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13 頁


..小姐,咱們不放心他。」珠兒表現得最積極,「萬一他有個三長兩短..”「是嘛,小姐,讓咱們留下來陪他,他好可憐噢。」「對呀,小姐。」集體抗旨?鐘靈兒至高無上的主子尊嚴再度被蹂躪得體無完膚。搞清楚
作者:待考 / 頁數:(13 / 0)

「你們幾時變得那麼有同情心我怎麼不知道?」鐘靈兒大剌剌地走向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元輔床邊,他正氣若游絲地歪躺在錦被之中。時尚書屋
嘖嘖嘖!此人怎一個俊字了得?時尚書屋
清癭的雙頰宛如冬陽夕照,白皙的膚色猶似旭日初升,鬢若刀裁,眉如
濃墨,這等容貌普天之下,怕只有燕鐵木跟他才有得拚。哎!好端端地又想
起燕鐵木幹什麼!
生病的人就屬他病得最精釆了,沒天理嘛,哪有半死不活還長得如此惑
亂人心。時尚書屋
得救他。即使要不了一個丈夫也能多個男朋友。時尚書屋
但首先呢,必須將旁邊這群「禿鷹」先遣走才成。時尚書屋
「還杵在這兒幹什麼?回去工作呀!」
「可是..小姐,咱們不放心他。」
珠兒表現得最積極,「萬一他有個三

長兩短..”

「是嘛,小姐,讓咱們留下來陪他,他好可憐噢。」
「對呀,小姐。」
集體抗旨?鐘靈兒至高無上的主子尊嚴再度被蹂躪得體無完膚。時尚書屋
搞清楚,是誰供給你們食衣住行育樂,居然敢合起來為一個來路不明的
野男子違逆她?時尚書屋
「不走是不是?好。」
不使出撒手諫,你們不知道我的厲害。「我現在就
一掌掐死他,然後再讓你們當陪葬。說,還有誰要留下來的?”
「呃..」好死不如賴活,陪個冷冰冰的「人」躺在棺材裹多沒情趣。時尚書屋
當場已經有八、九個人腳底抹油,溜出臥房了。時尚書屋
「珠兒把門關起來。」
「干..幹什麼?」
「一人發一條長布給她們,你自己別忘了也留一條。」
鐘靈兒曉着二郎腿

坐向太師椅。時尚書屋
「長布?小姐是要我們..」
「自殺呀!雖說現在是亂世,人命如螻蟻,可你們畢竟也跟了我好些年,
總不好親手殺了你們。姑且念在你們對陸公子情深意重,一副視死如歸的偉
大情操上,就讓你們自行了斷好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嚇?!」珠兒狠狠地倒抽一口涼氣,「咱們..這就走,不過,小姐,你可千萬別傷害陸公子。」
「囉唆!把腰帶解下來,拋到樑上去。」
「快走啊!」珠兒第1個奪門而出,其餘的也不甘落於人後,跌跌撞撞奔
往後院。時尚書屋
哈!餘孽清除,接下來該使出她的美人計了。時尚書屋
可他眼睛老閉着怎麼辦?她是個大姑娘家,總不能用「強」的吧?時尚書屋
先喚醒他再說,「陸公子,陸公子。」
嬌柔的聲音起不了作用,大聲一點
好了,「陸公子..」仍是文風不動?困成這樣?不相信,來個河東獅子
吼..「陸公子!」
還睡耶!
氣炸我也,用搖的,「陸元輔?」
「敏芝!敏芝!」陸元輔倏地挺直身子,一把抱住鐘靈兒,「我終於把你給盼來了,敏芝,敏芝。」
完了,他抱著我叫着別人的名字,「你放手,你放開手!」
「不,我再也不讓你離開我。」
陸元輔生病一定是騙人的,鐘靈見被他摟
得心律不整,呼吸急促,病人哪有那麼大力氣?時尚書屋
「你放手,我不是什麼敏芝,我叫鐘靈兒。」
要命,他的嘴唇熱死了,還
貼在人家脖子上。時尚書屋
「不,你是敏芝,你騙不了我的,今生今世不管遇到任何挫折和阻礙,我也誓言要娶你為妻,敏芝。」
好感人噢!燕鐵木有他一半痴情就好了。時尚書屋
看在他這麼可憐的份上,讓他抱一下下好了。時尚書屋
「敏芝,這段日子你可好?」
「我..」她這樣算不算是欺騙善良?縱使自己嬌美誘人的身子免費讓
他又摟又抱,但他也滿犧牲的呀。罷了,他的懷抱再舒適,也比不過燕鐵木,
哎!呸呸呸!不想他不想他,狠心短命鬼有什麼好想的。時尚書屋
「陸公子,我真的不是你的敏芝姑娘。」
「不,你是,我知道你是。」
鐘靈兒被逼得沒辦法,用力將原本深埋在他襟前的粉頰抬起來,竟赫然
發現搞了半天,他眼睛還是緊閉着。莫非他得了白內障、青光眼,不敢打開
來叫旁人瞧見?時尚書屋
「你不睜開眼睛看清楚,怎麼知道我一定是你的心上人?」
「我..」陸元輔如夢初醒,驀地張開那雙晶亮卻帶著如霧般迷惘的眼
眸。時尚書屋
太像了,這雙眼睛她見過,至於是在哪裹呢?她則一時記不起來。時尚書屋
「你?你是誰?」他忙推開鐘靈兒,卻仍緊握著她的手臂,「你將我抓到這兒來幹什麼?我的書籍呢?我的隨從呢?」他像連珠炮,問了一長串問題,
最後因上氣不接下氣,才勉強收口。時尚書屋

「輪我說啦?」鐘靈兒怎會知道他那些五四三的,「我問你,你幹嘛賴在
我家床上不走,還死巴着要我去給你請大夫醫病,並且蠱惑我家的奴僕,成
天茶不思飯不想的圍着這間臥房看你表演過關渡橋?”
陸元輔似乎約略恢復了一點理智,「這是你家?」
「如假包換。聲名遠播的名劍山莊聽過吧?」
「那你是..」
「敝人在下姑娘我,正是本山莊的少主人鐘靈兒。」
「原來你就是人稱「粉面娘子」的鐘姑娘?”他本來已經要鬆開的雙手
又重新「夾」了上來。時尚書屋
粉面娘子這稱呼怎麼聽起來有點「ㄙㄨㄥ」,鐘靈兒沒印象有人這樣叫
過她。時尚書屋
「隨便你怎麼叫都可以,總之,你吃我家的食物,睡我家的床,使喚我家丫鬟,這一天一夜,林林總總加起來算你三兩好了。」
三兩?花滿樓一個晚上還有小姐作陪也只要二兩錢,她卻要價三兩,開
黑店啊!
鐘靈兒見他囁嚅半天,想必是嫌貴,不由得一鼓氣衝向腦門。哼!
「三兩算便宜啦,你拉扯了我半天,我還沒加你一成服務費呢。」
陸元輔
的臉色更難看了,這會兒索性結成一粒苦瓜,凝出極度悲愴而傷感的眼神。時尚書屋
「姑娘!」
「免了!」有夠衰,每回碰上帥哥都是人財兩不得,「不知道你上輩子是
不是敲破了十七、八個木魚,這輩子才能遇上我這個溫柔可愛、慈悲心腸的
大善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