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19 頁


「您半夜不睡,跑到女兒房裹,就為了這件芝麻小事?」鐘天恨臉面一沉,以十分非常很慎重的口吻道:「我不准你去。」「有特殊理由嗎?」鐘靈兒對她爹的反應只有一個解釋:賠本生意不許做,有好處要拿回來跟他分。「理由
作者:待考 / 頁數:(19 / 0)

「安啦!安啦!」趙信長酸葡萄的心理又開始作祟了,「別的事情她不行,保重可是最在行,你看她搶了那麼多次,哪次失手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喂!忘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啦?」鐘靈見對她扮了一個鬼臉,反身捱
近燕鐵木,踮着腳尖,在他耳邊嘰哩咕嚕地不知說些什麼。時尚書屋
只見燕鐵木粲然一笑,不住地點頭。時尚書屋
「好,我明白,二更準時在雁鴻鋪子等你。」
旋即一陣驟風掠過,燕鐵木
的身影已消失在暗合的夜幕中。時尚書屋

※※※

是夜,三更剛過。時尚書屋
鐘靈兒孤坐在燭燈下,思索着是否該先到孫敏芝府中探個究竟時,她父
親鐘天恨突然推門進來。時尚書屋
「爹?」
「聽趙姑娘說,你要到阿圖王府去幫陸元輔把老婆搶回來?」他很少這
么正經八百的說話,令鐘靈兒微微感到不安。時尚書屋
「您半夜不睡,跑到女兒房裹,就為了這件芝麻小事?」
鐘天恨臉面一沉,以十分非常很慎重的口吻道:「我不准你去。」
「有特殊理由嗎?」鐘靈兒對她爹的反應只有一個解釋:賠本生意不許
做,有好處要拿回來跟他分。時尚書屋
「理由很簡單,爹不希望你平白去送死。」
有那麼嚴重?「阿圖王府是龍潭虎穴嗎?為什麼我去一定是送死?」
「說不許你去就不許你去,哪來那麼多廢話。」
好凶!吃錯藥了不成?時尚書屋
鐘靈兒當他女兒十多年了,從沒見他如此光火過,不免心生疑竇。時尚書屋
「莫非你見過阿圖可汗或他女兒,甚至跟他們交過手?否則你為何怕成這樣?」
鐘天恨長嘆一口氣,垂頭沉吟一會兒才沙啞地說:「其實你娘不是病死的,她是被一名綽號叫醜和尚的蒙古人給殺害的。」

「那個醜和尚就是阿圖可汗?」
「嗯。當年他帶著六名徒弟,橫行中原,所到之處燒殺擄掠,連名劍山莊也未能倖免。」
一抹陰霾拂過他多皺的臉龐,殘燭搖曳中,愈發顯得蒼老
而憔悴。時尚書屋

「您功夫這麼好,難道也打不過他?」那麼多爾濟就更不可能一口氣殺
了他夫妻兩人,而..那個自稱是阿圖秀梅的女人到底是誰?為何要撒謊?時尚書屋
又為何被多爾濟追捕到將軍府?時尚書屋
「如果我打得贏他,你娘又何至于慘死?所以..」他慈藹地撫着他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兒的頭,「孩子、答應爹,無論如何不要瞠這趟渾水,爹已經失去你娘了,不能再失去你。」
好為難噢!她這個人沒事都要拚命去惹事了,如今明擺着仇敵在眼前,
卻要她不吭聲,可能嗎?時尚書屋
何況她污了元世祖一萬兩銀子,好歹總要意思意思過去跟人家打個招呼
嘛。時尚書屋
「靈兒!」鐘天恨最怕她這種若有所思的表情,按過往的經驗判斷,她一
定會走。時尚書屋
「別打歪主意,爹這次可不是開玩笑的。」
鐘靈兒一楞,怔怔地說道:「夜深了,爹您回房休息吧,我也困了。」
「靈兒!」
「爹,女兒自有分寸。」
屋外,狂風捲過,落葉紛飛。鐘天恨心知勸不住她,只得慨然離去。時尚書屋
鐘靈兒立時掩上房門,換了一襲夜行衣,帶著她父親送她的青龍短刃,
按陸元輔所指的地址,一路奔向阿圖王府。時尚書屋
第6章

四下闃無人聲,冷風淒淒。時尚書屋
鐘靈兒雙足一蹬,空中翻騰,躍入阿圖王府高十餘尺的圍牆,攀上一座
樓宇。時尚書屋
先找誰呢?阿圖可汗或是阿圖秀梅?時尚書屋
母仇不共戴天,不如先解決了阿圖可汗再去找他女兒。但是今晚委實太
累了,昨天一夜未曾闔眼,今個兒又被陸元輔纏賴了一整天,還是改天好了,
等回去把刀子磨利一點,再..
「不許動!」突地青光閃動,一柄青鋼環刀倏地剌出,由後指向鐘靈兒,
「慢慢轉過身來。」
鐘靈兒悄悄將袖中的短刃握在手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撲向那人。時尚書屋
「找死!」
那人劍法也快,步步逼向鐘靈兒。時尚書屋
所幸月色彷如濃墨,伸手不見五指,兩人只能憑些微的星光和聲音辨別
彼此的方位。時尚書屋
也正因為如此,鐘靈見方能逃過那人一次又一次的搏殺。時尚書屋
驀地,夜空一個綿密的雲,將早先吞沒的月亮一口氣吐了出來,突如其
來地,明月銀光自天際樹頂漏灑一地,鐘靈兒一驚,腳下踉蹌,一個不留神
跌落在石階上。時尚書屋
那人立即執劍趨近,凌空揮出..

丈着碎屑如粉的落花,飄蕩在初雪般晶燦的容顏之間,他手中的長劍竟
凝結于空中,和他屏住的氣息一齊微顫。時尚書屋
「你是誰?」
鐘靈兒嘴角牽起一抹詭異的微笑,忽地運掌出擊,點往他的穴道。時尚書屋
其實她點不點都沒差,反正那人原本就已經獃掉了。時尚書屋
「現在輪到我發問,是的話你就眨眼睛,不是的話你就..」他除了眨
眼睛還能眨哪裹呢?「算了。」
那人聽話地眨眨眼,希望他不是得了臉面局部痙攣,否則他很可能會從
頭到尾眨個不停。時尚書屋
「你是王府裹的侍衛?」
沒眨眼。時尚書屋
難不成又跟她一樣是混摸進來的。時尚書屋
「僕人?」不眨,「客人?」不眨,「家人?」
猛眨。時尚書屋
「原來你是阿圖秀梅的弟弟?」可他長得比闖進將軍府的阿圖秀梅好看
多了。「你那姊姊呢?可不可以告訴我她住哪間臥房?」
不眨,而且眼神有點哀淒。時尚書屋
莫非阿圖秀梅不在,出門去做產檢了。時尚書屋
「你爹娘呢?」先去探個風也好,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他們往東南西北哪個方向?」
不眨,依然眼露哀淒。太麻煩了,這樣問,即便問到天亮也問不出名堂
來。時尚書屋
「好吧,我答應解開你的啞穴,但你保證不尖叫討救兵。」
又眨得興高彩烈。時尚書屋
鐘靈兒往他胸前胡亂地敲敲打打,那人霎時手也能動,腳也能動,就是
嘴巴還不能開口說話。時尚書屋
「糟糕!點錯也解錯了,咱們重新來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