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22 頁


聰明,秀外慧中,總該明白何謂機不可失吧?”瞭解!瞭解!趙信長所有的疲憊頓時暗化為烏有。「幫他一下是無所謂啦,不過,你會不會覺得太委屈我了?”「去搶人回來?」「不是,是去撫慰阿圖士奇公子的心靈。」霎時
作者:待考 / 頁數:(22 / 0)

什麼比喻?趙信長皺着眉頭,「救個鍋巴需要動用到三十幾個壯丁?」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兼老弱婦孺。」
鐘靈兒得知她的貴族尊嚴又跑出來搗蛋了,不得已,只
好使點手段,「我瞭解要你去幫這忙,的確有損你的顏面,即使你只是皇親國戚,但畢竟少不更事、天真又純潔,不過這次真的要你鼎力相助不可。」
說完,她興味盎然的加眉飛色舞地湊近趙信長身邊,嘰嘰咕咕一番。時尚書屋
趙信長聽完,立刻不自覺地眉開眼笑,顧盼自憐,害得鐘靈兒趕緊別過
臉,向着窗外大口大口呼吸新鮮空氣。時尚書屋
見趙信長俯首淺笑,欲拒澴羞的模樣,她趁機再加一把火,「你想想,
阿圖士奇突遭家變,姊姊又淪入壞人手裹,正是心靈最脆弱,最需要撫慰的
時候,你冰雪聰明,秀外慧中,總該明白何謂機不可失吧?”
瞭解!瞭解!趙信長所有的疲憊頓時暗化為烏有。「幫他一下是無所謂
啦,不過,你會不會覺得太委屈我了?”
「去搶人回來?」
「不是,是去撫慰阿圖士奇公子的心靈。」
霎時,一陣胃酸湧向喉頭。鐘靈兒強忍着被老天爺五雷轟頂的老臉,繼
續鼓動如簧之舌,「除非你忍心讓他心碎而亡。」

「說得也是。」
趙信長又恢復俠義心腸了。「好,我就紆尊降貴,勉強幫
他一個大忙。”
剛鼓動了那根「竹竿」,鐘靈兒當晚便吩咐阿圖士奇回王府放火。時尚書屋
「叫我回去燒我家?」阿圖士奇綠着一張臉問:「鐘姑娘,你不是跟我閙
着玩的吧?”殺人放火還說是你的計策。時尚書屋
「我有那麼閒嗎?」鐘靈兒最討厭人家懷疑她英明睿智的領導能力。「快回去放火,不然就將作軍法處置。」
叫他回去放火燒厝,確實狠了點,但是也着實無奈,誰叫她的功夫是這
一干烏合之眾當中最好的一個。時尚書屋
趙信長最同情阿圖士奇了,忙扯着鐘靈兒的袖口道:「喂!咱們現在扮
的是土匪,你以軍法處置他,是不是太嚴格了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笨!」鐘靈兒低聲道:「我不凶一點,他怎麼能體會出你的溫柔可人。」
「對噢!」趙信長感激得熱淚盈眶,「你待我真是恩同再造。」
「少廢話,還不快勸他回去燒房子?」
「是是是。」
趙信長貼近阿圖士奇,吳儂軟語地向他曉以大義。時尚書屋
說得阿圖士奇鷄皮疙瘩掉滿地,最後忍不住,只得應允。「我馬上就回
去。”片刻都不停留,立即飛足奔回到阿圖王府。時尚書屋
阿圖士奇離去約莫一刻鐘左右,鐘靈兒便率領大夥抬着十座輕便竹絲女
轎,一色整齊披紅掛綠,鑼鼓喧天地朝阿圖王府去了。時尚書屋
在大約二百尺遠處,見阿圖王府東西南北各燒起火紅的烈焰,裹頭亂烘
烘地大呼小叫,有喊着救火的,也有啼哭着叫救命的。時尚書屋
「快,第1步趁火打劫,第2步混水摸魚,行動開始。」
她一聲令下,眾
人從王府正門一擁而人直趨後院的地下室,將早已讓阿圖士奇救出的孫芝敏
裝進花轎中抬着便走。時尚書屋
王府內的人一見是他們小王爺,便不加攔阻,由着他們匆匆來匆匆去。時尚書屋
紀曉倩還搞不清楚狀況,已經叫濃烈的黑煙嗆得眼淚鼻涕直流,等神智
稍稍恢復時,僅看見十頂小花轎橫衝直撞,有趁亂摸進大廳的,也有大搖大
擺閃進東西廂房的,更有四、五頂轎直搗倉庫和帳房。時尚書屋
她以為是「出草」來打劫的土匪,立刻操起武器,疾追上去。時尚書屋
豈知他們竟像新年迎媽袓的車鼓陣,在王府裹繞來繞去,忙得她不知該
先追哪一頂轎子才好。時尚書屋
等她快昏頭轉向的時候,十乘輕便不轎分成兩路,一路東進,一路南行,
按照鐘靈兒半夢半醒之間「精心」安排的路程狂奔而過。時尚書屋
這次搶親的行動,前後沒超過一頓飯的工夫,但一切目的全達到。那些
年輕力壯的轎伕,吃飽了飯,給足了賞金,做起事來既快又穩且準,該救的
人,該取的貨,絶不含糊,全裝上轎,一分為二,二分為四,愈岔愈遠,消
失在茫茫暗夜的每一條岔路上。時尚書屋
另外兩頂由趙信長、珠兒等人組成的老弱婦孺團,則是專門用來給紀曉
倩追着打的。時尚書屋
「好膽別走。」
紀曉倩氣得暴跳如雷,一手拎着裙襬,一手操着傢伙,直
追到王府外頭的廣場,卻只截回了一頂轎。時尚書屋
「帶進來!」她氣急敗壞地吩咐道。時尚書屋
王府裹的僕人礙着她武功高強,只得乖乖的將轎子連同四名轎伕押到大
廳之上。時尚書屋

轎子落了地,裹頭走出一名彪形大漢,呃..不是大漢,是大將軍。時尚書屋
燕鐵木先是錯愕地一愣,才吁了口氣揚着濃眉,盯着紀曉情不悅地問:
「本將軍正急着趕去順天王府,方纔被一群響馬擾得烏煙瘴氣,怎麼一轉眼,你又來動我的轎子?是嫌活得不耐煩啦?」
原來她和鐘靈兒的「二更之約」,目的即是在此。時尚書屋
「你,」紀曉倩臉色青白,雙目發直,她萬萬料想不到,轎裹頭坐著的竟
會是燕鐵木,不由得駭然心驚,「你怎麼會坐在那轎子裹呢?」
「我坐轎子也犯法啦?」燕鐵木眉頭一擰,「你是吃了態心豹子膽,膽敢到馬路上隨便攔轎動人?」
紀曉倩這會兒不只是臉,從脖子以下的血液全數退自心臟,換上來的是
一張和黑白無常足以比擬的面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為我捉到的是一名土匪。」
「你還誣指我是土匪?」燕鐵木已從阿圖士奇口中得知,所有的亂子全
是紀曉倩一個人做的,包括阿圖可汗夫妻的死,以及阿圖秀梅的夫婚夫..
咦?陸元輔明明好端端的,她干咻硬指多爾濟把他也殺了?嗯,回去再問個
清楚。時尚書屋
「不是,我是說有一群土匪跑進府裹擄人,」
「擄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