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24 頁


膚之親..難道她跟燕鐵木這樣還不夠親密?「我跟你都已經這樣了,它照理該消失失了才對啊。”好理加在,燕鐵木原本打算泉湧淋漓的冷汗,這時止住,迅速迴流。「不會的,等你做了我的娘子之後,它才會消失的。」原來如
作者:待考 / 頁數:(24 / 0)

點般的親吻,卻反而讓他「吸」得東紅一塊,西紫一塊。「別這樣,叫旁人瞧見,會罵我破壞善良風俗,告你誘拐未成年少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未成年?」騙誰?他表妹二十幾歲了,都沒有她那兩個圓滑可愛的
「小山丘」。時尚書屋
「不信你去問我爹。」
「甭麻煩他老人家了,我自己檢查。」
他左右開弓,直探她的胳肢窩。時尚書屋
鐘靈兒忙揮起小拳頭加以抵擋,一陣嘻閙之後,只見燕鐵木痴痴地望她
的手腕背發怔。時尚書屋
「看什麼東西,看得出神?」她循着他的視線瞟來,驚詫地發現她的守
宮砂居然還在。時尚書屋
「它怎麼沒有消失呢?」鐘靈兒覺得自己似乎失身很久了。時尚書屋
「它為什麼會消失?」她該不會相交滿天下,知己無數人吧?時尚書屋
「因為..因為我已經..」很迷惑地,上回九嬸婆是怎麼跟她說的?時尚書屋
和某人肌膚之親..難道她跟燕鐵木這樣還不夠親密?「我跟你都已經這樣
了,它照理該消失失了才對啊。”
好理加在,燕鐵木原本打算泉湧淋漓的冷汗,這時止住,迅速迴流。時尚書屋
「不會的,等你做了我的娘子之後,它才會消失的。」
原來如此。那是否也表示她還可以多交幾個男朋友,偶爾牽牽小手,打
打啵,照樣不會露出任何破綻?時尚書屋
呵!生命一下變得真美好。時尚書屋
「在想什麼?」燕鐵木瞧她忽而興高彩烈,忽爾眉飛色舞,料定絶不是
好事。時尚書屋

「呃..我是在想原來這個小紅點如此神奇,它..呃,要消失也挺不容易的嘛噢..」
「它存在與否並不重要。」
「那什麼才重要?」
「重要的是,你這輩子除了嫁給我已別無選擇,就是偶爾結交異性也絶不被允許。」
怪了,他怎麼知道她正在打「那一方面」的主意呢?時尚書屋
「江湖豪傑也不可以?」
燕鐵木緊繃著臉,雙眸直勾勾地睇視着她。時尚書屋
「那親戚、憐裡、孝子、清官..小娃娃、老伯伯呢?」
「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燕鐵木很大方地說:「只要十歲以下,六十歲以上的男性,便不在禁區之列。」
天啊!她即將要嫁的是個什麼樣的男子?時尚書屋
鐘靈兒已經開始體會到那句千古的至理名言:婚姻是戀愛的墳墓。時尚書屋
「你太霸道了,我不要嫁給你。」
手也不要讓你摸,臉也不要讓你親,哼!
「太遲了。」
燕鐵木從她枕頭底下取出一張宣紙,「你爹已經把你許配給我了。」
「什麼?他商量都沒跟我商量一下,就隨隨便便把我嫁掉啦!」鐘靈兒怒
發衝冠,連眉毛都一起倒豎起來。時尚書屋
「一點都不隨便,咱們培養了多麼久的感情,應該很刻骨銘心了。」
燕鐵
木說就說嘛,一根手指頭在人家胸前畫來畫去,癢死了。「何況,是你自己
說你還未成年,未成年就是小孩,小孩就該聽父母的話,所以,你把眉毛放
下來,嘴巴別嘟得那麼高,乖乖的、滿心歡喜的嫁我吧。”
「既然我是小孩子,你打算娶個小孩子回家當老婆?」
「放心。」
燕鐵木狡獪一笑,「我很快就會讓你長大成人。」
什麼意思?鐘靈兒很想問,但他手上的紙頭更吸引她。時尚書屋
「我瞧瞧!」她一把搶過,怵然瞥見開頭六個大字:

監護權讓渡書

「這不是婚約同意書。」
「意義是一樣的。」
燕鐵木把紙條收回去,得意洋洋地托起鐘靈兒的下巴,
「如今你已是我的妻子,」
「還沒拜堂成親就不算。」
雖然她很喜歡燕鐵木,也很巴望當他的小娘子,
但是在這麼不名譽的情況下被設計出閣,實在太跌股了,回頭非找她爹好好
算這筆帳不可。時尚書屋
「那容易,十天之後我將派十六人的花轎,以最隆重盛大的場面,把你
娶回將軍府。時尚書屋
不過,在這之前,你必須先答應我一件事。”
鐘靈兒瞄了他一眼,權充發問。時尚書屋
「以後不許再去打劫,搶奪朝廷士兵的財物;尤其不可以趁火打劫取別人家的東西。」
「哪有?我幾時趁火打劫別人家的東西,那種偷偷摸摸的行徑,有違我光明磊落的作風。」
「還狡賴!」燕鐵木火起來了,翻身坐起,順便連鐘靈兒也一併抱起,還
讓她臉朝地面,屁股向着天花板。「你派出去救孫芝敏的十頂花轎,其中有

八頂裝滿了金銀珠寶、書畫古器,你還敢說你沒趁火打劫?”他怎會知道這
件事?時尚書屋
「那八頂轎子是我抬的?或你看到我在阿圖王府裹面接應?否則你憑什麼一口咬定是我做的?」她辯得可是臉不紅氣不喘。時尚書屋
娶這種牙尖嘴利,刁鑽古怪的老婆,實在有害身體健康。時尚書屋
燕鐵木深深吸一口氣,總算壓下痛打她一頓的衝動。時尚書屋
「如果不是你逼使他們,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在阿圖王府混水摸魚?」
「手長在他們的身上,他們想幹嘛,我哪裹管得着。」
真難過,他就不能
換個方式抱她嗎?時尚書屋
「好,我再問你,為什麼他們拿了東西不往自個兒家裹藏,卻全數送到了名劍山莊來?」
「他們..」怎麼連這個也被他發現到?「他們忠心事主,感恩圖報。」
真想:反正他們拿了也沒什麼地方銷貨,萬一不小心讓鐘靈兒逮到,免不了
換來一頓鞭打,說不定,以後她還會以主子的身分,苦毒他們。時尚書屋
「看來我不用刑你是不會招的。」
燕鐵木右手才揚起,鐘靈兒卻已哀叫得
聲勢磅礡。時尚書屋
「我都還沒打呢,你叫什麼叫?」
「反正你打一定很痛,我先叫好了。」
「歪理。」
其實他哪捨得觸她一根寒毛,怪只怪她搶性不改,委實令人煩
惱。「你若乖乖的承認錯,我又豈會打你。」
燕鐵木將她的身體翻轉過來,驚
訝地曾見她居然真的滴下兩行淚珠。「傻丫頭!」莫名的心疼,忍不住再度擁
緊她。「告訴我,為什麼?這只是你行事的風格,我相信信你一定有一個充分的理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