘天恨火大撿了一塊石頭,啪一聲,捏得粉碎。時尚書屋
「你學會寒陰掌啦?」鐘靈兒忙抓住她爹的臂膀,「喔?你藏私,學會了武林絶學卻不肯教我,看我到娘墳上告你的狀。」
「傻蛋!」動不動就嚷着到她娘墳上告狀,真以為他會怕一個死..不,
她娘是他最心愛的女人,她沒死,她永遠活在他的心靈深處,與他精神長存。時尚書屋
鐘靈兒太瞭解她爹對她娘的感情了,是以三不五時就抬出她娘來恐嚇她
爹。時尚書屋
唉!生女若此,失復何言?時尚書屋
「看清楚,這是極陽拳,六年前就教過你了,到現在連名字都記不住,難怪三兩下就被燕鐵木那個傢伙抓回將軍府,我這張老臉都讓你去光了。」
「是哦!」她這時才隱約、依悉回憶起..「好嘛!算我錯怪你了。你怎麼知道我被燕鐵木逮去了?」她記得昨天在吊橋上,她爹忙着扛箱子,渾然
沒有察覺她身陷險境,慘遭..慘這個字好象不太適合哦!
「你以為爹是做什麼的?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兒陷入困境還袖手旁觀?」他很自負的把下巴抬頭比鐘靈兒的額還要高三寸。「若非多爾濟那王八羔子進來攪和,爹早把你救回名劍山莊了。」
是嗎?你的武功有燕鐵木那
麼好?時尚書屋

可,鐘靈兒關心的只是這個。時尚書屋
「你..你都瞧見啦?」包括他親我的那一段?時尚書屋
「那當然,」鐘天恨不知道她幹嘛緊張巴啦的,「多爾濟根本不是燕鐵木的對手,還敢跟他鬥,活該叫他削去了兩根手指頭。」
「不是那一段,再前面一點。」
「什麼?」
「呃..我是說,你到了多久,那..多爾濟才衝進來?」真是此地無
銀三百兩,愈問愈心虛。時尚書屋
「我一到他就衝進去啦?怎麼?我是不是錯過了..」
「沒瞧見就好,」鐘靈兒大口地籲着氣。時尚書屋
「沒瞧見什麼?」鐘天恨原本不覺得有何不對勁,但看他女兒閃爍着雙
眸,一臉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料想內情肯定不單純。「是不是燕鐵木施展了蓋世武功被你偷學去?」父女之間居然爾虞我詐,大玩猜謎遊戲。時尚書屋
鐘靈兒很慎重地思索着,燕鐵木的懷抱厚實而溫暖,他的吻纏綿而今人
心神蕩漾,至今仍是餘韻猶存,這功力算不算是蓋世武功?時尚書屋
也許每個帥哥的吻擁都是如此令人銷魂,對,等她跟別人打過「啵」以
後,再重新評估他的功力究竟有多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