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17 頁


吟起來。「陸公子你還好吧?」趙信長見燕鐵木正眼都不瞧她一眼,三不五時還偷瞄向鐘靈兒,自忖是沒希望了。於是趕緊轉移目標,把媚眼拋向陸元輔,「要不要我幫你做什麼?」陸元輔才張開嘴巴,鐘靈兒搶先說道:「有,方纔
作者:待考 / 頁數:(17 / 0)

白痴,獃獃的徑往他所處的方向走。「這藥是我喂給陸公子喝呢,還是你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在這呢,」鐘靈兒一把接過,順便賞她一詞頭捶,「沒見過男人哪?」
「沒..沒見過這麼帥的。」
真的,今兒個一口氣就遇到兩個天字型大小帥哥。時尚書屋
趙信長索性將眼瞼搭在燕鐵木身上,眨都不想眨。時尚書屋
簡直是花痴嘛!
鐘靈兒自嘆交友不慎,只得搖搖頭,轉身扶起陸元輔。時尚書屋
「我來。」
燕鐵木不給鐘靈兒任何與陸元輔接觸的機會,飛快接過湯碗,
旋即喂入他口中。時尚書屋
不消一炷香的時間,陸元輔面龐已有了血色,再過半個時辰則能睜開雙
眼,開始呻吟起來。時尚書屋
「陸公子你還好吧?」趙信長見燕鐵木正眼都不瞧她一眼,三不五時還
偷瞄向鐘靈兒,自忖是沒希望了。於是趕緊轉移目標,把媚眼拋向陸元輔,
「要不要我幫你做什麼?」
陸元輔才張開嘴巴,鐘靈兒搶先說道:「有,方纔陸公子昏迷之前再三叮嚀,他有一個天大的心願未了,一定非得靠你幫忙不可。」
「有影沒有影?」趙信長人高,血液循環比較慢,興奮了好久臉色才泛
紅。「你說,什麼心願?」
陸元輔吟哦了好一會兒,語焉不詳地,誰也聽不清楚,唯獨鍾靈兒。她
很好心的幫他翻譯:「陸公子的意思是說:要你先答應,他才好意思講。」

想害人了。時尚書屋
燕鐵木已然猜中她的心思,本想出言制止,卻被她便生生的「瞪」回去。時尚書屋
「甭客氣,你說吧,我趙信長什麼沒有,最富俠義心腸,而且思緒縝密,足智多謀,任何事情只要我一插手,沒有不水到渠成,馬到成功的。」
再吹吧,牛吹得越大死得越難看。鐘靈兒得意極了,不住點頭,表示絶

對贊同她說的每一句「謊言」。時尚書屋
陸元輔聽她說得如此慷慨激昂,感動得一骨碌地坐了起來。時尚書屋
「多謝趙姑娘仗義相助,陸某與孫姑娘必將永銘五內。」
「孫姑娘是誰?」
「他老婆。」
「什麼?」趙信長打鼻孔噴出兩道龍捲風,「你已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而且有子。」
鐘靈兒適時為他補充說明。時尚書屋
又白費功夫了,趙信長沮喪地跌坐在圓凳上。時尚書屋
常言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這時她不是大丈夫,雖然說了不止
一言,但只要用一匹馬就可以把它追回來。時尚書屋
「喂!熱血沸騰的俠女,怎麼半天不說話,是不是在研究用什麼方法幫助陸公子啊?」鐘靈兒其實看她很扁的,壓根不相信她能想出個x,不過逗
逗她也挺好玩的,反正她也沒心情去替陸元輔找老婆。時尚書屋
「幫什麼,我哪有答應要幫他什麼?」趙信長以挖鼻孔來掩飾他的心虛。時尚書屋
「趙姑娘明明說過的。」
陸元輔一個大男人,居然當眾淌下兩行熱淚。「罷了,你不答應也不要緊,這事原該由我親自去解決。」
他朝前向燕鐵木和鐘
靈兒一揖及地,「兩位救命之恩,陸某人如能苟活必當泉湧以報,否則..便只好等來世再行謝過。」
然後跌跌撞撞地往大門走。時尚書屋
「陸公子,你的病沒完全好,不如再等些時候。」
鐘靈兒道。時尚書屋
「來不及了,今日已是初三,再過二天,她即將出閣。」
「出閣?!你不是說她已經被你那個了嗎?」
哪個?趙信長好想問,但終究不敢啟齒。時尚書屋
這時局,雖是亂世,但畢竟執禮甚嚴,一個未出嫁卻挺着大肚子的女孩,
還會有人要嗎?時尚書屋
燕鐵木也覺事有蹊蹺,乃問道:「孫姑娘既然與你相愛,又懷了你的孩
子,為什麼她的家人寧可將她許配給別人,卻不肯讓她嫁給你?”
原來「那個」,指的是孩子,趙信長登時恍然大悟,卻也為之氣結。時尚書屋
陸元輔長嘆一聲,黯然神傷地低着頭。「因為我陸家慘遭滅門,窮苦潦
倒;而她卻是圖和王爺,阿圖可汗的女兒。”
不會吧?「她是不是叫阿圖秀梅?」
「你也認得她?」
何止認得,她們還差點大動于戈呢。時尚書屋
亂了亂了,他說阿圖秀梅是他的老相好,可阿圖秀梅說她的未婚夫已經
被多爾濟給「做」了,而且正努力想勾引燕鐵木。這種水性楊花,見一個愛
一個的女子,值得陸元輔迷得滿身大汗,還喘成那樣嗎?時尚書屋
燕鐵木悄悄將鐘靈兒拉到一旁,輕聲道:「你問問他,阿圖秀梅有身孕多久了?」
鐘靈兒是結個面腔,繼之靈光一閃。對哦!那天看阿圖秀梅瘦得像條幹
扁四季豆,的確不似懷了身孕的人。時尚書屋
嗯哼!他怎麼會注意到?時尚書屋
燕鐵木望見她把黑眼球全數趕到左邊去,慌忙道:「這是基本常識,以
後你就會懂。”
「多久以後?」
「等你當我娘子以後。」

「喂!你們兩個有完沒完?」趙信長「哈」死了,「我快要長針眼,陸公子快斷氣了啦!」
殺風景。人家正討論到重點,接下來就要破題了,她卻在旁邊喳呼個不
停。時尚書屋
鐘靈兒清清喉嚨,靦眺地問:「陸公子,你那位孫姑娘她多久的身孕
啦?”
「六個月。」
那應該有多大呢?鐘靈兒不自覺地回眸請示那個自稱沒結過婚,卻懂得
很多基本常識的阿蠻子。時尚書屋
「六個月?那肚子已經大得不象話了,還能嫁給誰?」奇怪,趙信長的
口氣好象也很內行耶。時尚書屋
可惜鐘靈兒每天忙着打家劫舍扮強梁,一直沒空到鎮上喝喝喜酒,吃個
紅蛋、油飯什麼的,害她頓時變得有點笨笨的。時尚書屋
「就是因為這樣,她的家人才急於將她嫁出去。」
陸元輔的口齒總算清晰
許多。時尚書屋
「對方是誰?心地這麼善良,能不計前嫌,無畏旁人的閒言閒語,娶個
未婚孕婦回家當妻子?”太偉大了,趙信長不信世間還有這種奇男子。時尚書屋
「是鎮上六合香鋪掌柜的兒子,據說得了癆病,催着敏芝過門沖喜..」
太壞了,什麼奇男子,簡直是壞胚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