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15 頁


的時候,什麼詞彙都可以用。燕鐵木聽出她話裹一股濃濃的酸味,火氣跟着消了一大半。「吃醋啦?」哎!托她的下巴託了半天,手好酸,乾脆吻一下做為犒賞。「不要!」堹靈兒想要迴避,卻哪裹避得了,她所有的意志都在最纏綿悱
作者:待考 / 頁數:(15 / 0)

身子沒你壯,不勉強接受還能怎麼樣?”鐘靈兒越說越順口,竟沒注意到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的面龐早已扭成一團。時尚書屋
「勉強接受?」燕鐵木使力將她自椅子上拉了起來,眼眸焦灼而痛苦地
凝睇着她,「我燕某人這一生從未對任何女子用過情,唯獨對你..情真意切。我甚至..而你卻..」他憤而托起她的下巴,逼她望着自己,「看著我,再告訴我一次,你跟他究竟是什麼關係?」
鐘靈兒震驚異常,她自小作案無數,什麼壞人都見過,就是沒見過一個
木光如炬,還舞着兩把利劍的人。時尚書屋
「說!」
「我為什麼要說?你不也沒告訴我,你跟鳥公主是什麼關係?」
「什麼鳥公主,是鳳凰公主。」
「鳳凰不就是鳥?」反正想損人的時候,什麼詞彙都可以用。時尚書屋
燕鐵木聽出她話裹一股濃濃的酸味,火氣跟着消了一大半。時尚書屋
「吃醋啦?」哎!托她的下巴託了半天,手好酸,乾脆吻一下做為犒賞。時尚書屋
「不要!」堹靈兒想要迴避,卻哪裹避得了,她所有的意志都在最纏綿悱
惻的那刻決堤了。時尚書屋
良久良久之後,她突地喘了一口大氣。時尚書屋
「怎麼啦?」燕鐵木柔聲問。時尚書屋
「脖子好酸。」
誰叫她不肯將奶娘燉給她吃的補藥好好吃完,以致青春期
快過了,還只長到五尺多一點。比起燕鐵木昂藏七尺的身高,自然是嬌弱得
可以。時尚書屋
燕鐵木莞爾道:「喏,我抱著你,脖子就不會酸啦。」
「我不要給你抱了。」
鐘靈兒努力了半天,仍逃不出他的勢力範圍,「放
開我啦!”
「為什麼?」
「還問,你現在抱我,待會兒又去抱那個鳥公主,當我是那麼好欺侮的
啊?”
「小傻瓜!」他在她耳邊哈了一口氣,直癢進她的心坎裹。「我跟鳳凰公

主之間僅止於師生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複雜。”
「那是很單純的師生戀嘍?!」
「你哦!」燕鐵木再也受不了她了,一雙強而有力的手環腰摟住她。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鐘靈兒低呼一聲,朱唇已再次為他攫獲,所有的思緒此刻化為繆綢酣醉。時尚書屋
兩人驚天動地,旁若無人地吻擁了約莫一百年那麼久,才猛然記起陸元
輔躺在床上嗷嗷待救呢。時尚書屋
真殺風景,人家好不容易進入狀況,正準備來個海誓山盟,勾指頭畫押
兼蓋章,他則將低低的呻吟化成短促激烈的喘息,似乎在抗議他們沒讓他參
一腳是很不上道的。時尚書屋
鐘靈兒不悅地將狂越湧進心湖的血液逐個趕回四肢,身子則依然嬌弱地
倚偎在燕鐵木胸膛。時尚書屋
「你那個未婚夫好象快不行了。」
燕鐵木蓄意調侃她。時尚書屋
「哪個未婚夫?」她一時沒意會過來。時尚書屋
燕鐵木惱怒地擰死她挺俏的鼻尖,「除了陸元輔,你還有幾個未婚夫?」
「噢!他呀!」鐘靈兒舞動着小手捶他,「你先放手啦,這樣鼻子好痛耶。」
「我的心比你還要痛。」
「我豈止痛,根本都已經碎得七零八落,再也補不起來。」
「真的?我看看。」
燕鐵木假意扯開她的衣襟,移近面龐,將熾熱的唇瓣
貼上她雪白如凝脂般的酥胸。時尚書屋
鐘瑟兒驀地一怔,如遭電極地僵直着身影。時尚書屋
怎麼辦?他不會把持不住吧?時尚書屋
儘管她「盜」名在外,但思想觀念依舊保守,何況那兒還躺着個有點陌
生又不太陌生的人,這..
「欸!」陸元輔又在抗議了。嘴巴一閉一合地唸唸有詞,希望他不要連眼
睛也一起眨,否則鐘靈兒鐵定會收他一筆為數不少的「參觀費」。時尚書屋
「咱們還是先救他吧。」
鐘靈兒垂眉細瞧,警覺他已解開自己前襟的兩個
扣子,惶惑地用手摀住胸口,以防失身。時尚書屋
「救你的未婚夫?免談。」
他正忙得興高彩烈,不亦樂乎,連頭都不捨得
抬起來,更別說救人。時尚書屋
「不是的,」鐘靈兒微微地抽搐着,「他不是我的未婚夫,他是陸大人的長公子陸元輔。」
「陸元輔?」燕鐵木倏然停止手邊的「工作」,神情嚴肅的問:「你窩藏個欽命要犯在房裹?你..」呵!這白裹透紅,粉嫩春花初綻的肌膚,太迷
人了!
燕鐵木使儘力氣將眼睛閉上,並且做了九十幾次的深呼吸才將排山倒海
的激情鎮壓下來。時尚書屋
「你現在準備好,可以救他了嗎?」鐘靈兒早一步將服裝儀容整理妥當,
並且憂心忡忡地坐在床邊望着有一搭沒一搭哼着氣的陸元輔。時尚書屋
「給我起來,」燕鐵木把她拎起來置於五尺遠的地方,「以後沒我的允許,不准靠別的男人這麼近。」
「憑什麼?」她向來「下手」的對象都是男人,而且老少不拘,如果不
靠近一點,她怎麼作案?「我又不是你什麼人,幹嘛要聽你的?」
「咱們都已經相濡以沫,袒裎相見了,你還不承認是我的人?」
「誰說,這樣就一定是你的人。」
嘿!有點「夭鬼假細緻」哦!

「那樣還不算?好。」
燕鐵木捲起袖子,摩拳擦掌,步步近逼。時尚書屋
「你..別亂來啊!」
「放心,這方面我很有慧根的,保證鉅細靡遺,面面俱到,一次完成。」
說罷,已伸出雙手纏住鐘靈兒。時尚書屋
「哎喲!你們兩個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肯救我呀?」
原來陸元輔一直都清醒着,那是不是意謂着他也把方纔香辣刺激的過程
全部盡收眼底?時尚書屋
羞死人了!
鐘靈兒柔嫩的粉頰羞赧成一朵紅玫瑰。時尚書屋
「怕什麼?」燕鐵木愛憐地輕撫着她,「咱們不過是真情流露,只要你從
今而後痛改前非,不再四處點火,乖乖在家裹等我來迎娶你,就不怕他嚼舌
根、說閒話啦。”
那麼悶啊!鐘靈兒馬上挑起秀眉,「既然我那麼壞,咱們認識的時間又
極短暫,顯見你根本不瞭解我。若單單是為了我沉魚落雁的容貌、窈窕嫵媚
的身材才娶我,你不覺得太膚淺了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