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2 頁


要高明多了,相處一整個晚上,居然絲毫沒露出半點痕跡。「你好好的裝成男人做什麼?」「預防遭劫啊!」「劫什麼?你又沒錢。」「錢是小事一樁,我怕劫色啊!」色?人家有那麼白目嗎?鐘靈兒用百分之百不信
作者:待考 / 頁數:(2 / 0)

「你傷得不輕吧?別亂動,大夫很快就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甭管大夫了,你先幫我弄幾個饅頭,一盤醬肉,我餓得快要前胸貼後背了。」
鐘靈兒鄙視地瞟向他,「你本來就前胸貼後背,而且前肚貼後臀。」
「喂!這樣講很傷人,你知不知道?」趙信長一骨碌從床上坐起來,「你可以說我窈窕纖細,或如弱柳扶風,或者..」
「你不像柳,你比較像竹竿。」
鐘靈兒很誠懇地說:「何況,哪有男人自稱窈窕纖細?」
「誰告訴你我是男人?」趙信長伸手掀去頭上的布包,及腰的、有些分
叉的「銹」發,頓時披灑下來,「如何?算得上閃閃動人吧?」
「呃..」鐘靈兒快變成鬥雞眼了,「是,是傻傻逗人。」
她女扮男裝的技術,比傳說中的花木蘭要高明多了,相處一整個晚上,
居然絲毫沒露出半點痕跡。時尚書屋
「你好好的裝成男人做什麼?」
「預防遭劫啊!」
「劫什麼?你又沒錢。」
「錢是小事一樁,我怕劫色啊!」
色?人家有那麼白目嗎?時尚書屋
鐘靈兒用百分之百不信任的眼神,企圖從她身上找出一絲半毫,足堪「色相」的東西。時尚書屋
「喂!你這種眼神也很傷人哦。」
趙信長自認沒有姿色,也有色相,沒有
色相也有色慾。時尚書屋
「我這種眼神,充其量不過傷你一個,你的話卻傷了無數男人純潔善良的心,知不知道?」
真是的,眼睛凸得像燈籠,鼻子塌得像桌面,雙唇薄得像條綫,這副尊
容,還怕人家劫?時尚書屋
趙信長臉頰一沉,「你瞧我不起,我走了。」
「你不是身負重傷,怎麼走?」該不會連受傷也是騙人的吧?時尚書屋
「我就是痛給他死,也不要繼續留在你家,讓你瞧不起。」
趙信長倔強地
移向門外。時尚書屋
鐘靈兒本想過去攙扶她,卻見她搖搖晃晃地,不像受傷倒像是餓壞了。時尚書屋
「要走就走吧,免得待會兒紅燒蹄膀送來,你硬跟我搶着吃。」
「有紅燒蹄膀?」哇!太誘惑人心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還有燒鷄、烤鴨、炸肥腸、清燉牛肉湯,糟糕!我似乎叫他們做太多菜了,趕快去更正一下。」
「慢着!」趙信長還說受重傷咧,那隻手臂多有力啊!一把攔住鐘靈兒,
將她逼回房內。「念在你慇勤招呼的分上,我就暫且留下來好了。」

「我..有嗎?」鐘靈兒斜眼睨向她,「那你可不可以也看在我無辜引狼
入室的份上,告訴我你取一個那麼嗆人且威武雄壯的名字幹嘛?”
「趙信長」一名委實太男性化了。時尚書屋
「沒辦法,我是趙家信字輩的子孫,由於身高比較鶴立鷄群,所以我爹
給我取名叫信長。”
「那你哥叫什麼?」
「趙信短。」
「砰..」鐘靈兒直接從圓凳上摔落地面。時尚書屋
「你明明跟我說,你哥哥長得英俊瀟灑。」
可惡!害人家猛嚥了好幾口口
水。時尚書屋
「沒錯呀!他是英俊呀。」
「可他叫趙信短。」
「短是指他的四肢跟身高,難道他不可以臉面俊俏,四肢稍遜?」
這能算是稍遜?根本是騙死人不償命。時尚書屋
鐘靈兒後悔透了。「你走吧,我不要救你了。」
「現實的傢伙,你知不知道我一共有幾個哥哥?」
鐘靈兒不願再上她的當,只挪出半邊眼睛睨向她。時尚書屋
「八個,高矮胖瘦圓扁方尖,樣式齊全,應有盡有。」
「哼!」鐘靈兒撇撇嘴,「你娘真了不起,生的兒子個個奇形怪狀。」
「嘿,你..」
「小姐,」丫鬟珠兒捧着托盤,上頭擺放各式各樣熱騰騰的菜餚,「飯菜
都準備好了。”
「端回去吧,我不餓了。」
被趙信長氣都氣飽了。時尚書屋
「等等!」趙信長倉卒接過托盤,「你家小姐不餓,我餓。嚇!」
突然間,一隻金錢鏢自窗外射了進來,「砰!」一聲釘在門緣上。時尚書屋
趙信長讓急速而過,且強勁的飛鏢嚇得將整個托盤拋向空中。時尚書屋
「浪費糧食。」
鐘靈兒輕啐一聲,凌空而起,單手接住托盤,另一隻手則
順勢取下金錢鏢,回身拂回窗外。時尚書屋
「好身手!」窗外的人低沉渾厚的嗓音方起,接連又射出五隻金錢鏢,分
別釘住趙信長的雙手雙腳以及脖子上的衣領。時尚書屋
「媽呀!」趙信長很想乾脆昏倒算了,但是她被釘得死死的,連裝死都沒
辦法,「鐘姑娘,鐘大姊,鐘奶奶,你一定要救我,我我我..我可是忠良之後,大宋朝的皇..皇親..」
如果宋朝那些已經回「蘇州賣鴨蛋「的皇室成員們,看到她如此沒有格
調的喊救命,肯定會痛不欲生,沒臉到家。時尚書屋
「小姐,是刺客嗎?」珠兒雖然很不屑趙信長那沒出息的樣子,卻也忍
不住害怕。時尚書屋
「應該是。」
鐘靈兒藝高人膽大,一個箭步衝向窗檯,「什麼人?有膽就出來跟本姑娘比劃比劃,別淨是躲在暗處嚇唬人。」
「好。」
外邊的人忽爾推開窗欞,伸手往她腰際一攔,帶著她騰空躍起。時尚書屋
鐘靈兒一凜,忙道:「你,你抓錯人了,你要抓的人在裹面,放開我呀!」

※※※

躺在柔軟舒適的炕上,鐘靈兒卻一點也不開心,因為她的手腳被眼前這
個番仔給綁得無法動彈。時尚書屋

「喂!」她衝著他大吼,「賊子、土匪、強盜,快把我放了,否則一旦讓我給逃走了,我就..」
「落入我燕鐵木的手中,你還敢妄想逃走?」他走向床沿,塞了一口他
吃剩一半的饅頭給鐘靈兒。時尚書屋
「呸!」鐘靈兒火大極了。她在名劍山莊時,曾經聽她爹提起過燕鐵木這
個人,說他如何的驍勇善戰,武功如何的出神入化。哼!今日一見,也不過..
嘿!他怎麼可以長得這麼好看?時尚書屋
把焦距對準一點,再看一次。時尚書屋
濃眉一如墨畫,雙眸宛如寒星,冷冽的臉頰懸着一張弧度優美的薄唇,
鮮明的五官煞是英氣逼人。時尚書屋
趙信長那個阿短哥哥能有他這麼的好看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