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3 頁


「吃饅頭配我的手指頭特別夠味?」「嗯?」鐘靈兒霎時滿臉通紅,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放我走,我跟你遠日無冤,近日無仇,你不可以乎白無故的把我抓回來,還綁成這樣。」蒙古人做事,本來就沒什麼道理可循。但燕鐵木不
作者:待考 / 頁數:(3 / 0)

鐘靈兒看著看著,朱唇不知不覺地微啟。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燕鐵木很夠意思地又塞了一口饅頭給她,她竟然也不知不覺嚼了起來。時尚書屋
「多了我的唾沫,吃起來是不是特別香甜?」
「什麼?」鐘靈兒瞥見他賊兮兮的笑臉,才猛然回神,「啊,呸!你這個骯臟鬼,討厭鬼。」
完了,已經吞掉一大半了,希望他的口水不會含有劇毒
才好。時尚書屋
「噓!」燕鐵木將食指放在她唇瓣上,「再大吵大閙,把其它士兵們給吵醒了,就有你好受的。」
「怕什麼?我又沒做錯事,若非你強行把人家帶回來這個賊窩,我才懶得浪費唇舌跟你吵閙。」
一氣,鐘靈兒張開小嘴,咬住他的手指頭。時尚書屋
憑燕鐵木的功力,要掰開她的虎牙,奪回自己的手指頭,當是輕而易舉
的事。但他卻動也不動,連眉頭也不皺一下,只眼睜睜地,若有所思地望着
她。時尚書屋
「吃饅頭配我的手指頭特別夠味?」
「嗯?」鐘靈兒霎時滿臉通紅,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放我走,我跟你遠日無冤,近日無仇,你不可以乎白無故的把我抓回來,還綁成這樣。」
蒙古人做事,本來就沒什麼道理可循。時尚書屋
但燕鐵木不同於常人。他素來不允許自己或麾下的士兵們趁機掠奪百姓
錢財,或強搶民女。因此,大都以南,他所管轄過的地方,居民們都對他贊
譽有加。時尚書屋
今晚,他原來只打算悄悄潛入名劍山莊,將宋室遺族趙信長給逮回來治
罪;孰料,他站在窗欞外,窺見鐘靈兒出水芙蓉般絶俗的臉龐,竟深深為之
着迷。於是乎,自然而然地,就把捉拿趙信長的事拋給後腦勺,決定先帶鐘
靈兒回來,仔細地一次看個夠。時尚書屋
「喂!你究竟放不放我?」
「不放。」
「為什麼?」
「因為..」
因為他還沒看夠嘛!
「你再不放我,我就要叫嘍!」
「不!」燕鐵木急着摀住她的嘴,那原先讓鐘靈兒咬傷的食指滲着殷紅的
血絲,自她唇畔緩緩滴落。時尚書屋
是時,兩個人都獃住了。時尚書屋

另外,天正下着綿密的細雨,和着夜蟲的鳴聲,固執而輕佻地飄揚着。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鐘靈兒躺臥難安,沒來由地為一個陌生的男子感動,這意謂着什麼呢?時尚書屋
「你..你的手。」
「不礙事。」
他輕輕地摩挲她的唇,雙眸一瞬也不瞬地凝睇着她。時尚書屋
「別這樣。」
她用力的把被他迷去的三魂七魄拉回來。「我是良家婦女耶,
你不可以這樣挑逗我。”
燕鐵木微愕,他倒沒聽說過,對良家婦女有另一套專門的挑逗法。時尚書屋
「你三番四次設計陷阱,引誘我的士兵中計,又趁隙洗劫他們的財物,
這樣也能算是良家婦女?”
喲!那些事她通常做得乾淨俐落,不留痕跡,他怎麼也會知道?時尚書屋
「明明是他們走路不長眼睛,跌倒了又喜歡把荷包到處亂丟,我怕旁人
不小心踢到腳會很痛,才好心好意幫他們撿起來,這樣也有錯嗎?”
「噢!」她瞎掰的功夫比起趙信長,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可巧了,二
百多個人同時誤人陷阱,又同時弄丟荷包,還同時讓你一個人撿了去?”
嚇!難不成那些膿包全是他的部下?時尚書屋
其實她也不是故意要抓走他們的荷包,只是良機難覓,不拿白不拿嘛!
自從蒙古兵入侵中原以來,漢族百姓的生活就一天比一天難過,連她們
名劍山莊都未能倖免。時尚書屋
為了讓山莊的人能夠過得豊衣足食,她才不得已偶爾「出草」,撈點油
水,難道這樣也有錯嗎?時尚書屋
哇!太偉大了,自己都被自己感動得熱淚盈眶。時尚書屋
「你不吭氣,是不是表示預設了?」
「才不呢!」管他的,來個一翻兩瞪眼,抵死不承認,看他能拿她怎麼樣。時尚書屋
「你想想看,我一名手無縛鷄之力的弱女子,怎麼可能去陷害兩百多個人高馬大的壯漢?還竊取他們的錢財?」
「你是弱女子?」燕鐵木舉起受傷的手指頭在她眼前搖晃,「輕輕一咬就
把我的食指咬得皮開肉綻,血流不止,你也能算是個弱女子?”
「那,那是你的手太嫩了嘛!」
「是嗎?」他索性將整個手掌攔在她粉頰上,那起繭的、粗糙的大手,
攪得她疼痛不已。「如何?」
鐘靈兒就是死鴨子嘴硬,「我說沒有就是沒有。」
哪有到手的銀兩又吐出
來。時尚書屋
「不信你不承認。」
燕鐵木雙手齊發,探向她的胸口和腰際。時尚書屋
「你幹什麼?」他該不會是要強暴她吧?那麼不「幼秀」
「搜身囉!」他嘴裹回答,雙手亦不停歇。時尚書屋
「住手!」鐘靈兒惶惑地扭動身子,「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你知不知
道這樣做會破壞我的名節?”
「破壞你的名節又如何?」
蠻子就是蠻子,名節比女人的性命還重要,破壞了就毀了,居然問「如
何”?時尚書屋
「你若是破壞了我的名節,那我就..」緩口氣,思忖一下,除了嫁不
出去,還有什麼重大的損失?時尚書屋
抬不起頭?時尚書屋
讓人家嘲笑?時尚書屋

名譽掃地?時尚書屋
嗯!還是嫁不出去比較嚴重。時尚書屋
「就..就嫁不出去了啦!」
燕鐵木聞言,登時仰首哈哈大笑。時尚書屋
「即使有人膽敢娶你,我也絶不允許你上別人的花轎。」
可以問為什麼嗎?時尚書屋
雖然聽起來,答案似乎彷彿好象很明顯,但..太不可思議了。時尚書屋
坦白說,鐘靈兒的確有點喜歡他,但他還沒喜歡到想嫁給他為妻的地步,
他為什麼那麼霸道,不准她上別人的花轎?時尚書屋
萬一趙信長的哥哥比他帥怎麼辦?她可是標準的「食色」主義者,從小
就學會見異思遷、見色忘友、見錢眼開等等有關「見」這個字的各項課題。時尚書屋
「你以為你是誰呀?我從前沒聽過你,以後也不想遇見你,我就愛上十七、八個花轎,關你什麼事?」
「你..」燕鐵木猝然將手伸進她的前襟,摸出一疊銀票,上頭全印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