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23 頁


「我..」紀曉倩冷汗直流,喃喃道:「要出嫁的不是我,是..」第7章在燕鐵木虎視眈眈之下,紀曉倩被迫穿上大紅嫁衣,戴上鳳冠,坐進花轎,隆重異常,熱閙滾滾地給抬往劉掌柜家,為那個得了癆病的新郎倌沖喜去了。
作者:待考 / 頁數:(23 / 0)

「擄..」她自稱是阿圖秀梅,總不能承認還有一個阿圖秀梅吧?「擄了我弟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噢?」燕鐵木冷笑一聲,寒着臉打量紀曉倩,「令弟武藝精湛,區區幾名土匪居然敢擄走他,當真令人匪夷所思。」
「是啊,我也覺得不可思議。」
紀曉倩心虛地搓揉着雙手,眼神閃爍地瞟
來瞟去。時尚書屋
這時一陣震天價響的嗩吶忽爾響起。時尚書屋
「小姐,小姐,劉家的人前來迎娶了。」
紀曉倩心口一涼,駭然發現讓那群土匪一閙,竟已是天明時分。時尚書屋
「原來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想必你硬劫我的轎子,就是為了請我去喝喜酒,在下恭敬不如從命,叨擾了。」
燕鐵木也不等她招呼,自顧自地便往
有點亂又不是太亂的花廳走進。時尚書屋
「我..」紀曉倩冷汗直流,喃喃道:「要出嫁的不是我,是..」
第7章

在燕鐵木虎視眈眈之下,紀曉倩被迫穿上大紅嫁衣,戴上鳳冠,坐進花
轎,隆重異常,熱閙滾滾地給抬往劉掌柜家,為那個得了癆病的新郎倌沖喜
去了。時尚書屋
鐘靈兒為了防範她臨「床」脫逃,沓特地要燕鐵木派出二千名士兵,延
路「護送」紀曉倩的花轎,直到拜了天地,送入洞房,喝過交杯酒為止。時尚書屋
「即便如此,劉掌柜的兒子一樣拿她沒轍,她一樣能夠輕易脫逃的。」

元輔這小白臉,別的本事沒有,就會拚命找漏洞、尋煩惱,害大家跟他一起
憂鬱。時尚書屋

「那就該輪你去抓她啦,絶沒聽過老婆幫你搶回來,還要替你保護一輩子吧?」鐘靈見對他是越來越沒好感。時尚書屋
「這..我手無縛鷄之力,」
「鷄都抓不住,還想娶老婆?」鐘靈兒轉頭,以十分憐憫的口吻對芝敏
「趕快到華山、崑崙山或峨嵋山去拜師學藝以求自保,否則就去請個保鏢,今晚守着陸元輔守着你,也許尚可苟活幾年。」
「不用怕,我會保護我姊姊的。」
阿圖士奇頗有志氣,馬上拍打胸脯以人
格擔保今後絶不隨便參加遊行團,好多挪出一點時間來照顧他姊姊。時尚書屋
「人家丈夫都不吭聲了,你湊什麼熱閙?!」趙信長自昨夜鐘靈兒一番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析之後,便已認定自己已經被「許配」給阿圖士奇了,是以一開口就以「圈內人」自居。時尚書屋
「可她是我姊姊。」
「但不是你老婆。」
「我還沒老婆啊。」
「很快就會有了。」
趙信長用手肘猛頂鐘靈兒腰際,暗示她好人做到底,
做媒做上床。時尚書屋
「別頂了,我快得內傷了。」
鐘靈兒按着小蠻腰,掐出一絲苦笑,「我說阿圖小王爺,常言道:大丈夫何患無妻?又說:天涯何處無芳草?」
「對對,只要肯睜大眼睛,將會發現斗室之內即有芳草。」
趙信長按捺不
住一腔熱火,大力推銷自己。時尚書屋
「斗室?」阿圖士奇往在座諸人努力地逡巡一遍,再一遍,除了他姊姊、
趙信長..再就是..呀!原來她們兩個是在暗示他..趕快集中所有火
力,對準目標,放電!
「錯了,錯了!」趙信長倉卒擋在鐘靈兒身前,從中攔住阿圖士奇發射出
來的電波。時尚書屋
「是這邊。」
嚇!短路了。時尚書屋
阿圖士奇渾身髮毛,不住打着哆嗦,趙信長依然不肯罷休地頻送秋波,
更是令他魂飛魄散。時尚書屋
「姊,陸大哥,咱們回去吧,鐘姑娘和趙姑娘也忙了大半天。」
「不要緊,我不累。」
趙信長剛剛還在抱怨鐘靈兒不夠意思,害她讓紀曉
倩揍了好幾拳,背脊都直不起來。沒想到才一晃眼,馬上就精神抖擻,氣血
充沛。時尚書屋
「我累,」鐘靈兒本來不想多管閒事的,無論如何,阿圖士奇總是她殺母
仇人的兒子,讓趙信長整整他也是應該的。不過,惻隱之心人皆有之,若去
替他解圍,她擔心趙信長髮起狠來,會把他生吞活剝熬湯醃肉條。「你們回去吧,大恩就不必言謝了。」
什麼話?不必言謝,那就是..
「倉卒之間,未能帶出任何值錢的東西,僅只這個..」孫芝敏真是善
解人意,旋即自懷中取出一絹絲巾,「鐘姑娘請笑納。」
就一條手帕?時尚書屋
人家不是說:點滴之恩,當報以泉湧?何況她對阿圖王府的恩情,一臉
盆都不止。時尚書屋
「這個是..」既不是織金的又不是鏤銀的,好意思拿來當禮物送給大

恩人?孫芝敏饒有深意地淡然一笑,「鐘姑娘機智能黠,他日必能參透其中
的玄機。”
少來這一套,捨不得送大禮就算了,何必編出個故事來搪塞。時尚書屋
以前每逢她生日,她爹怕花錢訂蛋糕、買玩具給她,就隨便丟兩顆石頭,
說是女媧補天的時候留下來的;再不就丟一個毛線讓她纏,說是牛郎織女私
奔時遺失的,騙她那些東西全都價值連城,千萬得妥善保存,結果呢?時尚書屋
老把戲了啦,鐘靈兒才不信。時尚書屋
「那咱們就此告別了。」
「不送。」
鐘靈兒暗思,不理你們了啦。時尚書屋
「我送,我送。」
趙信長的熱心,一路送到阿圖王府,還喝了八盅茶,吃
了兩頓飯,才依依難捨地返回名劍山莊。時尚書屋

※※※

「欸,累死了,」鐘靈兒摘掉玉簪,剝下衣服,一古腦就栽進縷床上。時尚書屋
咦?什麼東西凸凸的。時尚書屋
她累得眼皮都撐不開來,只伸手探過去摸摸看。時尚書屋
好象是個人耶!
「麻煩你,睡過去一點,留點空間給..」嚇!人?我床上怎麼會有人?時尚書屋
鐘靈兒翻身待要坐起,卻叫那個不明物體壓在棉被上,「你?!」
好熟悉的體味,身量也差不多。「嘿!你躲在我床上幹什麼?」
「等你嘍!」燕鐵木輕柔地為她拂開額前的瀏海,用力一吸,隨即現出一
抹嫣紅,嬌燦欲滴。時尚書屋
「以..以後等我..坐在椅子上就可以,」她扭來扭去,想避開他如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