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32 頁


侍郎的大哥。」燕鐵木擔心她尚未來得及作證,已經把在場的大官們得罪光,屆時唯恐惹禍上身,趕緊一口氣將其它人一一介紹,「這位是張御史,是陳侍郎的姑丈;他呢是高御史,陳侍郎的姨丈;旁邊是余侍郎,陳侍郎的表叔;再次一位
作者:待考 / 頁數:(32 / 0)

「承認你自己做過的..好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鐘靈兒不懂皇宮內的規矩,沒等皇帝老
爺問話,就忍不住自行發言。時尚書屋
「他做了什麼?你倒給我說個清楚。」
站在首席的老伯伯突然惡臉相向。時尚書屋
鐘靈兒最討厭別人指着她的鼻子趾高氣場地說話,乃毫不客氣地頂回
去,「你是什麼人,我憑什麼要告訴你?」
「他是國舅爺,也就是皇后娘娘的大哥,陳侍郎的父親。」
燕鐵木忙為她
介紹。時尚書屋
簡單一句話,他很「大尾」就是了。時尚書屋
可惜鐘靈兒不吃他這一套,「既然你是他爹,他在外頭做了什麼,你居
然不知道。時尚書屋
咱們孔老夫子有句話:養子不教父之過,”這句是孔老夫子說的嗎?時尚書屋
「放肆!」另一個「歹看面」的也加入舌戰,「不許對國舅爺無禮。」
「你又是誰?」
「他是陳尚書,陳侍郎的大哥。」
燕鐵木擔心她尚未來得及作證,已經把
在場的大官們得罪光,屆時唯恐惹禍上身,趕緊一口氣將其它人一一介紹,
「這位是張御史,是陳侍郎的姑丈;他呢是高御史,陳侍郎的姨丈;旁邊是余侍郎,陳侍郎的表叔;再次一位是靳尚書,陳侍郎的義父。」
嚇!好個皇親國戚,全是政治聯姻下的產物。時尚書屋
原來多爾濟的靠山這麼硬,鷄怪他連強暴了皇帝的女兒,都敢表現得有
恃無恐。時尚書屋
「那又怎麼樣?」鐘靈兒可不是讓人嚇唬大的。「難道有你們這些叔叔伯伯們,他就不可以和鳳凰公主談戀愛?」
「戀愛?!」好新鮮的名詞,眾老人家們莫不撫胸掩口,以保持身心平衡。時尚書屋
「對啊,戀愛是很平常的男女社交,何況,陳侍郎和鳳凰公主都已經老大不小了,除非你們想破壞這樁美滿良緣,否則就舉雙手贊成。」
「阿濟,真有此事?」陳國舅的表情很複雜,錯愕多過喜怒。時尚書屋
「不,她胡扯,我根本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甭害羞了啦,」鐘靈兒道:「昨兒夜裹,你們花前月下的山盟海誓我都聽見了。」
「我沒有。」
「還裝?那我問你,你有沒有告訴鳳凰公主,你的小奶奶上頭有顆紅痣?」
現場立刻掀起一片喧嘩,十幾隻詢問的眼睛同時射向多爾濟,不知是要
他承認還是要他脫衣服,以供查驗。時尚書屋
「我..」百口莫辯了,這個死鐘靈兒,眼睛那麼厲幹什麼?照說,娶
公主為妻也沒什麼大不了,可是那紀曉倩更吸引人。以鳳凰公主「鴨霸」的
個性,她一定不會允許自己納小妾,如此一來..「啟稟皇上,微臣..微臣其實另有意中人。」
「就說你是個花心大蘿葡,朝三暮四沒定性,」整個威武殿不知從什麼時
候,全盤讓鐘靈兒控制住了,包括皇上都沒有置喙的餘地,全聽她一個人在
發言。「尤其好人壞人都分不清,那紀曉倩不僅向你訛詐錢財,還將阿圖可
汗夫妻的死禍嫁給你,像這種心如蛇蝎的女人你不與她保持距離以測安全,
竟拿她當意中人,簡直丟你父親、哥哥、姨丈、姑丈、乾爹..的臉。”一
口氣丟那麼多,那豈不是沒臉了?時尚書屋

「阿濟,她說的可是實話?」
「我..」他哪曉得,大牢的獄卒放走他的時候,只說是皇后下的懿旨,
又沒說什麼原因。出獄後,他因氣憤燕鐵木削去他兩根指頭,就先去找他報
仇,結果跟他拚了二十幾招,連寶劍都叫他削了去。回到家裹越想越氣越不
甘心,於是改去找鐘靈兒泄恨,孰料,偷鷄不成蝕把米,招惹上了鳳凰公主。時尚書屋
從他出獄至今才三天,便自一起災難掉入另一起災難,他哪還有時間去
探查那些,就連紀曉倩假冒格格,嫁去幫人家沖喜,他都還是在路邊攤吃「碗棵」的時候聽來的。時尚書屋
「別我啊、他的,不信你可以問燕將軍或皇上。」
我才不要問燕鐵木,「皇上這..」
「鐘姑娘所言均是實情,你是遭人陷害,朕錯怪了你。」
噢,心痛!心痛!
他甚至為阿圖可汗的死吃素三天,沒想到一切都是惘然。時尚書屋
鐘靈兒瞧他悔恨交加,馬上乘勝追擊,「常言道:浪子回頭金不換。只要你肯認錯賠不是,相信鳳凰公主一定會原諒並且接納你的。」
「她..她會嗎?」想想當個駙馬爺也不賴,起碼可以保證以後燕鐵木
再也不敢那麼「隨便」的欺負他。時尚書屋
「當然,昨晚她不就表示得很明白?」鐘靈兒有夠奸,從頭到尾隻字不
提「強暴」二字,卻每說一句都令多爾濟膽顫心驚。時尚書屋
「讓鐘姑娘一提醒,微臣真是茅塞頓開,」多爾濟虛偽地一笑,「這就懇請皇上,恩准微臣和鳳凰公主的婚事。」
劇情急轉直下,這樣的結局倒是眾人始料未及的。時尚書屋
「阿濟,」他爹又有意見了,「你要考慮清楚,婚姻大事不比兒戲,你真要讓這名鄙夷的女子給矇騙了。」
罵我?!鐘靈兒一口氣提上來,卻教燕鐵木以無限柔情的眼眸給硬地壓
下去。時尚書屋
「是啊!」他義父道:「你與公主的個性迥異,相處起來只怕易生口角是非,這名女匪賊,想必居心叵測。」
又罵我?!好,給我記住。時尚書屋
「住口!」元世袓火大了,好象他女兒多糟糕似的,當着他的面還推三阻
四。「依你們所言,鳳凰公主是配不上陳侍郎嘍?」
誰敢說是,立即處決!
「是小兒配不上鳳凰公主。」
國舅太瞭解鳳凰公主了,他兒子肯定鎮不了
她,與其長痛不如短痛,矢口拒絶到底。時尚書屋
「那就叫鳳凰公主委屈點,讓陳侍郎高攀好了。」
「啊?可是..」
「沒有可是,難得他兩人情投意合,你這做父親的應該感到無比欣慰才是。」
當皇帝就有這點好處,兩三句話就掌控了全局,「為免多爾濟相思成疾,朕決定讓他們與燕將軍的婚禮一併舉行。」
「會..會不會太倉卒了一點?」
「多爾濟,你說呢?」
「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