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25 頁


人家吧?「因為阿圖可汗是殺死我娘的兇手。」鐘靈兒長話短說,再去頭去尾地將她們鐘家和阿圖家十幾年前的過節,約略簡單描述一遍。「而你卻不計前嫌,幫了阿圖王府這麼大一個忙?」太了不起了。燕鐵木對她的情愛無形中
作者:待考 / 頁數:(25 / 0)

的確,鐘靈兒出業這許多年,素來搶得很「潔身自愛」,奪得很「抬頭挺胸」。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若只是為了一個相當特別的原因,逼得她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她又怎
能出賣這得來不易的「好名聲」7
「你不肯告訴我,不肯讓我為你分憂解怨?」燕鐵木一瞬也不瞬的望着
她,眉間眼下滿是深情。時尚書屋
「不是的,是因為..因為我爹。」
「他逼你?」
「不,」鐘靈兒調整一下體位,讓燕鐵木把她抱得更舒適,腰也較不會那
麼酸。時尚書屋
「我爹不讓我去解救孫芝敏,他威脅我,一旦我替阿圖王府解了圍,他就不再承認我是他的女兒。」
「為什麼?」燕鐵木胡塗了,他想,鐘天恨從來沒見過孫芝敏和阿圖士
奇,怎麼會對他們產生那麼大的成見?總不能因為他家未來的女婿陸元輔很
軟腳,就那麼討厭人家吧?時尚書屋
「因為阿圖可汗是殺死我娘的兇手。」
鐘靈兒長話短說,再去頭去尾地將
她們鐘家和阿圖家十幾年前的過節,約略簡單描述一遍。時尚書屋
「而你卻不計前嫌,幫了阿圖王府這麼大一個忙?」太了不起了。燕鐵
木對她的情愛無形中又增加了三十個百分點。時尚書屋
鐘靈兒淡然一笑,「報仇雪恨是活人給自己的負擔,我不確定我娘是不
是要我為她報這個仇。況且,阿圖可汗夫妻既然已雙雙亡故,過去的恩怨當

可一筆勾銷。我相信我娘也一定不希望看到我成天把個恨字背在身上,抑鬱
以終。”
「很高興你有這樣豁達的心胸。」
燕鐵木太欣賞她了,再抱緊一點。「我明白了,你之所以拿那麼多財物回來,目的只是想對你爹稍作彌補。」
「嗯。」
「對不起,我誤會你了。」
劇情急轉直下,原本劍拔弩張的場面,立刻變成綢繆情濃的畫面。時尚書屋
但纏綿歸纏綿,鐘靈兒還是很理智。時尚書屋
「結果呢?你把那些東西拿到哪裹去了?」
「歸還給阿圖王府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全部?」太可惜了,白費那麼多人的心血,至少也該留住幾百兩,發
給僕人們當「走路費」。時尚書屋
「留了一部分。」
「東西呢?」算你聰明,懂得「暗藏」。時尚書屋
「你爹拿走了。」
「為何給他?」
「不給他他怎麼會答應把你嫁給我?」
「大老奸!」鐘靈兒氣鼓鼓地扠着腰,「你可真會借花獻佛。那些東西是
我絞盡腦汁,費盡千辛萬苦才弄到手的,你居然沒徵詢我的意見就把他給送
出去,你眼裹究竟還有沒有我這個..呃..”
「娘子。」
「好吧,娘子就娘子。」
鐘靈兒不想跟他扯了,她猛地跳下床,快速整理
服裝儀容。時尚書屋
「何必發那麼大火,」燕鐵木好言相勸,「橫豎都是要送給他的,你送我送不都一樣。」
「差多了。」
奇怪,繡花鞋踢哪兒去了,床底下找找看。鐘靈兒趴在地板
上,像隻小老鼠似的。「好奇怪,怎麼只有他的鞋,沒有我的..」她順手
撥開燕鐵木的長統靴,霍然瞟見她的一雙小巧繡花鞋,委屈無助、可憐不已
地躺在他鞋底下。時尚書屋
完了,第1次同床就被他「壓落底」,以後豈能有翻身的機會。時尚書屋
她忿忿地拎起鞋子套上腳板,「你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故意把你的鞋子壓上我的鞋,對不對?奸詐小人?」她相信,這一招一定是那個歐巴桑皇后
娘娘教他的。時尚書屋
可,不對呀!她不也巴和着把她的「小鳥」女兒嫁給燕鐵木,既來如此,
又怎麼可能教他這招「馭妻術」
難不成是鎮上的九嬸婆?她嘴巴大舌頭也長,逢人就愛提供五十年慘淡
的婚姻經驗,對,包准是她傳授的獨門鬼計。時尚書屋
「我的靴子不小心壓上你的又怎麼樣?反正也沒臟。」
燕鐵木真搞不懂她
的小腦袋瓜子裹究竟在想些什麼,一會兒可以火冒三丈的企圖向他要回「臓款」,一會兒又能夠為了誰的鞋子踩上誰的,這等芝麻小事跟他怒目相向。時尚書屋
「不是臟不髒的問題,是..要不然你讓我壓回來嘛。」
「如果這樣你會比較開心的話,壓吧!」
「壓就壓。」
鐘靈兒鉅細彌遺地沒放過任何邊線,全部給它踩扁扁。時尚書屋
九嬸婆如果知道有人那麼徹底的實踐她隨口胡謅的「名言」,鐵定會激

動得口吐白沫。時尚書屋
「好了,」真喘,踩個不會叫疼的死東西也能那麼累。「現在我要去找我爹。」
「何必呢?」燕鐵木長臂一勾,將她攬進懷裹,「給都給了,你一開始不就打算這麼做,還去找他做什麼呢?」
「要嫁妝!」鐘靈兒理直氣壯的說:「以前他老對我耳提面命,說他窮,
沒錢也沒財產,一旦我準備嫁人了,便必須自行籌措嫁妝;還說,如果我夠
能幹、夠狡猾,懂得向人家要聘金,他就會斟酌着給我三分之一當陪嫁,現
在我就是要去跟他索回那三分之一的陪嫁。”
「但我送他的並不是聘金呀。」

「你是他未來的女婿,你送給他的錢財不叫聘金,那叫什麼?」
「你答應嫁給我啦?」燕鐵木好樂,他才不在乎是聘金還是嫁妝,他只
在乎她是否心甘情願的當他的娘子,會不會又提出要他辭官隱退的條件?時尚書屋
「我不嫁給你,還有人會要我嗎?」糟糕,再檢查一下守宮砂有沒有消
失。時尚書屋
九嬸婆也真是的,廢話扯一籮筐,卻忘了告訴她守宮砂到底什麼時候、
何種情形下才會消失,下次遇見她,一定要問個清楚。時尚書屋
「不是會不會,是敢不敢。」
別人怕我是土匪婆子,所以不敢?這是第1個閃進她腦海的念頭。時尚書屋
「我縱使算不上溫柔嫻淑,但起碼平時講理,為什麼別人會不敢娶我?」
「普天之下誰敢娶我燕鐵木的人。」
標準的臭大男人心理作祟,瞧他,這
種話他居然也能說得意氣昂揚。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