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34 頁


,愛走就走。」「你這樣就不太守婦道了。」奇怪,講這句話怎麼有點心虛?「你既已嫁入劉家,就該灑掃庭園,洗手作羹湯,好生伺候你丈夫和公婆才對。」「哼!若非你愛管閒事,自作主張害我逼不得已上了花轎,以我的花容月貌
作者:待考 / 頁數:(34 / 0)

忽爾,一條黑影竄向樹梢,鐘靈兒待要起身追擊,那呼喊的聲音來得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快。時尚書屋
「放開我!」是名女子。時尚書屋

「你鬼鬼祟祟的躲在樹上幹什麼?」燕鐵木不知何時已擒獲了她。時尚書屋
鐘靈兒慌忙將衣服整理妥當,快步走向兩人。時尚書屋
「你偷偷摸摸的窺視別人,不怕長針眼啊?!」
「別誣賴人,」這聲音挺耳熟的,「我才剛到就被他逮住了,哪能窺到什
麼。”
「真的?」好理加在。鐘靈兒趨前半步,將她看了清楚,「紀曉倩,你怎麼跑出來了?」
紀曉倩扭身,想伸出右手賞鐘靈兒一掌,怎奈燕鐵木的身手更敏捷,早
已點了她的穴道,令她動彈不得,就剩五官尚且運用自如。時尚書屋
「那肺癆子家又不是什麼銅牆鐵壁,憑我的武功當然是愛住就住,愛走就走。」
「你這樣就不太守婦道了。」
奇怪,講這句話怎麼有點心虛?「你既已嫁入劉家,就該灑掃庭園,洗手作羹湯,好生伺候你丈夫和公婆才對。」
「哼!若非你愛管閒事,自作主張害我逼不得已上了花轎,以我的花容月貌,怎可嫁個藥罐子。」
「喲!我害你,那你殺了阿圖秀梅的爹娘,還弄得人家有情人不能成眷
屬又怎麼說?咱們沒報官將你送到衙門斬首示眾已經夠仁慈了,你還恬不知
恥,大半夜還跑出來溜躂,又想做壞事啦?”
「你?」紀曉倩仍是十分狠戾之人,豈容鐘靈兒如此責罵,然因着燕鐵
木在場,跟前又受制於人,也不得不忍氣吞聲,「好嘛,我認錯就是,你快點叫燕將軍放了我,否則我家相公等不到我採藥回去,很快就會發病的。」
「你星夜到這來,就是為了替你老公採藥?」燕鐵木有夠好騙,馬上就
心軟了。時尚書屋
「騙鬼!」鐘靈兒啐道:「這裹黑漆漆的一片,能采得到什麼?你真有那
個心,幹嘛不白天來?”
「白天怎能采到成萁靈草?」
這味藥草燕鐵木曾經在古書裹頭見過,傳說白日閉閩伏土,常人難以用
肉眼分辨出來,但一到晚上則會發出淡淡藍光,極易找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什麼是成萁靈草?」鐘靈兒一點概念也沒有。時尚書屋
紀曉倩蔑視地瞟向她,耐着性子解釋:「那是一種專治肺癆的靈藥,懂
吧?快點放了我,否則我家相公有個三長兩短,我唯你們兩個是問。”
鐘靈兒將信將疑地回眸望着燕鐵木。時尚書屋
「我答應放了你,但你卻莫再為害他人。」
「可是她..」鐘靈兒還是覺得怪怪的。不過為免她變成寡婦,跑到名
劍山莊跟她擠床鋪,仍勉強同意放她走。時尚書屋
燕鐵木在紀曉倩肩上輕輕一點,她立刻能自由行動,卻也馬上出招攻向
鐘靈兒後腦勺。時尚書屋
「啊!」鐘靈兒閃避不及,讓她擊中斜後肩,登時痛入骨髓,吐出殷紅的
鮮血。時尚書屋
「找死!」燕鐵木倏然騰空而起,袖底翻出,氣運掌中,奮力擊向紀曉倩。時尚書屋
「啊..」紀曉倩兩眼發直,作夢也沒想到燕鐵木的功夫如此出神入化。時尚書屋
「你,你..」
燕鐵木收回雙掌,轉身抱起鐘靈兒,「忍着點,我馬上帶你回去醫治。」
「你不..不斬草..除..除根?」

「她已是個廢人,雖生猶死。你我大婚在即,不如饒她一命。」
「也..也對。」
呵!好痛,又痛又餓,鐘靈兒再也睜不開眼睛,虛軟地
癱在燕鐵木懷中。時尚書屋
第10章

鐘靈兒的傷勢足足療養了近半個月才完全康復。時尚書屋
這期間燕鐵木几乎是衣不解帶地守在一旁照顧她,因此引起許多人的不
滿,其中尤以元世袓和趙信長反應得最為激烈。時尚書屋
然,元世袓的不高興倒是情有可原,再怎麼說他都是燕鐵木的老闆,是
發薪俸和年終獎金的「錢伯」。他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員工」不來「上班」,也不寫請假單,若不是他過去的考績一百名列「甲等」,又不時打勝仗,
還救過自己的命,更..哇..不能再算下去了,越算他的功績越彪炳,屆
時恐怕扣不了他的薪水,反而得加發好幾千兩績效獎金給他。時尚書屋
至于趙信長不開心的原因,全是來自她「目眶赤」。話說她情竇開過無
數回,芳心也一許再許,最後才鎖定阿圖士奇為最終人選。豈料這位小帥哥
獨鍾鐘靈兒,眼看鐘靈兒馬上就要嫁給燕鐵木當新娘子,他傷心之餘,乾脆
跑到終南山習武,順便等看看有沒有古墓派的小龍女和楊過生的小娃兒出
現,以便開展個人戀愛史上的第2春。時尚書屋
趙信長在前失燕鐵木,後丟阿圖士奇,半途中間還忍痛割捨陸元輔之後,
不僅元氣大傷,還平均每天打破三碗醋,最後只好拿醋當洗澡水用。時尚書屋
基于「我得不到的別人怎麼可以得到」的小氣巴啦心理,趙信長尤其看
不慣燕鐵木對鐘靈兒的深情款款,溫柔備至。時尚書屋
因此,就在鐘靈兒大病初癒當天早上,她提着包袱向眾人告別:
「感謝各位這段日子的照顧,咱們後會有期。」
「你上哪兒去?」鐘靈兒臥病十餘天,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卻依然亮麗
如昔,教人嫉妒死了。「明天就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不留下來為我慶祝?」
「很對不住,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希望你能諒解?」
「什麼苦衷?」
「因為..」因為她要到終南山千里尋夫,可是她不能說,免得被鐘靈
兒恥笑。時尚書屋
「我最近打聽到了我幾個失散兄長的下落,所以急着要找他們。」
「你哥哥?」鐘靈兒雙眸立時發亮,「很帥的那幾個?」
什麼樣子?喂!你已經要當別人老婆了耶。時尚書屋
「對..對啦!」趙信長不屑地撇撇嘴,很火大她胃口那麼好。時尚書屋
「那好那好,」鐘靈兒趕緊吩咐珠兒去取一百兩文銀送給趙信長當盤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