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18 頁


的也是她,有皇親國戚血統的都像她這樣黑心肝嗎?火死人了,一火不小心就想出一條妙計,做人那麼聰明幹什麼?既然連方法都想出來了,這檔子事還能不管嗎?「陸公子,救出孫姑娘的方法不是沒有,但你必須先回答我幾個問題
作者:待考 / 頁數:(18 / 0)

燕鐵木和鐘靈兒交換了一個眼神,他的意思是說:你冰雪聰明,社會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驗豐富,你想個法子吧。時尚書屋
她的意思則是:你官大學問大,一滴口水可以淹死一缸子人,由你出面
是再合適不過了。時尚書屋
兩人眼神交換了半天,硬是沒焦點,搞得旁觀的趙信長快變成鬥雞眼。時尚書屋
「停!」她明智地喊「卡」之後,繼之提出一個空前絶後的見解:「依我
之見,陸公子既已兩袖清風,縱使勉強娶了孫姑娘,日後恐怕亦無法養活她
們母子二人。而胡家少爺一息尚存,說不准沖沖喜就活過來,有謂救人一命
勝造七級浮屠,更何況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不如..”
「住口!」鐘靈兒最恨趙信長這種落井下石的心態。昨兒個叫她去搶陸元
輔的是她,今兒個力勸人家移情別戀的也是她,有皇親國戚血統的都像她這
樣黑心肝嗎?時尚書屋
火死人了,一火不小心就想出一條妙計,做人那麼聰明幹什麼?時尚書屋
既然連方法都想出來了,這檔子事還能不管嗎?時尚書屋
「陸公子,救出孫姑娘的方法不是沒有,但你必須先回答我幾個問題。」
「請說。」
「你說孫姑娘是阿圖可汗的女兒,卻為何又喚做孫敏芝?」
「孫敏芝是她的漢名,我為她取的。」
原來如此。時尚書屋
「她家住何處?都有些什麼人?」
「她家就位於鎮東向北拐的驛道邊上,府中尚有父母及一名弟弟。」
更離奇了,原來她父母根本沒死,並且果然還有一個弟弟。時尚書屋
說不定元世袓老早知道阿圖可汗府稟的情形,所以她在威武殿上胡言亂
語時,他絲毫不以為杵,還大方地送了一萬兩給她。時尚書屋
好險!

可,那個自稱阿圖秀梅的又是誰?怎會連多爾濟都讓她蒙去了?時尚書屋
「你說她過兩日就要出閣?」
「是的。」
陸元輔嘆道:「昨日我與她相約在山林內的吊橋邊,打算一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逃至南方,尋一處人跡罕至之地,渡此餘生。孰料,被一群蒙古軍撞見,不
僅掠奪了我的財物,敏芝也被她聞訊趕到的父親抓了回去。”
鐘靈兒快速地瞟向燕鐵木,示意他:愛搶劫的不止是我,你們蒙古軍更
壞。時尚書屋
燕鐵木淡然地抿嘴一笑,什麼話也沒說。時尚書屋
「甭傷心了,這件事就交給我的朋友兼大宋皇室遺族,趙信長趙大小姐。」
趙信長馬上很沒志氣地撇清關係,「我沒辦法,大宋王朝也不存在了,
我現在只是一名小卒仔,我..我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你想幫他是你的
事,別拖我下水。”
「不行,言而無信不知其可。是你自己拍胸脯保證的,豈可出爾反爾?」
「胸脯?你確定我有那個東西?」用貶損自己身材,以達到食言而肥的
目的,犧牲不可謂不大。時尚書屋
鐘靈兒算敗給她了。時尚書屋
「好,你不幫忙可以,但你總不會連崇高的皇室身分,給一併抹去吧?」
至少要讓她倒一次楣,以懲罰她不守信用。時尚書屋
「是又怎麼樣?我趙信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燕將軍,你聽到了吧?她就是你要抓的另一個朝廷欽命要犯趙信長,現在我把人交給你了。」
「你..你是燕鐵木?」快逃,趙信長慌亂地企圖奪門而出。時尚書屋
「站住!」燕鐵木的身形更快,手腳也俐落,頃刻間,即將她「押」回圓
凳上。時尚書屋
「真是踏破鐵鞋無莧處,得來全不費功夫。跟我回去受罰吧。」
都怪自己一時眼睛沒有把它「扒乎金」,才會誤將仇敵當酷哥;鐘靈兒
也不對,旱該介紹彼此認識一下,讓她有個心理準備,省得..哎!
「你不能光抓我,做人得公平,要抓一起抓。」
她一指指向陸元輔,「他
也是欽命要犯,除非你連他一起抓走,並且將咱們關在同一個籠子裹,否則
我就不跟你走。”
「你不但惡劣而且幼稚。」
鐘靈兒打出娘胎沒見過如此沒天良的人。「好
歹他也是大宋遺臣之後,你居然出賣他;再說,你以為元朝的大牢是什麼地
方,讓你進去玩玩、扮家家酒?”
「靈兒,不必多費唇舌。」
燕鐵木到底是作官的,一開口就透着威嚴,「陸公子的事就先勞煩你,我現在立即帶她回去治罪。」
「慢着!如果..我答應幫忙,那你可不可以不要抓我回去?」
「是可以商量商量。」
反正欽命要犯多如過江之何,少一二個應該沒什麼
問題。時尚書屋
趙信長無奈地垂着兩肩,「說吧,要我做什麼?」
「做土匪。」
「我堂堂一名大家閨秀。」
「錯,你現在是階下囚,坐牢還是做土匪你自己選。」
「這..你匪性不改,做什麼事都離不開「搶」。」
燕鐵木也覺不妥,「難道不能想別的法子?」憑他的權勢官位,要阿圖

可汗改變心意將他女兒許配給陸元輔何難之有?「不如由我出面跟阿圖可汗說去。」
「千萬不可。」
鐘靈兒道:「阿圖可汗雖然接受元世袓的冊封,但究竟是
喀爾喀族的王,他女兒也就是格格。如今你以大將軍之尊,去為他擺平這樁
不太名譽的家務事,你讓他把臉往哪裹放?萬一激怒了他,非但不能將事情
解決,你還會落了一個仗勢欺人的口實。”而且還有一個更嚴重的後果,假
使被那個目前身分未明的阿圖秀梅見了燕鐵木,又硬巴着他不放怎麼辦。時尚書屋
鐘靈兒的真知灼見頗能獲得燕鐵木的認同,「幸虧你考慮周詳,那麼這件事就只好偏勞你跟趙姑娘了。」
「等等!」趙信長搶白道:「先說好哦,我這可不是免費贈送,你得答應我,事成之後必須忘掉我是欽命要犯這檔事。」
「好,咱們一言為定。」
燕鐵木朝陸元輔拱拱手,回眸向着鐘靈兒,「我先行告辭,你..」他頓了頓,體己的話不好當着眾人的面前講,只好以定
定地望住她。「保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